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民族學 > 雪山之書

雪山之書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2-3
出版时间:雲南人民出版社
作者:郭淨
页数:531
书名:雪山之書
封面图片
雪山之書
前言
  三年前,陆续从郭净先生那里收到他发来的《漂流客》电子刊物中《雪山之书》各篇章的电子文稿,甚是欣喜。一读之下,其精彩的内容和图片,使我盼望很快能读到下一章节。很高兴,现在这部书终于完稿了。读郭净先生的作品,不仅由于其清新流畅的文笔让人感觉亲切自然,而且让我回想起许多家乡有关卡瓦格博这座雪山和生活在那里乡亲们的故事。  我的家乡云南藏族聚居地——迪庆,是一个典型的文化边缘交界地带。它位于青藏高原东部边缘的横断山区,地处藏、汉、彝、傈僳、纳西、怒、独龙等多种文化交汇的民族走廊。尽管这里是藏族自治地方,其民族血缘和文化类型,却远比其他藏区都复杂。郭先生研究的卡瓦格博地区也处在这个范围内。  正如郭先生在书中写到的,早在19世纪中叶,来自西方的探险家、植物学家、传教士就曾到这里考察、采集标本、了解风俗民情、传播宗教。20世纪50年代以后,这个地区也被卷入了政治动荡和社会变革的大潮。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改革开放政策,带来了土地与山林权属的变更,佛教的恢复,梅里雪山登山事件,“香格里拉”的再发现,旅游业的发展,大量国际项目的进入,有关环保和经济开发的争论……  在这样一个不同文化广泛接触和融合的时代,卡瓦格博地区淳朴的民风和清净的自然,仍免不了全球化浪潮的冲刷。快速发展引起的各种利益纠葛和文化冲突,依然在此得到充分的表现。  在这样的背景下,郭净先生从中国最严重的梅里(卡瓦格博)山难人手,以纪录片拍摄者和文化研究者的身份,开展长期调查,深入了解当地藏族与环境的关系,了解他们的生活和信仰,以及外来探险与开发活动对当地文化的影响。以口述历史和调查笔记结合的方式,探讨当地人如何与山、与身边的自然打交道,描述了卡瓦格博的生态环境现状和神山文化的变迁。以纪实的方法,呈现了卡瓦格博地区的环境历史、传统民间环境保护法则与现实利益之间的种种冲突、民间传统文化在自然保护中的有益作用等等内容。  卡瓦格博地区作为全球文化和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之一,一直以来倍受世人的关注,但目前相关的资料和研究,大都停留在简单的基本情况介绍或单一项目的研究上。像郭净先生这样以参与性的目光把卡瓦格博地区当地人的发展作为自己的思考对象,以当地人的思想为出发点,进行全面而翔实的研究,是我目前看到的第一部作品。这部作品不仅填补了该地区的研究空白,而且让外界认识卡瓦格博地区,对其发展、开发的影响将是不言而喻的。  同时,也让我想起在过去十余年时间中与郭先生合作的情形。他总是背着简单的行囊走村串户、翻山越岭行走在山间。为了真实记录和观察当地的情况,与村民同吃同住,得到当地人的认可。村民给他的称呼是“桑匹记者”,而不是外来的“甲”。作为一个外来的研究者,把卡瓦格博地区当做自己的事情来关怀和思考,自己完全融人那里的生活,这份情谊和精神我作为当地人深表谢意!  章忠云(熙饶桑波)  2001年9月12日  (本文作者为云南省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副研究员)
内容概要
