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經典名家作品集 > 姜琦文集

姜琦文集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6
出版时间: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
作者:姜琦
页数:276
字数:304000
书名:姜琦文集
封面图片
姜琦文集
前言
  去年的今天,曾經擔任我們學會副會長多年的姜琦教授,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界的老前輩,在與病魔搏斗數月後與世長辭。現在呈現給讀者的這本文集,是姜琦教授在終生為之奮斗的學術領域辛勤耕耘幾十年的學術結晶。  姜琦教授在學術上的成就很多,但我以為最重要的,是他在改革開放之初,在國際共運史領域的兩個敏感問題上,率先沖破禁區,打破極左思想的禁錮,為這個學科領域的思想解放和學術創新帶了一個頭。這兩個問題,一個是南斯拉夫問題,一個是托洛茨基問題。  自1948年鐵托與斯大林鬧翻以後,直到1978年,由于受甦聯的影響,我國學界一直對南斯拉夫在甦南沖突中的立場及其獨特的社會主義改革和試驗持否定態度。上世紀50年代中期雖有短暫的幾年我們對南斯拉夫態度稍微好一點,但也只是一般地承認它是社會主義國家,而對其改革斯大林模式的做法和鐵托與斯大林的那場沖突,我黨的公開立場依然是模糊的。現在我們知道,在甦南沖突爆發之際,毛澤東同志和我黨的其他領導人對這件事的看法與其公開表態實際上並不完全一致。他們相當欽佩南共維護獨立的勇氣,毛澤東更是對鐵托“拿英美的錢,辦自己的事”極為欣賞。只是在當時的特殊環境下,出于維護我黨和新生的共和國的利益的考慮,本著“小道理服從大道理”的一貫策略,才公開表態站在甦聯一邊。從上世紀50年代末到60年代末,我黨由于受極左路線的影響,對南斯拉夫的內外政策采取嚴厲的否定態度。在中甦論戰中,我黨公開發表的一篇文章的題目就叫做《南斯拉夫是社會主義國家嗎》。雖然這篇文章的矛頭所指是赫魯曉夫,但是文章對南斯拉夫的改革試驗持全盤否定的態度,無疑反映了毛澤東當時的真實想法。在這十年間,我們黨和政府對南斯拉夫所參與倡導的不結盟運動也持否定態度。
内容概要
  當青春的美麗消無聲息的褪去,作者他的憂愁依然在回憶中努力,保持陽光燦爛的飛翔領地,面對一片廢墟努力學會忘記,骨縫之中依然流淌著震顫的雪意,把日子懸掛的既緊張又暴戾。
作者简介
姜琦(1931—2008),知名国际政治学家,教授,原华东师范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中国国际共运史学会副会长、上海市俄罗斯东欧中亚学会会长、上海市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国务院学科规划评议组成员、教育部“两课”教学指导委员会成员。
书籍目录
共产党情报局和苏南关系从苏南冲突看战后国际共运中的几个问题关于联共党史中对托洛茨基批判的探讨把国际共运史教学和研究工作的重点放到十月革命以后时期来托洛茨基的政治生涯托洛茨基“不断革命论”评析对《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的几点看法老子党要不得“布拉格之春”和苏联侵捷南斯拉夫与不结盟运动二战中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经验教训苏东关系的演变揭开历史帷幕的一角——赫鲁晓夫秘密报告出笼前后值得注意的两德统一问题马列主义国际关系理论的历史考察苏联的瓦解及其发展前景东欧共产党社会民主党化的教训当前国际形势中几个热点问题苏联东欧剧变与邓小平理论的历史地位俄罗斯近期的政治经济形势现实与传统理论——关于议会道路的思考关于东欧研究的几个问题论党际关系东欧民主社会主义思潮研究勇敢的尝试伟大的实践深化社会主义研究大有可为在国际较量中增强党的执政能力后记
章节摘录
