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經典名家作品集 > 新版李敖大全集

新版李敖大全集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8
出版时间:中國友誼出版社
作者:李敖
书名:新版李敖大全集
封面图片
新版李敖大全集
前言
大陆新版序    李敖    1986年,邓小平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记者采访。那次采访,有很坦白的对话,中间涉及了海峡两岸的优劣比较。邓小平说:    至于比较台湾和大陆的发展程度,这个问题要客观地看。差距是暂时的。拿大陆来说,我们建国三十七年来,有些失误,耽误了,但根据大陆的现行政策,发展速度不会慢,距离正在缩小。……大陆的潜力还没有发挥,肯定会很快发挥出来的。而且就整体力量来说,现在大陆比台湾强得多。所以单就台湾国民平均收入比大陆现在高一些这一点来比较,是不全面的。    四分之一世纪过去了,邓小平的预言,早已成真,他口中的“整体力量”的国力,已化为“综合国力”驰骋世界。而海峡对岸的国民党伪政权足以夸口的诸多单项“发展程度”,相形之下,也就“缩小”了、乃至瞠乎其后了。    有一个耐人寻味的单项发展,值得特别讨论。    远在1949年国民党逃到台湾起,这个伪政权,就大力打压言论自由一一伪宪法中白纸黑字保障的言论自由。在漫漫长夜中,先后有两道星火,更是伪政权大力扑灭的对象:一个是胡适发端的《自由中国》杂志,一个是李敖殿后的《文星》杂志。    四十五年前,在国民党大力扑灭《文星》杂志的时候,我曾说:“文星是一道主流,虽然这主流反对国民党,但反对之道,还有规格可寻、还可聚合各路细流,成为高明的导向;文星一旦没了,主流就会变成乱流,国民党早晚会更惨,还要赔上国家的命脉和别人的青春。国民党有一天会知道:当一切情势改变了的时候,他们将欲求有《文星》而不可得!甚至欲求有《自由中国》而不可得!他们那时候才会发现——迟来的发现——《文星》《自由中国》式的反对他们,是太客气了的!可惜笨得要命的国民党永远不会明白,他们总是不见棺材不流泪。马歇尔说国民党会做好事但总做得太迟,他的看法,真是一针见血了!”    如今,四十五年过去了、五十五年过去了、六十年也过去了,国民党伪政权尸居余气,早已无力打压“主流”言论了。但是,如我早就预言了的,四面八方的“乱流”淹没了它,也淹没了中国的台湾岛。这个岛,已经坐失了“高明的导向”,一切都太迟了。    一个插曲不可不提。当年国民党伪政权大力扑灭言论自由,并不止于查禁杂志,杂志是一时的,半个月一个月就完成了“阶段性使命”,真正源远流长的,不是杂志而是丛书,这也是《文星》杂志远胜于《自由中国》杂志的地方。《文星》有书店跟着,《文星》封门了、李敖下狱了,李敖的地下丛书还在流窜。更精彩的是,李敖出狱后又重操旧业、又增加了几十倍的反动书刊,光是李敖写的、被查禁有案的,就高达九十六本,造成了古今中外写禁书最多的世界纪录。最耐人寻味的,是大力扑灭几十年后,主持查禁的国民党许历农上将,公开向我口头道歉,并写信向我表示,他垂老寻思:当年若从宽处理查禁事件,对促进自由民主,或有正面作用。我拿到他的信,不无戏谑性的到处张扬说:“看吧,不查禁李敖的书,原来也不会亡党亡国呢!”    虽然一切都太迟了,但我仍然佩服这位白发苍苍的将军,他老骥伏枥,充满了服善之勇!    李敖这句“不查禁李敖的书,原来也不会亡党亡国呢!”名言,其实是一句双面论。对当年的国民党而言,这是一种轻怨薄怒;但对今后的共产党而言,却是一种醍醐灌顶。