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民族學 > 胡起望民族學研究集錦

胡起望民族學研究集錦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8
出版时间: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
作者:胡起望
页数:398
书名:胡起望民族學研究集錦
封面图片
胡起望民族學研究集錦
前言
  民族學與社會學學院的前身是建立于1952年的中央民族學院研究部。在20世紀五六十年代,研究部曾匯聚了中國大部分民族學與社會學的頂尖人才,如中國民族學與社會學的開拓者潘光旦、吳文藻、楊成志、吳澤霖、費孝通、林耀華和李有義等人,以及他們的學生陳永齡、宋蜀華、施聯朱、王輔仁、吳恆和王曉義等著名學者。  20世紀80年代初,研究部更名為民族研究所,不久又建立了中國第一個民族學系,20世紀90年代擴大為民族學研究院,2000年更名為民族學與社會學學院。半個世紀以來,名稱和建制的變化,並沒有影響她致力于民族學教學與研究的宗旨,經過幾代人的努力,從該院畢業的民族學專業的學士、碩士和博士已遍布全國各地,多為棟梁之材。同時出版了大量在國內影響巨大的專著和教材。
内容概要
  民族學(文化人類學)畢竟是一個自西方傳來的學科,在中國發展歷史較短,幾十年來又多次受政治運動的干擾,所以與我國一些傳統的老學科相比,中國的民族學無論在專業的理論、方法和研究成果方面,都是一個比較年輕、比較薄弱的學科。因此,今後本學科的重點是加強民族學專業的基礎理論和方法的建設。為此,我們認為需要長期堅持兩個方面的工作︰  一、積極了解和借鑒國外學者有關的理論、方法和實踐。這就要求我們既要翻譯、介紹國外一些經典的名著,又要隨時掌握國外研究的動向,將其最新的代表性作品翻譯介紹給國內的讀者和同行。  二、也是更重要的一個方面,繼承我院50年來的傳統,堅持實證性的研究方法,以中國的56個民族為主要研究對象,緊密聯系實際,加強實地調查,以此為基礎,進行理論總結,為建立獨樹一幟的、有中國特點的民族學理論而努力。
作者简介
  胡起望,1933年7月2日,胡起望出生在風景優美的浙江省杭州市西湖邊清波門直道36號的一個職員家庭。三歲時母親辭世,在他的青少年時期,全家人依靠父親的工資維持生活,可以說家境並不算富裕。抗日戰爭爆發後,因為父親就職的交通銀行杭州分行被迫遷移,而先後舉家遷到浙江省金華地區永康、龍泉等地,生活很不安定。胡起望在戰爭動蕩中度過了童年和少年時光。抗日戰爭勝利後,回到杭州,胡起望考入杭州樹範中學讀書。父親升任襄理,親友也多方照顧,生活景況也逐漸好起來。然而,到新中國成立前一年,又因為父親長期生病,收入減少,加之國統區通貨膨脹,物資供應短缺,因為全家生活都是依靠父親的工資,胡起望家的生活狀況又急轉直下,他也轉學到杭州安定中學。杭州解放後,l951年7月,胡起望又轉學到上海南車站路大同大學附中一院讀書。在這所高中讀書期間,胡起望加入了中國新民主主義青年團。一年後,中學畢業。通過第一次全國高校統考,旋即考人南京水利學院學習。但在這所大學僅僅讀了一個多月,1952年10月又分配到當時全國少數民族研究的最高學府中央民族學院少數民族語言文學系瑤語專業,學習瑤語。在大學期間,曾深入到廣西省興安縣兩金區財喜鄉老書村盤瑤聚居村落,去研究瑤族的社會歷史文化和學習瑤語。進村後,和瑤族老鄉同吃、同住、同勞動,增進了與當地瑤族民眾的感情,在已有瑤語學習基礎上,也學會了講地道的當地盤瑤話。後來到這一帶瑤族地區調查時,老鄉還會問他︰“你是哪個村子的?”
书籍目录
蔡元培和民族学跨境民族初探从民族学资料看数量观念的发展民族学研究新的发展开拓民族研究的新领域苗族的姓名东邻馆藏“苗图”实录苗族研究概述乾嘉苗民起义参加人供单简述畲族的姓名日本的阿伊努人日本的民族学从日本的国会辩论看雾社起义范成大和他的《桂海虞衡志》邝露和他的《赤雅》《明史·广西土司传》校补广西少数民族在历史上对祖国经济文化发展的贡献中东南少数民族的社会历史特点汉文字在华南各民族中的重大历史作用(上)汉文字在华南各民族中的重大历史作用(下)壮族“土俗字”的现状和前景桂西访古记访日散记胡起望教授专著、文章目录
章节摘录
  三  與體積、長度的計量比較,重量與面積的計測是後來的事情。這不僅由于計重的標準一時難以尋找,面積的計算比較復雜,而且還由于只有當社會生產的發展,達到在分配與交換中必要有這方面的需要時,才產生這兩種計量的辦法。在我國少數民族中,除了從漢族地區傳人的各種秤、戥以外,很少有本民族特有的計重器具,也從一個方面說明了它晚出于體積、長度計量的事實。因此,在那里農作物等固體往往以大小不等的筒、籮、斗、別、克、桶、束、馱、挑計;酒、油等液體以碗、罐、瓶計;牛、豬、馬等家畜以拳計,都很少以重量計算。至于這些容器可稱量的實物折合成老秤或市秤若干斤,卻都是後來的事情了。雲南西盟佤族使用的秤、戥等計重器械,都是從漢族地區傳入的。後來,本民族也學習以重量計數,他們以石塊為秤錘,用木棍作秤桿,上面任意刻畫若干紋道作為記號,可是這些紋道既不代表斤、兩,又沒有形成固定的單位,只是在分配或借貸時計數用。海南黎族合畝制地區過去也不知有秤,新中國成立前十多年才仿效漢族自己制秤,但上面沒有一定的刻度,稱一次做一個記號,多用于互相借物與分配之用。
PDF格式资源下载

 

 

爬虫代理IP   代理IP   好用代理IP   推荐代理IP   百变IP  


 
社會科學 PDF/TXT下载|社科圖書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