  卡瓦格博地區作為全球文化和生物多樣性熱點地區之一,一直以來倍受世人的關注,但在這樣一個不同文化廣泛接觸和融合的時代,卡瓦格博地區淳樸的民風和清淨的自然,仍免不了全球化浪潮的沖刷。郭淨先生背著簡單的行囊走村串戶、翻山越嶺行走在山間。為了真實記錄和觀察當地的情況,與村民同吃同住,得到當地人的認可。村民給他的稱呼是“桑匹記者”,而不是外來的“甲”。在這本《雪山之書》中,郭淨先生從中國最嚴重的梅里(卡瓦格博)山難入手,以紀錄片拍攝者和文化研究者的身份,開展長期調查,深入了解當地藏族與環境的關系,了解他們的生活和信仰,以及外來探險與開發活動對當地文化的影響。  《雪山之書》以口述歷史和調查筆記結合的方式,探討當地人如何與山、與身邊的自然打交道,描述了卡瓦格博的生態環境現狀和神山文化的變遷。以紀實的方法,呈現了卡瓦格博地區的環境歷史、傳統民間環境保護法則與現實利益之間的種種沖突、民間傳統文化在自然保護中的有益作用等等內容。
书籍目录
前言緣起︰看山第一章 山難事件的陳述第二章 民間和網絡記憶第三章 狼之禍第四章 冰川正在融化第五章 外來的洋人第六章 在虛無中冒雨趕路第七章 墜落在香格里拉的飛機第八章 路第九章 游客來了第十章 信仰之源第十一章 山中神界第十二章 聖境的意義第十三章 土地上的家園第十四章 夏日記事第十五章 山歌行第十六章 牧人第十七章 前往中陰的旅行第十八章 轉山筆記尾聲 野花谷後記參考文獻附錄一、卡瓦格博神山群名錄二、引用藏文與拉丁文轉寫和漢文譯名對照表
章节摘录
  從村民的講述來看,狼的活動範圍不止限于山上,夜里還到村莊周圍,甚至進到村里。羅布江措有一次坐車經過瀾滄江邊的大橋時,見到狼跑過去。然而,狼雖然活動頻繁,親眼見過狼的人卻不多。  奇怪的是,卡瓦格博地區出現狼的歷史並不長。賈都說,在他的記憶中,30歲以前從來沒有听說過狼。他30歲以後,在斯農村公所工作,狼就出現了。他說時間大概是1995年。農技員小林則說,他還沒出生以前,就是20世紀60年代,西當村有個小隊的隊長去打狼,反而被狼咬傷了。但他也認為,直到1990年左右,狼才多起來。到1997年,狼的危害已經遍及山下的許多村莊,西當、明永、斯農等村子每天有六七只羊子被咬,年年都有上百只牲口被狼咬死咬傷。村醫肖虎說,現在村民綿羊都不敢放,以前羊子都放在山上,現在只能在羊圈里關著。抓不著綿羊,狼便開始向耕牛進攻了。  狼為什麼會忽然大批出現?當地人有各種說法。有的干部講,以前瀾滄江上只有溜索,江兩邊的動物不能越過急流到對岸去。大約在20世紀80∼90年代,政府在布村和西當兩處先後建了一座水泥大橋和一座吊橋,在方便了行人的同時,也給狼群的流動提供了便利。據說開始來的狼只有兩只,現在這附近一帶都是狼。  有資料介紹,過去狼主要活動在中甸以及瀾滄江的東邊。迪慶州志辦的劉群老師年輕時放過牛,很熟悉狼的情況。他說,那時中甸有很多狼,一群群的,像狗一樣。它們先在牛群附近玩耍,你咬我,我咬你,玩著玩著,忽然跑上來逗一頭牛。沖上去,逃走,又沖上去,又逃走,把牛逗得漸漸離開牛群,然後一群地撲上去,把這頭牛和牛群隔開。接著,幾只狼在前面,引得牛左撲右撲,幾只忽然從後面跳上牛背,鑽進牛的肛門,把內髒掏出吃掉。有經驗的公犛牛會把屁股靠著一塊石頭,讓狼無法從後面攻擊。  他說的故事,和雲南古代青銅器表現的情形一模一樣。我在雲南省博物館工作期間,有機會見到滇王國墓葬出土的“牛虎銅案”,這是國寶級的文物。它的造型是一只豹子(或老虎?)躥上一頭母牛的後背,而母牛腹下正護著一頭小牛。雲南許多地方都傳說有一種又像豹子又像狼的猛獸,會用這種古老的方法襲擊家畜。  因為修橋把狼引來,是一種實際的解釋。另外還有一種說法,听起來就有點離奇,卻有更多的村民相信。那說法是︰狼的猖狂,是連續多年登山活動造成的後果。那天白瑪都吉回答和建華的問題,就說了這樣的話︰  問︰出去這麼一小段路就有狼啊?過去藏族人不打狼嗎?  答︰狼以前沒有,這幾年才出現的。狼是日本人帶來的,跟著他們進了我們的村子。  問︰日本人听到這樣的話會很奇怪吧?日本人還信佛教。  答︰日本登山隊帶來的災害很多,他們攀登卡瓦格博那年,鬧雪災,我們認為是日本人帶來的,以前沒有這麼大的雪災。