对李敖的言论自由开放又再开放,不代表示弱,而代表有自信、代表我们共产党有自信受得了你。“让他们骂,骂得无理,我们反驳,骂得有理,我们接受”,这不正是l956年4月25日毛泽东《论十大关系》中的话吗?多么有自信心啊!    在中国台湾、在海峡这边,经过几十年的殊死战,我的丛书已经完全不加查禁了。但是,我并不乐见这一单项发展只在中国台湾、只在海峡这边。“综合国力”涵盖的单项很多,邓小平说:“单就台湾国民平均收入比大陆现在高一些这一点来比较,是不全面的。”这话说得有道理。除了“国民平均收入”以外,有些单项,大可不必落后的,也不必甘落人后啊。单项不止于“国民平均收入”啊。    陈云林第一次来台湾,刘长乐安排我和这位祖国大员有一次秘密见面。在夜幕低垂之时、在圆山饭店密室,我带了我的新作《虚拟的十七岁》送给他,并向他“抗议”,为了这本书不能在祖国出版。陈云林笑着收下了我的赠书和“抗议”,对我神秘一笑,我也神秘一笑。我想起邓小平的话:“差距是暂时的。”“大陆的潜力还没有发挥,肯定会很快发挥出来的”。    2010年到了,我收到中国友谊出版公司的佳音,要出版新版《李敖大全集》了。这一新版,“在1999年版的基础上恢复增加篇目近百篇,文字一百四十余万字,几近台湾版《李敖大全集》的全貌。”几近台湾版的全貌,说明了邓小平“距离正在缩小”的前景,并非虚言,“大陆的潜力”正在发挥了。问题是我现在行年七十六岁,我计划八十岁时,再加出一倍台湾版的《李敖大全集》,就是由目前的四十册变成八十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为“综合国力”,更百尺竿头。到时候,出版社恐怕更得新版又新版、更得赶了。不过,也不必忧虑。第一、我未必活得到八十岁,未满八十身先死,自不发生出书问题。第二、到时候全世界已不出纸本书了,都网络电子起来了,没人给我出纸本书了,也不发生出书问题了。    2015年4月25日,我八十冥寿,身为促狭之鬼,也许我会向前来对我遗像致意的祖国大员开玩笑:“云林老弟啊,共产党的运气真好!共产党的运气可真好!”    2010牟3月8日,在中国台湾
内容概要
《新版李敖大全集(套裝全40冊)》收錄李敖的文章將更為豐富、完整。《新版李敖大全集(套裝全40冊)》新增李敖各類文章近百篇,加上恢復舊版被刪節的 文字,總字數可達到1400萬字(淨增200萬字)。可謂收錄李敖著述更完整,體現李敖學養更豐富,領略李敖文采更全面,展現李敖精神更深刻。《新 版李敖大全集(套裝全40冊)》的編撰規範合理。此次新版,按“文學與自傳”、“人物”、“傳統與文化”、 “歷史與時政”、“私房書”和“雜寫”六大類分類編排,並依中文圖書的出版規範和大陸讀者的閱讀習慣,對編撰體例作出調整。同時,對大全集編撰中存在的各類失誤和不當之處進行修訂。
作者简介
李敖,中國知名的歷史學家、作家、評論家,一生快意恩仇,筆耕不輟,著述甚豐,以其特立獨行的人格魅力和由深厚學養所激發的蓬勃才情,在廣大國人乃至整個華人圈、世界文學圈內享有盛譽。讀李敖的書,就是讀一種自由精神,品一份獨立思考,享一席智慧的盛宴。
书籍目录
