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人類學 > 俄羅斯的命運

俄羅斯的命運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1-7-1
出版时间:譯林出版社
作者:尼古拉·别尔嘉耶夫
页数:205
译者:汪劍釗
书名:俄羅斯的命運
封面图片
俄羅斯的命運
内容概要
   《漢譯經典︰俄羅斯的命運》通過分析俄羅斯民族在東西方之間的特殊地理位置、有別于西方基督教的東正教信仰、極具特色的民族傳統和民族文化積澱,揭示了俄羅斯民族獨特的民族性格以及由此導致的俄羅斯命運之路。此外作者還在書中討論了戰爭的意義以及政治和社會生活中心理因素、精神因素的作用。
作者简介
作者:(俄罗斯)尼古拉·别尔嘉耶夫 译者:汪剑钊尼古拉·别尔嘉耶夫(1874-1948),是20世纪初影响较大的俄罗斯思想家,以理论体系庞杂、思想精深享誉西方世界。别尔嘉耶夫出身俄国贵族世家,但却笃信西方自由思想,为沙俄政府所不容,十月革命后更被驱逐出境,后半生在德国和法国度过。别尔嘉耶夫一生共出版43部著作,发表500多篇文章,1947年获剑桥大学荣誉神学博士学位,1948年去世。
书籍目录
譯序世界性的危險(代序)第一章 俄羅斯民族的心理第一節 俄羅斯靈魂第二節 俄羅斯靈魂中的“永恆一村婦性”論第三節 戰爭與知識分子的意識危機第四節 黑葡萄酒第五節 亞細亞的與歐羅巴的靈魂第六節 論空間對俄羅斯靈魂的統治第七節 中央集權制與民族的生活第八節 論神聖與正直第九節 俄羅斯人對待理念的態度第二章 民族性問題(東方與西方)第一節 民族性與人類第二節 民族主義和彌賽亞主義第三節 民族主義和帝國主義第四節 歐洲的終結第五節 創造性的歷史思想的任務第六節 斯拉夫主義和斯拉夫理念第七節 宇宙的和社會學的處世態度第三章 其他民族的靈魂第一節 巴黎的命運第二節 俄羅斯的和波蘭的靈魂第三節 日耳曼主義的宗教第四章 戰爭的心理學和戰爭的意義第一節 關于戰爭本性的思考第二節 論殘酷性與痛苦第三節 論各民族斗爭的真理和正義第四節 在各民族生活中的運動和靜止第五節 論關于生活的部分的和歷史的觀點第五章 政治和社會性的心理學第一節 論政治中的抽象性和絕對性第二節 社會生活中的詞語與現實第三節 民主制度與個性第四節 精神與機器
章节摘录
版权页:世界大战尖锐地提出了俄罗斯的民族自觉问题。俄罗斯民族的思想界感到有必要、有责任揭开俄罗斯之谜,理解俄罗斯的理念,确定它在世界上的任务和地位。当今之世,大家都感到,俄罗斯面临着伟大的世界性任务。但是,与这种深刻的感觉相伴随的是一种不可界定、几乎无法明确的意识。很久以来就有一种预感:俄罗斯注定负有某种伟大的使命,俄罗斯是一个特殊的国家,它不同于世界上任何别的国家。俄罗斯民族的思想界感到,俄罗斯是神选的,是赋有神性的。这种情况起自莫斯科是第三罗马的古老理念,衍经斯拉夫主义,而绵延至陀思妥耶夫斯基、弗拉基米尔·索洛维约夫,再赓续到现代的斯拉夫主义。在这一思想理路中掺杂了许多虚假的事物。然而,其中也反映了某种真正民族的东西、真正俄罗斯的东西。倘若一个人并非生来就负有重要使命的话,他不可能一辈子都在体验某种特殊的、伟大的使命,并且在精神振奋的时候强烈地意识到它。这不仅在生物学上是不可能的,而且在整个民族的生活中也是不可能的。俄罗斯还不能在国际生活中起决定性作用,它甚至还没有真正进入欧洲人的生活。