德欽縣1995年雪災,損失很嚴重,西當村鬧雪災時,麥子已經長高,雪有那麼厚。卡瓦格博就發怒了。他發脾氣,怪日本人隨便爬到我的頭上,在我的身上隨便爬。他們來登山後狼就多了。  問︰恐怕不是這樣吧?狼是從哪邊來的?從西藏那邊?  答︰是從維西和夏若地方來的。自從登山隊來登我們的卡瓦格博,狼活動得太猖狂了。  問︰它們怎麼過瀾滄江的?  答︰江上有橋,也和我們的神山有關系。卡瓦格博來報復就可怕了。  白瑪都吉的話,代表了大多數村民的看法,即登山以後,各種災禍都冒了出來,除了狼災,還有水災、風災、雪災、泥石流等等。  2000年10月17日早晨,我跟隨一支十多人的考察隊從雨崩村出發,前往笑農牛場所在的山谷。這支隊伍中有美國大自然保護協會請來的幾位專家,目的是了解當地藏族神山信仰與環境保護的關系。走了兩個多小時,我們爬上一個山口,向導阿南主就讓我們往下看︰  卡瓦格博主峰左側山腳下,展開一片平坦的草壩,壩子里和周圍的山上,散布著一叢叢暗綠的高山針葉林。他指點著草壩告訴我們,1990年和1996年登山隊的大本營就設在那里,所以從此那里就叫大本營了︰  村子到大本營,家家戶戶都要送東西去的。大本營那里有股水,過來是個草壩,每家都有牛棚。登山隊從有泥石流的那個地方上去,爬到埡口。冰川平平的那里,是一號營地的位置。上去有塊黑色的岩石,是二號營地。他們來了好幾年,年年都在那里住。讓我們吃驚的是,他忽然講起了與登山有關的一次泥石流︰  泥石流是登山最後登不上去那年,1996年發生的。那個時候登山隊剛撤回去,離開15天,我們村子里就听見放炮一樣“ ……”的響聲。上村隊長的哥哥把打酥油茶的桶桶忘在牛棚里,他去(牛場)看看,到那里,發現牛棚和樹子全部倒完了,是泥石流沖下來搞的。他們來登山,影響著神山,就有災情了。我們老人講,泥石流沖下來把樹子推倒,歷史上從來沒有听說過。這里從來沒有泥石流。這個山是相當綠蔭蔭的。那次,幾千棵樹子全部倒了,泥石流從那邊沖過來,牛棚、樹林全部沖完掉,一直沖到上坡有個樹林的地方。  我們從山口下去,到一號營地的位置四處查看,只見一片一片的枯樹干悄無聲息地直立著,使整個山谷充滿陰森森的氣氛。阿南主說︰面前那座山是卡瓦格博的警衛員,叫贊瑪協瓦多吉。幸而登山隊15天以前就撤走了,不然踫上這場泥石流把大本營的人埋葬,又會發生_1991年三號營地被埋那樣的事情。  農技員小林也說︰  這幾年的災害太突出了,去年雨少,小春旱災。現在氣候是在不斷惡化,該下雨不下雨,不該下麼連續下雨,還造成洪災。老百姓都說是和登山有關系,登山隊來麼不下雨了,我倒不覺得,但具體原因不清楚。  他認為按科學的解釋,德欽縣境內從燕門鄉到雲嶺鄉、佛山鄉,再到接近西藏鹽井的瀾滄江一線,是雲南省最干旱的地帶,江邊峽谷的山坡光禿禿的,種莊稼全靠水溝灌水。有水溝、有綠洲的地方水比較多,植被也比較好。像尼農等沒水源的村子,得靠水溝從西當引水過來,存在水窖里,僅供人畜飲用。田地只能保證白天灌溉半天。  ……
编辑推荐
  為了真實記錄和觀察藏族當地的情況,郭淨先生背著簡單的行囊走村串戶、翻山越嶺行走在山間。以紀錄片拍攝者和文化研究者的身份,開展長期調查,深入了解當地藏族與環境的關系,了解他們的生活和信仰,以及外來探險與開發活動對當地文化的影響。  《雪山之書》以口述歷史和調查筆記結合的方式,探討當地人如何與山、與身邊的自然打交道,描述了卡瓦格博的生態環境現狀和神山文化的變遷。以紀實的方法,呈現了卡瓦格博地區的環境歷史、傳統民間環境保護法則與現實利益之間的種種沖突、民間傳統文化在自然保護中的有益作用等等內容。
PDF格式资源下载

 

 

爬虫代理IP   代理IP   好用代理IP   推荐代理IP   百变IP  


 
社會科學 PDF/TXT下载|社科圖書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