新版《李敖大全集》卷目及总书目文学与自传——卷1.《北京法源寺》卷2.《李敖回忆录》卷3.《李敖快意恩仇录》卷4.《李敖自传》《李敖自传》《李敖论人物》《我最难忘的人和事》人物专题研究——卷5.《胡适研究》《胡适研究》《胡适评传》卷6.《胡适与我》《胡适与我》《中国迷信新研》卷7.《孙中山研究》《孙中山研究》《孙逸仙和中国西化医学》卷8.《蒋介石评传》(上)卷9.《蒋介石评传》(下)《蒋介石评传》(下)《蒋介石的真面目》卷10.《蒋介石研究》(上)《蒋介石研究》《蒋介石研究续集》卷11.《蒋介石研究》(中)《蒋介石研究三集》《蒋介石研究四集》卷12.《蒋介石研究》(下)《蒋介石研究五集》《蒋介石研究六集》卷13.《蒋经国研究》《蒋经国研究》《论定蒋经国》《蒋家臭史》《老贼臭史》传统与文化专题研究——卷14.《传统下的独自》《传统下的独白》《独白下的传统》《中国艺术新研》卷15.《丑陋的中国人研究》《丑陋的中国人研究》《郑南榕研究》《你是景福门》卷l6.《中国性命研究》《中国性研究》《中国命研究》卷17.《中国文化论战》《文化论战丹火录》《上下古今谈》历史与时政专题研究——卷18.《为自由招魂》《为自由招魂》《为历史拨云》《为文学开窗》卷19.《李敖新语》《世论新语》《求是新语》《波波颂》卷20.《国民党研究》《国民党研究》《国民党研究续集》《国民党臭史》卷21.《民进党研究》《民进党研究》《你不知道的彭明敏》卷22.《李登辉的真面目》《李登辉的真面目》《李登辉的假面目》《陈水扁的真面目》卷23.《冷眼看台湾》《冷眼看台湾》《法眼看台湾》《白眼看台湾》卷24.《李敖论台湾族群》《给国民党难看》《给台湾人难看》《给外省人难看》卷25.《李敖论史》《中国近代史新论》《中国现代史新论》《中国现代史正论》卷26.《李敖论二二八》《你不知道的二二八》《另一面的二--A)卷27.《历史与人像》《历史与人像》《教育与脸谱》《为中国思想趋向求答案》卷28.《读史指南》《读史指南》《要把金针度与人》《我是天安门》私房书——卷29.《李敖私房书》(一)《李敖情书集》《李敖书信集》卷30.《李敖私房书》(二)《李敖对话录》《爱情的秘密》卷31.《李敖私房书》(三)《李敖秘藏日记》《李敖五五日记》《大学后期日记甲》《大学后期日记乙》卷32.《李敖私房书》(四)《一个预备军官的日记(上)》卷33.《李敖私房书》(五)《一个预备军官的日记(下)》《早年日记》卷34.《李敖私房书》(六)《白色恐怖述奇》《坐牢家爸爸给女儿的八十封信》杂写集——卷35.《李敖杂写》(一)《李敖文存》《李敖文存二集》《大学札记》《李敖札记》《李语录》卷36.《李敖杂写》(二)《李敖随写录前集》《李敖随写录后集》《李敖报刊集》《李敖书序集》卷37.《李敖杂写》(三)《李敖闹衙集》《李敖刀笔集》《李敖弄法集》卷38.《李敖杂写》(四)《李敖书翰集》《李敖书札集》《李敖书简集》卷39.《李敖杂写》(五)《李敖书牍集》《李敖书笺集》《李敖书函集》卷40.《李敖杂写》(六)《李敖书启集》《李敖放刁集》《李敖好讼集》
章节摘录
《北京法源寺》:楔子——神秘的棺材    天河像一条带子,正南正北的悬在天上。北京的人说:“牛郎在河东,织女在河西,今年七月见一面,再等来年七月七。”    七月七过去了,正南正北的天河改了方向。北京的人又说:“天河掉角了!天河掉角,棉裤棉袄。”这就是说,天快凉了。    接着是七月十五,是鬼节,家家都要“供包袱”。“供包袱”是到纸店买金银箔,叠成小元宝,搭配上一团一团的“烧纸”,装在方纸袋里。纸袋是特制的,上面用木刻版印上花样,由活人写上死人的名字,放在家门口,就烧起来了。烧的时候,要额外留出两张“烧纸”单独烧,作为邮费。就这样的,活人就把钞票火汇给死人了。    七月十五伺候过了鬼,八月十五就伺候人了。八月十五中秋节,家家要蒸“团圆饼”。饼有五分厚,有六七层,用的材料包括葡萄、桂圆、瓜子、玫瑰、木樨、红糖、白糖、青丝、红丝、桃仁、杏仁、面粉,一个蒸笼只蒸一个。过了中秋夜,第二天就切开了,家里有多少人,就切多少块,表示团圆。所以,“团圆饼”人人有份,不吃就表示不团圆。    