  共产党情报局和苏南关系  一、共产党情报局的成立  共产党情报局于1947年9月由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匈牙利、波兰、苏联、法国、捷克斯洛伐克、意大利及南斯拉夫九个国家的共产党组成。共产党情报局成立时明确规定,这是一个共产党之间经常开会交流经验的一般情报机构,必要时,在互助协议的基础上配合各党的活动。还规定,这个机构作出的决议不能束缚任何对决议持有异议的政党。参加情报局各党的中央委员会各派两人组成情报局。情报局出版一份机关报:《争取持久和平,争取人民民主!》,总部设在贝尔格莱德,以后移至布加勒斯特。  为什么在1947年9月要建立共产党情报局这样的机构呢?这是和当时战后国际斗争形势有关。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意、日三个法西斯国家遭到溃败,英法两个帝国主义大国被严重削弱,而美国却依仗它在战争中膨胀起来的经济、军事实力,爬上了资本主义世界的霸主地位。美国前总统胡佛宣称:“目前,我们,只有我们,掌握着原子弹,我们能够把自己的政策强加给全世界。”然而,膨胀了的美国经济,面临着国内市场和国外市场日趋缩小的严重威胁。  1947年3月,美国抛出了杜鲁门主义。大致内容是,鉴于英国对希腊和土耳其的控制已经力不从心,不得不退出这块地盘,杜鲁门就乘机宣布“我们必须采取果断的行动”去填补真空,说:“世界各国的自由人民都在期待我们的支持,以维护他们的自由。”胡说什么“倘若我们在领导方面举棋不定,我们就会使全世界的和平受到危害——我们也必定使我国的繁荣受到危害”,“由于事态的急速发展,伟大的责任已经降临我们头上”。杜鲁门说:“这就是美国对共产主义暴君扩张浪潮的回答”,是“向全世界说明,美国在这个新的极权主义的挑战面前所持的立场。”他还说:“不论什么地方,不论直接或问接侵略威胁了和平,都与美国的安全有关。”美国的这一政策被称之为“杜鲁门主义”。  继杜鲁门主义出笼之后,1947年6月,美国又抛出了“马歇尔计划”。情况是这样的。正当美国政府为它的过剩生产能力寻找出路的时候,战争结束以来原已凋敝不堪的西欧,在1946年底又突然遇上了百年罕见的严寒。燃料和粮食奇缺,人民饥寒交迫,就连自称为大英帝国的英国也宣布:“不列颠处于极其危险的境地。”美国乘西欧之危,以“复兴欧洲”为名,行控制西欧之实的“马歇尔计划”抛售了出来。它的主要内容是马歇尔在1947年6月5日下午在哈佛大学的一篇演说。马歇尔虽然并“不是一个惊人的演说家,他的演说是干巴巴毫无色彩的”。但通过他的演说,道出了美国当时的国策。马歇尔提出的美国的方针是:“美国应该尽其所能,帮助世界恢复正常的经济状态,这是合乎逻辑的,否则就不可能有稳定的政治及有保障的和平。我们的政策不是反对任何国家或任何主义,而是反对饥饿、贫穷、冒险和混乱。我们的政策的目的应该是恢复世界上任何行之有效的任何制度,从而使自由制度赖以存在的政治和社会条件能够出现。……任何图谋阻挠别国复兴的政府,都不能指望得到我们的援助。此外,任何为了政治或其他目的而企图延长人类痛苦的政府、政党或集团,都将遭到美国政府的反对。”  美国的这种经过乔装打扮的扩张政策~一杜鲁门主义和马歇尔计划的出笼,引起了世界各国各阶级的反响。“杜鲁门主义”一出笼,东欧一些国家的反共势力就蠢蠢欲动,阴谋复辟。这种情况在匈牙利、保加利亚、捷克斯洛伐克和罗马尼亚都曾发生,最为突出的是匈牙利。当时匈牙利小农党头目、共和国总理费伦茨?纳吉就派人与美国政府联系,请求将“杜鲁门主义”应用于匈牙利。妄图排斥共产党,推翻共和国,恢复法西斯制度,投入美帝国主义的怀抱。西欧一些国家,如法国、意大利的资产阶级政府也仗着“杜鲁门主义”的撑腰,相继把共产党从联合政府中撵了出去。  “马歇尔计划”的欺骗性和诱惑力更大。“马歇尔计划”抛出后,西欧国家,如英国工党政府、法国社会党政府和意大利天主教民主党政府欣喜若狂,立即串连求援;值得注意的是东欧的一些国家也或多或少有过参加的表示。如当马歇尔在哈佛大学演说后,捷克斯洛伐克政府马上表示要对美国的提议予以详细研究。6月24日,捷政府决定设立一个关于马歇尔计划问题的小组。7月初,捷政府命令捷驻法大使以观察员身  份参加定于7月12日在巴黎召开的欧洲国家讨论马歇尔计划的会议。在此之前,捷政府曾专就捷是否参加一事,派代表去见苏联驻布拉格代办,征求意见,据这位代办说,“俄国未就这个问题发表过官方看法”。波兰外长也转告波兰驻法大使说,波兰打算参加巴黎会议。7月9日,由哥德瓦尔特率领的捷政府代表团准备启程前往莫斯科,临上飞机前,哥德瓦尔特得悉波兰、罗马尼亚和南斯拉夫政府已撤销了参加巴黎会议的打算,哥德瓦尔特预料大事不妙,心神忐忑。果然不出所料,当天晚上斯大林在接见捷政府代表团时指出:“马歇尔计划”是直接打击苏联的,捷政府参加“马歇尔计划”,这是对苏联的敌对行为。斯大林坚持捷政府必须撤销这一决议。哥德瓦尔特回旅馆后,立即电告布拉格,赶快撤销出席巴黎会议的决定。