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人類學 > 人類學與旅游時代

人類學與旅游時代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6
出版时间: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作者:[美] Nelson Graburn
页数:468
译者:趙紅梅 等
书名:人類學與旅游時代
封面图片
人類學與旅游時代
前言
  我非常高兴为将要在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社会文化与旅游人类学译丛”作序。毫无疑问,在中国的社会科学家们密切关注的现代中国快速发展的各项事业中,旅游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现象。我希望这一套反映欧美旅游人类学研究状况的译丛有助于丰富中国在这方面的研究,而非削弱中国的社会科学家们在理解和研究这一全球化现象中业已作出的贡献。  与日本和印度一样,中国在历史上的旅行与旅游,诸如朝圣、宗教、贸易以及政治性的统治过程等,具有悠久而复杂的历史。(Graburn,1989、2001)在古老亚洲文明的类型中,这些“具体的旅游”——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智慧的旅行”——已经大量地以传统的标志性表述和形象出现在诗词、书法、装饰画、口述传统以及民间各类形式的收藏和记录当中。这一切都成为“想象的”民族和地缘性精神家园的丰富遗产。虽然贫穷的民众很少能够外出旅行,多数人祖祖辈辈只生活在生养自己的土地上,然而,人们的旅行意愿以及对外界了解的渴望并未泯灭。  自1979年以来,旅行之风日盛,中国的国内旅游每年以数以万计的出游人次快速增长。在80年代,甚至在外汇非常有限的情况下,在以获得外汇收入为重要目的的竞争活动中,旅游也呈现出快速增长的趋势。今天,中国的国内旅游蓬勃发展,并出现了旅游形式的多样性特征,借用厄里的“集体注目”(Urry,2002),旅游观光事实上成为一种朝圣——第一次以非经验性旅游见证民族的多样性。(MacCannell,1999)然而,正如史密斯(Smith,1989)所指出的西方旅游的历史那样,中国的大规模的群众旅游中已经出现了类型化现象:个性化旅游、豪华旅游、探险旅游以及近期升温的生态旅游等,都反映出财富积累和社会价值在过去25年旅游发展过程中的变化和差异。概言之,中国已经进入一种“旅行文化”(C1ifford,1997)的时代。
内容概要
  《人类学与旅游时代》是世界著名旅游人类学家、国际旅游研究院创始人、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纳尔逊·格雷本(NelSOD H.H.Graburn)教授的旅游人类学论文集。《人类学与旅游时代》汇集了作者在这一领域里最有代表性的研究,由引言、旅游人类学基础理论、日本国内的旅游研究、东亚及其他地区的旅游研究、博物馆与物质文化、旅游人类学的方法与理论六个部分构成。文集阐述了旅游人类学的基础性学理,探讨了以旅行一旅游为基本活动方式的研究方法对传统人类学在方法论上提出的挑战和具备的变革意义,更收录了作者对当前世界范围内兴起的“遗产热”相关方面的独到研究,如对日本近几十年来旅游发展的案例借鉴,对东亚及其他地区旅游发展战略的情状分析。文集融理论与方法、遗产与物质、区域与战略、个案与实践等为一体,较全面地反映了格雷本教授在旅游人类学研究方面的成就。
作者简介
  趙紅梅,1996年畢業于蘭州大學經濟系,獲經濟學學士學位;2003年畢業于雲南大學商旅學院,獲管理學碩士學位;2008年畢業于廈門大學人類學與民族學系,獲法學博士學位。主要研究方向為旅游人類學、族群關系與族群理論,有相關論文發表在《旅游學刊》、《廣西民族研究》與《思想戰線》等刊物上。現就職于雲南師範大學旅游地理學院。
书籍目录