每一年的中秋,就在北京这样轮回着。时间年复一年的在前进、风俗周而复始的在重演。团圆、团圆、大团圆,多少中国人民在风霜里、在烽火下、在骨肉离散中,为这一梦想揉进了辛酸与涕泪。直到团圆化成多少块,像“团圆饼”化成多少块,一切修短随化,终期于尽,除了辛酸、除了涕泪,一切都归于乌有,只除了一具棺材。把棺材上漆,是北京人的一件大事,愈好的棺材愈要上漆,甚至年年上漆,没漆的棺材是穷人的,中国人讲究养生送死,送死比养生更考究,北京城的送死比其他城更考究。北京城的送死特色是“杠房”,杠是不同粗细的圆木,交叠起来,由“杠夫”抬起,上面放着棺材。杠的数目有“四十八杠”、有“六十四杠”,愈多愈神气、愈多愈稳。稳得上面可放上满满的一碗水,不论怎么抬杠,保证水不洒出来。不洒的原因是杠夫走路不用膝盖,腿永远是直挺挺的,像僵尸一般。指挥他们的人叫“打香尺的”。“打香尺的”像赶一堆僵尸,不说一句话,只凭敲打一根一尺长、两寸宽的红木尺来发号施令,不论上下快慢、转弯抹角、换人换肩,都以敲打为记。北京城送死的另一特色是“一撮毛”。“一撮毛”是职业性洒纸钱的,他在腰间扎了条白带子,陪同丧家穿孝,以示敬重。出殡时候,每经十字路口或机关庙宇,就由“一撮毛”出面,把几十张碗口大小中有方孔的白色冥钞往天空洒去,洒上天的时候,一定要一条白练式的上去,高达九、十丈,然后像一群白鸽般的飘下来。使路人侧目,然后鼓掌叫好。    这些特色,都表示了北京的人对送死的郑重,活人对死人的事,是含糊不得的。    那是八月十六,中秋过后第一天的子夜,一个健壮的黑衣人谨慎的走向北京西四甘石桥,走近下牌楼的草地,向一根木柱子跑去。他一边跑着,一边自背上解下大麻袋,在月光下,把木柱下的一具死尸装进袋里。他匆匆在四周草地上检查了一下,又随手捡起许多零星东西,一并装进,然后扎紧袋口,背起来跑了。    他跑过了一条街,回头看着,见到四边无人,就匆匆转入小巷,在小巷里穿梭前进着。清早三更的时候,他已经成功的脱出北京的内城。北京的内城有九个门,俗称“里九”,外城套在内城南边,有七个门,俗称“外七”。内城外城之间的三个门是中央的正阳门(丽正门)、东边的崇文门(文明门)和西边的宣武门(顺承门)。黑衣人背着麻袋,付了贿赂,脱出了宣武门,就朝左边的胡同里走去。他一转再转,转入一条死胡同。死胡同中有一闯空屋,屋前有个小院子,有两个人等着他,地下一口棺材,棺材盖是打开的。两人看他来了,帮他接过了麻袋,解开麻袋,把死尸装进棺材。黑衣人把麻袋中的零星东西仔细清出来,一并装进棺材里。他掏出腰间的毛巾,为死尸的脸清理着。    那张脸已被刀割得血肉模糊,但是轮廓还在,那是一张威武而庄严的脸,在月光下,神情凄楚的呈现黑衣人面前。死尸全身是赤裸的,全身都被刀割得没有完肤,四肢也全断了——他是被“凌迟”处死的。    “凌迟”是中国辽、宋以后死刑的一种,是尽量使人犯临死前痛苦的一种文化、是专门用来对付大逆不道的人犯的。“凌迟”俗称“剐”,是把人犯绑在木柱上,由刽子手以剐刀细细切割,叫“鱼鳞碎剐”。剐刀长八寸,有木柄,柄上刻一鬼头,刀刃锋利无比。中国骂人话说“千刀万剐”,就是描写这种情况的。黑衣人清理了死尸的脸,凑合了四肢,用一张薄被,盖了上去,棺材上了盖,打下了木钉。黑衣人点上了一炷香,插在上头,跪下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扑到棺材上,大哭起来:“老爷啊!你死得好惨!好惨!”他喃喃喊着。多少个小时的紧张与麻木,都随着泪水化解开来。    其他的两个人,忙着在棺材前后穿绳子,穿出两个绳圈,用一根木杠,贯穿过去。