在国际和欧洲的生活中,伟大的俄罗斯仍然还是一个边远的省份,它的精神生活是隔绝而闭塞的。世界还不了解俄罗斯,所接受的是一个被歪曲过的俄罗斯形象,对它下着片面而肤浅的判断。俄罗斯的精神力量还没有成为欧洲人内在的文化生活。对于文明的西方社会而言,俄罗斯还是完全不可知的,是某种异己的东方,时而以其神秘迷惑人,时而以其野蛮而令人厌恶。甚至如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之吸引西方文明社会,也仿佛是一种异国风味的食品,有着西方人所不习惯的辛辣。俄罗斯的东方以其神秘的深度吸引着西方的许多人。但是,承认基督教东方精神生活和西方精神生活的平等的时刻尚未来临。西方并没有感到,俄罗斯的精神力量可以决定和改变西方的精神生活,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正在为了西方本身而在内部取代其思想主宰的地位。唯有少数有识之士看清了来自东方的光辉。俄国早已被承认为伟大的强国,它应当受到世界各国的尊重,它在国际政治中起着重要作用。但俄罗斯的精神文化,还没有在世界上占有伟大强国的地位。而这种精神文化才是生活的核心,国家机器不过是表面的外壳和工具而已。俄罗斯精神还不能向其他民族提出俄国外交所能提出的条件。斯拉夫人种还没有取得拉丁人种或日耳曼人种在世界上的那种地位。而这一点在当前这场伟大战争之后会起根本的变化,这场战争是东方人和西方人前所未有的接近与融合。伟大的战争将导致东西方的大联合。俄罗斯的创造精神终究会在世界精神舞台上赢得伟大强国的地位。……俄罗斯的存在之矛盾总是能够在俄罗斯文学和俄罗斯哲学思想中找到反映。俄罗斯的精神创造和俄罗斯的历史存在一样,具有双重性。其中最为明显的表现是在我们民族最典型的思想体系——斯拉夫主义中和我们最伟大的天才——陀思妥耶夫斯基,这个俄罗斯人中的俄罗斯人身上。俄罗斯历史的一切悖论和二律背反都在斯拉夫主义和陀思妥耶夫斯基那儿留下了烙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面孔,如同俄罗斯的面孔一样,具有双重性,激发着一些相互对立的情感。无限的深邃和非凡的崇高与某种低贱、粗鄙、缺乏尊严、奴性混杂在一起。对人无限的爱,真诚的基督之爱,与仇恨人类的残忍结合在一起。对基督(宗教大法官)的绝对自由的渴望与奴性的驯服和平共处。难道俄罗斯本身不也是这样吗?俄罗斯是世界上最无国家组织、最无政府主义的国家。俄罗斯民族是最不问政治的民族,从来不会管理自己的土地。一切我们真正的俄罗斯的、民族的作家、思想家、政论家无一例外地全是反对国家组织的人,全是我行我素的无政府主义者。无政府主义是俄罗斯的精神现象,它表现为各种不同的形式,既属于我们的左派,也属于我们的右派。斯拉夫主义者和陀思妥耶夫斯基实质上与巴枯宁和克鲁泡特金一样,也是无政府主义者。俄罗斯的这种无政府主义性质在列夫·托尔斯泰的宗教无政府主义中得到了典型的体现。俄罗斯知识分子,尽管沾染了肤浅的实证主义思想,在反对国家组织这点上依然是纯粹俄罗斯的。其中最优秀的、最英勇的一部分追求着绝对的自由和真理,这是任何国家制度所不能接纳的。
编辑推荐
《漢譯經典022:俄羅斯的命運》是由譯林出版社出版的。
PDF格式资源下载

 

 


 
社會科學 PDF/TXT下载|社科圖書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