序言引言生命的历程一、最初的记忆二、体验因纽特人的艺术:出口与旅游艺术品三、瓦伦·史密斯与旅游人类学四、日本的国内旅游五、比较的旅游人类学六、海纳百川的成熟:因纽特、日本及其他七、结束语八、尾声:未来第一章 基础研究第一节 第四世界的艺术品第二节 旅游:神圣的旅程第三节 教授旅游人类学第四节 旅游人类学第二章 日本国内的旅游第一节 当今日本的过去——当代日本国内旅游的怀旧与新传统主义第二节 日本乡间的工作与娱乐第三节 宗教旅游及京都寺庙税收罢工第四节 国内旅游何时国际化?日本的文化多元化与旅游业第三章 东亚与其他地区的旅游人类学研究第一节 旅游与色情第二节 东亚、大洋洲的旅游与文化发展第三节 当代东亚的旅游与人类学:几点比较第四章 博物馆与物质文化第一节 日本国内旅游的物质象征第二节 一种认同的诉求:旅游与博物馆第三节 旅游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第五章 理论与方法第一节 旅游、现代性与怀旧第二节 旅游者的重新定位第三节 作为仪式的旅游:旅游的一般理论第四节 学习如何消费:何为遗产,何为传统?第五节 旅游民族志附录一 格雷本谈中国旅游的可持续发展附录二 译名对照表译后记
章节摘录
  固的社會團結。麥坎內爾也提出,旅游“是一種儀式,上演給社會(現代的、復雜的)的不同人群”。涂爾干還認為這些儀式普遍展示了“勃勃生機、愉悅、游戲……所有這些都使受機械工作折磨的心靈得以再次煥發生機”。然而,直到1942年,查普爾與庫恩(Chapple and Coon)才對“強化禮儀”(標志社會與自然生活更替的周期性或循環性的儀式,通常以一年為一個循環周期)與“通過禮儀”(“事關重大”的或非周期性的儀式,有時亦稱為“生命危機禮儀”,它是人類的普遍問題,與縱向時間維度的人類生命歷程相聯系)作出明確的區別。後者是作用于個人(或處于類似境地的群體)的社會事件,其作用是充當“從一種社會角色進入下一種社會角色”的標志與界線。這些標志著角色類別轉換的事件包括青春期萌動、婚姻、晉職、葬禮等。  與“強化禮儀”與“通過禮儀”的區別相對應,現代旅游亦顯示出類似的分類區別︰(1)模式化的旅游,指一年一度的旅行或度假,周末度假,聖誕節、復活節假日和避暑休閑(指西方國家)。這些旅游形式包含如下特征︰具有重復的、可預見的、定時的“停頓”,允許人們進行“再創造”,並標志著時間的周期性進程。這是一種“強化式”旅游。(2)旅游形式(或稱旅游體驗)類似于一些其他的社會習俗,比如畢業、服兵役、晉職、結婚、退休等,標志著個人生命歷程從一種狀態轉入下一種狀態,這種形式的旅游即可稱為“通過禮儀”式的旅游。上面提到的“通過禮儀”是指那些社會公認的有關人生歷程的常見禮儀,而“通過禮儀式”的旅游則通常是指旅游者出于對紛繁復雜的社會的期冀而自願選擇的個人行為,因為︰ヾ旅游是一種具有西方個人主義特征的自由與個人自主抉擇的經典模式;ゝ社會可能沒有提供令人足夠滿。
编辑推荐
  旅游归根结底是一种文化现象,这是人类学涉足旅游的基本前提,惟其如此,见仁见智的文化解释才风起云涌。乍看之下,纳尔逊·格雷本教授的旅游人类学研究涉猎甚广,但对旅游现象之象征意义的终极探询,才是其研究的主旋律,譬如将旅游视为人生礼仪的世俗象征,以此解读旅游本质或深层的旅游动机。本论文集即是一位旅游人类学先驱对旅游现象的“觉我、觉他”之言,因此,同样需要读者见仁见智的评鉴。  长期以来,人类学有一种传统,即从结构的角度来分析事件与习俗,将之视为一种标志物,标志着自然和社会的时代变迁,并认为它们是生命本身的界定者。这一观点部分地源于涂尔干有关世俗与神圣(非一般的经历的学说,这两种状态的交替及其过渡的重要性,于1898年被莫斯首次使用,他把它运用到对几乎所有祭祀仪式的分析中,强调离开世俗并使之神圣化的过程。这种神圣性使参与者进入一种非一般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中,奇异的事会发生,反之就是重新返回世俗生活后的去神圣化的过程,利奇在《时间与错觉》一文里说:神圣和世俗有规律地交替发生,标志着社会生活的主要阶段或事件,它甚至是对时间本身流逝的一种测量,每年是以年度节假日(如圣诞节)来标志的,如果没有此类事件发生,很可能就会出错,感觉仿佛被时间欺骗了,“时间是以一系列周而复始的反差事件为标志”这一概念大概是所有人看待时间的最基本的方法,一年的度过,是以一系列节假日作为标志的,每一个节日都代表着一个“从正常的世俗状态转变到非正常的神圣状态,再返回世俗状态”的过程,这整个的时间流动存在一种模式。
PDF格式资源下载

 

 


 
社會科學 PDF/TXT下载|社科圖書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