这棺材没有“四十八杠”,也没有“六十四杠”,只是两人抬着吊起的单杠。棺材没有上漆,是最廉价的那一种,木质是轻飘飘的。    两个人一前一后,把棺材抬起来。黑衣人擦了眼泪,拿着香,走在前面。清早四更的天气,北京已经很寒了。    他们快步走着,来到一大片红墙边。红墙上面铺着灰瓦,下面敷着灰泥。他们沿着红墙走着,红墙尽头,便是三座大门。中门最大,两边各有一座石狮。一位和尚站在中间,招呼他们进去。进去右首有一间房,房中摆好两个长板凳,棺材就放在板凳上。  “都准备好?”黑衣人问。  “都准备好了,”和尚答,“我们立刻开始做佛事。”  “愈快愈好。今天晚上我们来启灵。”  “埋在哪里?”  “埋在广渠门卧佛寺街东边。那边不招眼,不太有人注意。”  “很好,很好。”和尚合十说,“余先生真是义士!佘先生肯在这样犯忌的时候收尸,真是人间大仁大勇,我们佩服得很。”    “哪里的话,”黑衣人说,“法师们肯秘密做这一次佛事,超度亡魂,才是真正令人佩服的。”黑衣人作了揖,然后说:“现在佛事就全委托给法师了,我要出去办点事,准备今晚的启灵。”  “余先生请便。这边一切,请放心就是。”  黑衣人再作了揖,和另外两人走出了庙门。迈出了门口,两人中的一个问黑衣人:“这庙叫什么啊?”    黑衣人回身一指,正门上头有三个大字——“悯患寺。”第一章 悯忠寺    7世纪的644年,中国正是唐朝的第二个皇帝唐太宗的天下。他忍了好多好多年,决心亲征东北的高丽了。高丽那时候,不仅在朝鲜半岛称霸,北边的势力,还延伸到中国东北的辽水流域,这是好大喜功的唐太宗绝不能忍耐的。不能忍耐归不能忍耐,他不能不小心,因为隋朝就为了三十年前打高丽,害得国内空虚,引起了革命,唐太宗才趁机灭了隋朝,建了唐朝。如今三十年后,他自己再重新发动这一进攻,是不能不特别小心的。    唐太宗的计划是,用二十万人以下的兵力,用快速进攻,速战速决。他把这个计划告诉了一个三十年前曾参加打高丽的老战士,但老战士却说:辽东太远了,补给困难,高丽人很会守城,速战速决恐怕很难。但是,老战士劝阻不了唐太宗,最后劝阻他的一个大臣——魏徵——也死了,没有人劝得住他,他决心打这场仗了。    645年3月,他要出发了,他留守后方的儿子很紧张,哭了好几天。最后,送他行的时候,他指着自己的衣服对儿子说:“等到下次看见你,再换这件袍子。”——衣服都不用换季,仗很快就会打胜的。    5月,唐朝的大军打到了辽东城下,辽东是现在中国东北的辽阳城,血战以后,攻下了辽东城。6月,已进军到安市(辽宁盖平县东北)。高丽动员了十五万人,双方展开了恶斗,最后高丽打不过,就决定坚壁清野,将几百里内断绝人烟,使唐朝军队无法就地找到补给。就这样的,战争拖下去了。    夏天快到了。唐太宗还穿着原来的袍子,不肯脱下来。7月过去了,8月过去了,储存的粮食快光了,东北的天气也冷了,唐太宗的袍子也破了。新袍子拿来,他拒绝换,他说,将士们的袍子也都破了,我一个人怎么穿新的?最后,只好撤军了,9月在撤退里度过、lo月在撤退里度过,ll月才回到幽州,到幽州的时候,所有的马,只剩下五分之一了。    幽州,就是北京。    唐太宗很痛苦,他换掉了旧袍子,可是换不掉旧的创痕。魏徵要是活着,就好了,他想。魏徵活着,就会劝他别打这场仗。他派人到魏徵坟上,新立了一座碑。把魏徵的太太儿子找来,特别慰问他们,表示他对魏徵的怀念。    他在幽州,盖了一座庙,追念这次征东而死的所有的将士,他们的死亡,是为国尽忠而死,死在家乡以外。他们的死亡是叫人心恸的,他们的身世是可怜的,这座庙的名字,应该表达出这种意思,唐太宗最后决定,这座庙,叫做“悯忠寺”。    