但捷外长马萨里克私下却发牢骚说:“这是新的慕尼黑。”因为这位马萨里克是坚决主张参加“马歇尔计划”的,他在动身去莫斯科前曾说“捷克非常渴望参加马歇尔计划,并准备这样做,除非遭到苏联的禁止”。  为了反击“杜鲁门主义”和“马歇尔计划”,为了使东欧诸国进一步团结在苏联周围,不使他们一有风吹草动就东张西望,苏联当局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在经济上,苏联立即与东欧各国广泛地签订了一系列贸易协定,进一步巩固了苏联与东欧的经济联系,把“以前流向西欧或苏联势力范围之外的其他地区的大宗贸易转向了东欧”。西方把这些贸易协定统称之为“莫洛托夫计划”。  在军事上,加强常规部队和加紧研制原子弹。  在政治上,除加强东欧各国政权建设,建立共产党一党制并派出大批苏联专家外,1947年9月正式成立“欧洲共产党与工人党情报局”。  二、苏南矛盾的激化  情报局成立以后,在党与党之间的关系问题上,苏南发生了矛盾,而且矛盾日趋激烈,直至公开破裂。其实,苏南之间的矛盾,还在大战年代就露端倪,只不过没有发展到公开化而已。  1941年4月法西斯强盗进犯南斯拉夫,原南斯拉夫王国政府不战而逃,流亡英国。以铁托为首的南斯拉夫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于1941年6月开始了反法西斯斗争。当时物资奇缺,处境极其困难。在这种情况下,铁托向共产国际求援,认为苏联送来的任何东西在精神上和物质上都是有着重大意义的。苏联自己的处境也很艰苦,开始答应派飞机向南斯拉夫游击区空投物资。南斯拉夫派皮雅杰前往预定地点守候。  可是等了三十七个昼夜,援助物资终未到来。苏联当时的回答是“技术上有困难”,空运物资,有遭到法西斯袭击的危险;何况靠飞机运载,数量有限,解决不了多少问题。可是,在战后,南斯拉夫从王国流亡政府的档案中发现,苏联在强调援助南共游击队“技术上有困难”的同时,却建议给米海伊洛维奇(南流亡政府军总司令兼国防部长,反法西斯战争中与德寇勾结,同南共游击队闹摩擦)以军事援助。这些事当然会使南共感到不愉快。所以,南在给苏的一份电报中曾经这样说:“如果你们不能给我们援助,至少也请不要故意与我们为难。”另外,苏联对南斯拉夫游击队用带有一个红星的军旗以及把自己的突击队称作无产阶级团队进行过批评。莫斯科在1942年3月5日曾经有过这样一份电报给铁托,电报称:“那些站在英国政府和南斯拉夫政府(指王国流亡政府)方面的人们怀疑游击队的行动具有共产主义的特征并企图把南斯拉夫苏维埃化,这是有理由的。比如,为什么你们有必要去特别组织一支‘无产阶级’的部队呢?”  大战期间,苏联和西方国家都承认了南斯拉夫流亡政府。1942年9月,苏联为了加强同南斯拉夫流亡政府的关系,还决定把在流亡政府的公使馆升为大使馆,对此,铁托提出过强烈抗议。1942年秋,铁托原打算建立南斯拉夫临时政府,后由于共产国际提出:“不要忘记一个反法西斯战争还在进行,建立新的政府机关是个错误。”铁托听了劝告,就此作罢。1943年9月,意大利投降后,南共于l943年11月29日,在亚伊策召开了人民解放反法西斯第二次会议。在这次会议上,人民委员会被确定为人民解放反、法西斯会议的执行机构,执行临时内阁的职务。莫斯科对此是不同意的,曾写信指出,不要把这个委员会看作是一种政府,不要使它反对在伦敦的南斯拉夫政府,不要在目前情况下提出废除君主政体的问题。对南斯拉夫临时政府的建立,英美也是感到吃惊的。但英美考虑到南斯拉夫的力量对比,预计到战后必定是铁托当政,加上他们当时以为南共这一举动是得到斯大林同意的,因此并没有发表尖锐的评论。英美的这种态度又转过来影响了苏联,苏联以为南共此举已经取得英美的谅解,因此,苏联外交部发表声明,肯定南共此举动的积极意义。尽管如此,大国仍然承认流亡政府是唯一合法的政府。南共曾派代表团前往莫斯科争取承认南共的临时政府,可是没有取得结果。有意思的是,为了继续争取承认,南斯拉夫驻苏联代表弗拉霍维奇给苏联的《战争和工人阶级》杂志写了一篇文章,要求承认人民委员会为南斯拉夫的合法政府。该杂志接受了这篇文章,但提出文章由南斯拉夫人署名不方便,于是请苏联历史学家、科学院院士杰尔扎文署名。但文章一发表,立即遭到了批判。  ……
PDF格式资源下载

 

 

爬虫代理IP   代理IP   好用代理IP   推荐代理IP   百变IP  


 
社會科學 PDF/TXT下载|社科圖書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