寺里面,盖了一座大楼,叫悯忠阁,立了许多许多有名的和无名的纪念牌位,阁盖得极高,高得后来有一句谚语:“悯忠高阁,去天一握。”表示它离天那么近。    这是中国的早期忠烈祠。    一千年过去了。一千年的风雪与战乱,高高的悯忠阁已经倒塌了,但是悯忠寺还凄凉的存在着。    悯忠寺刚盖时候的北京旧城,早就没有了,原来旧城的范围,也没有古迹可寻,留下的纪录,只能追溯到l0世纪的辽朝。辽朝在北京盖了新城,悯忠寺被新城围住,位置在新城的东方。12世纪的时候,金朝灭了辽朝,它把北京城重新加大,在辽朝盖的城外面,盖了一个大四倍的城,把它套在里面,这时候的悯忠寺,在金朝的北京城里,位置就偏向东南。13世纪,元朝又灭了金朝,又重新盖了北京城,这个城,整个的朝北移动了,金朝的城,只有东北角的--tJ,部分并到元朝的新城里,这时候的悯忠寺,被抛在城外的西南角。l4世纪,明朝赶走了元朝,又重建北京城,整个的朝南移,盖了一个方形的城,并人了元朝旧城的三分之二,这时候的悯忠寺,还是在城外面的西南角,不过离城比一百年前近了。到了l6世纪,大臣告诉明朝第十一个皇帝说,城外面的百姓,比城里面的多了一倍了,不能不保护他们。于是皇帝在1550年,叫一个奸臣严嵩主持,在城的南边,加盖了一个外城,东西比内城宽一点,南北比内城短一半。从此以后,这个古城的样子,就确定了。就这样的,四百三十多年下来,直到今天。    1550年外城盖好的时候,悯忠寺正式重圈到北京城里来。过了九十四年,清朝取代了明朝,原来在辽水流域的满族,统治了汉族的中国。又过了八十七年,清朝的第三个皇帝世宗雍正皇帝,在他即位第九年、1731年的时候,想到了这座忠烈祠,他把它改名叫“法源寺”。四十九年后,清朝的第四个皇帝高宗乾隆也亲来这里,并且亲题写了“法海真源”四个字,刻成匾,挂在这庙里。    又一百六十多年过去了,法源寺的附近,已经多了人烟,也多了寺南的义地和荒冢,许多从外地到北京来的人,死在北京,不能归葬的,都一一埋在这边了。那时候不流行火葬,人死后连同棺材运回家乡,很不简单。他们生时不能回归故乡,死后埋骨于此,总希望有点家乡味,所以,这些坟地也分区了,江苏人埋在江苏义地、江西人埋在江西义地、河南人埋在河南义地,不能明显分区的,也有许多义地可埋。至于能够归葬的,都先把棺材停在庙上,在庙里的空房,摆上长板凳,棺材就放在上面,有时候这一放就放得很久,甚至没人再过问。有的棺木不好,会生虫子、出恶臭,庙里的人,也只好一再用厚漆漆它,漆不住的,也只好就地处理,沦入荒冢了。    就这样的,北京的寺庙就成为人们生死线上的一个过渡,寺庙的和尚,除了本身的出世修行以外,他们的重要职务,就是代人们生前解决人神问题、死后处理人鬼问题。法源寺的和尚,也是如此。    不同的是,法源寺在北京的寺庙里,有它特有的悲怆气氛。其他的寺庙,兴建的原因大多比较单纯,像隆福寺、法华寺,只是明朝皇帝应太监的请求,为了弘扬佛法,就盖起来了;像护国寺、普渡寺,是元朝丞相托克托、清朝摄政王多尔衮的宅邸,就宅邸一改就完成了。法源寺却完全不一样。它从唐太宗死前四年盖起,目的就是追念为中国而死的先烈与国殇,它的悲怆气氛,从它原始的悯忠字样就已表露。北京的寺庙名字,柏林寺、贤良寺、普济寺、广化寺、宝禅寺、妙应寺、广济寺、崇效寺、龙树寺、龙泉寺等等,都没有悲怆的意味,嵩祝寺、瑞应寺、大庆寿寺、延寿寺等等,甚至还洋溢着一片喜气。只有悯忠寺,它一开始,就表露了阴郁与苍茫。它日后的历史,也一再和这种气氛相伴。在它兴建后四百八十年,一个亡国的皇帝被关到里面,那是北宋的钦宗,他有着可怜的身世,他的父亲徽宗,艺术家的成分远多于皇帝,在位二十五年,把国家搞得一塌糊涂后,丢给了他,他只做了一年皇帝,就亡国了,然后做了三十年的囚犯。在悯忠寺,他回想故国,在晓钟夕照里,过着痛苦凄凉的岁月。    13世纪,南宋也亡了。一个江西的进士谢枋得,参加抵抗蒙古兵失败,妻子都被俘。他隐姓埋名,在江湖上算命,他不肯用元朝的钱,只肯收米面等实物,给他钱,他就生气,丢在地下。后来被发现了,他逃到福建,藏身武夷山中。元朝统一中国后,为了笼络汉人,到江南访求宋朝的遗士,跟它合作,名单开出三十人,谢枋得在里面,邀功的官吏找到他,强迫他北上。到北京后,他被安置在悯忠寺,他看到寺里曹娥碑,想到曹娥这个为了找父亲尸体,十四岁就自杀了的汉朝女孩,感慨:“小女孩都能做到,我不能不如你啊!”遂把自己饿死在悯忠寺里。死的时候,六十四岁。    悯忠寺,就带着这样悲怆的身世,从历史走了下来。在14世纪,当悯忠阁还没到塌的时候,一个生在元朝的第一个皇帝时候、死在元朝最后一个皇帝时候的老人张翥,曾为它留下一首哀婉的律诗,那是:百级危梯溯碧空,凭栏浩浩纳长风。金银宫阙诸天上,锦绣山川一气中。事往前朝人自老,魂来沧海鬼为雄。只怜春色城南苑,寂寞余花落旧红。在“寂寞余花”的时候,开始了本书的故事。
编辑推荐
《新版李敖大全集(套裝全40冊)》編者 2000年9月新版《李敖大全集》編撰說明:    一、l999年1月,中國友誼版《李敖大全集》(1-20卷)在北京出版。逾年,《李敖大全集》(21-40卷)面世。十載光陰,世事滄桑。對李敖先生洋洋四十卷大著重新進行修訂、梳理和再編輯,實屬必然。    二、新版《李敖大全集》將李敖先生的一千四百萬余言著述,按“文學與自傳”“人物專題研究”“傳統與文化專題研究”“歷史與時政專題研究”,以及“私房書”和“雜寫集”六大主題分類編排,摒棄了原台灣版“合訂本式”的編撰方式。    三、新版《李敖大全集》收錄李敖先生的著述更為豐富、全面。與十年前出版的“大全集”相比,增加的篇目文章字數總計一百四十余萬言。    四、新版《李敖大全集》的編撰,仍沿襲與李敖先生約定的基本原則,即‘只刪不改”“刪節段落用省略號表示,並標明‘編者略”“‘未采用之篇章在卷芎目錄中標明”,以期盡可能保持李敖先生著述的全貌和原貌。    五、新版《李敖大全集》的編撰,遵循有關規定,對涉及不能為大陸讀者認司的政治取向的內容做了技術處理;對學術思想及觀念上的差異則保持原貌;對台灣黨政機構名稱和職務稱謂,采用加引號的處理方式,但引文內和引號內的則不再加引號。特此說明。    在新版《李敖大全集》即將付梓之際,衷心感謝李敖先生長期以來對中國友誼出版公司的信任,將他幾乎全部著作的中文簡體字版本交由我公司在祖國大陸出版,衷心感謝新聞出版總署、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以及中國社會科學院台灣研究所,對新版《李敖大全集》的出版所給予的支持和幫助;感謝其他所有為新版《李敖大全集》的出版給予支持和幫助的朋友;並誠懇期待各界讀者對我們編撰工作中存在的缺點和錯誤予以指正。出版者的話    改革開放以來,隨著海峽兩岸交往的增多和文化交流的日益頻繁,中國大陸的一些出版單位陸陸續續地出版了台灣作家的著述和作品,如胡適、林語堂、梁實秋、余光中、高陽、柏楊、白先勇以及古龍、龍應台、席慕蓉、三毛、瓊瑤等等作家的作品,在這其中,“李敖”的名字也伴隨著他的作品在大陸的出版,引起了廣大讀者的關注。
PDF格式资源下载

 

 

爬虫代理IP   代理IP   好用代理IP   推荐代理IP   百变IP  


 
社會科學 PDF/TXT下载|社科圖書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