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社會調查 > 古村不古

古村不古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1
出版时间:山東人民出版社
作者:陳輝
页数:243
书名:古村不古
封面图片
古村不古
前言
2000年前後,中國農村悄悄地發生了一場巨變,這是千年未有之大變局。本套叢書試圖通過對全國十多個省不同村莊的調查,來描畫巨變中的鄉村中國圖景。治理之變2000年前後,農民負擔沉重,村級債務劇增,干群關系緊張,農村治理陷入困境。李昌平用“農民真苦、農村真窮、農業真危險”來描述當時的狀況。在農民負擔持續加重,農村治理逐步陷入危機的同時,農村民主化進程不斷推進,《村民委員會組織法》1988年試行,1998年正式實施,它強調“民主選舉、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從日漸嚴重的農村治理形勢來看,村級民主對于解決三農困境作用甚微。2003年,中央開始大規模推進以減輕和規範農民負擔為目標的農村稅費改革。2006年,全面取消農業稅,取消了針對農民的各種收費。取消農業稅,意味著持續兩千年的農業稅歷史的終結,意味著以農養工、以農養政時代的終結。不僅如此,2005年,中央十六屆五中全會通過了“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的決定,開始大規模向農村轉移支付財政資金,從而實現了由從農村提取資源到向農村輸入資源的戰略轉變。取消農業稅減輕了農民負擔,緩解了干群關系。之前因收取稅費而造成的治理困境不復存在,農村基層治理制度開始發生變化。取消農業稅及附著在農業稅上的各種農民負擔,使得鄉村組織的收入大為減少。鄉村組織僅僅依靠自上而下的財政轉移支付,難以維持運轉。
内容概要
  《古村不古︰浙西衢州古村調查》中“古村不古”是指鄉土秩序變動的趨勢,其核心是“人心不古”。幾十年來,浙西古村的分家制度、代際關系、兄弟關系、人情、經濟生活、宗族和派性都呈現出新特征,不再是費孝通筆下的傳統農村,古村已經“不古”。浙西古村的經驗向我們展示了經濟發展速度較快地區的農村在社會轉型過程中的一系列樣態。
作者简介
陳輝,1981平生,遼寧北票人,法學碩士,先後就讀于武漢工程大學和華中師範大學,現為海南師範大學政法學院助教,主要從事農村調查和;村治理研究。
书籍目录
总序导言第一章 社会关联一、分家制度二、父子关系三、兄弟关系、姻亲关系和朋友关系四、人情五、从矛盾和纠纷看交往逻辑的变化第二章 弱势群体一、老人二、自杀片段分析三、光棍与买媳妇——弱势的后果第三章 空闲、休闲与经济分化一、主要经济活动状况二、农业空闲何其多三、休闲生活与打麻将四、盖房子与经济分化五、关起门来过日子六、小结第四章 村庄政治一、村治中的宗族二、小组长的角色和脸谱三、派性的历史四、主任之争五、选民语录六、书记之争七、派性后遗症八、村政的明天第五章 古村不古一、宗族的衰弱二、社会关联的再造与家庭的核心化三、村庄的开放与经济的分化四、私利的强大与村政的衰弱五、小结:乡土之变与“人心不古”结语关于“村庄治理”的拓展性讨论一、乡村关系与村庄治理二、积极分子与村庄治理三、行动单位与村庄治理四、公私关系与村庄治理五、乡土性变迁与村庄治理附录附录一:乡镇干部的困惑与困境附录二:古村生育观念对话录附录三:我是如何被“摊派”到古村的(调研日记一)附录四:好人的标准(调研日记二)附录五:古村生死观念(调研日记三)附录六:丧事中的仪式(调研日记四)附录七:列车上的诸暨Z村调查(调研日记五)附录八:周卸泉大儿子结婚礼单(1998年12月12日)附录九:童志昌大儿子结婚礼单(2008年1月20日)附录十:周生土家赡养诉讼答辩状附录十一:古村一小组父辈子辈通婚圈比较分析表后记
章节摘录
第二章 弱势群体年老体衰,靠人供养,看人脸色,衣食住行愈发不能自理,故老人多为弱者。生活中遭遇困境不能摆脱,或遭遇苦痛不能自拔,无人能助,以死解脱,故自杀者多为弱者。男子不能组成家庭以享家庭之乐,不能娶妻生子以传宗接代,至老不能有人供养,故光棍者亦可归人弱势群体之列。笔者把老人、自杀者和光棍这三类人放在“弱势”的语境中来理解。老人的弱势表面上看是体力、经济和精神上的弱,但本质上都可以归结为社会关系中的弱势地位。正是因为代际关系的不平衡和兄弟关系的紧张,老人的生存状况才会糟糕,才会变得弱势。所以,关于老人弱势的解读实际是对血亲关系的再分析。自杀现象也应该放在社会关系中来理解。绝大多数自杀者都是社会关系中的弱者,一些人无法理解或无法摆脱这种“弱”的处境,自杀就成为了走出困境的一种方法。婆媳矛盾引发自杀,日常纠纷引发自杀,儿子不孝老人自杀,等等,这些都反映着社会关系的紧张程度和异常状况。光棍弱势地位的成因很多,村庄舆论、传统婚姻圈的松动,都可以算做一些人讨不到老婆的原因,但是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经济的弱势,它使男性在婚姻市场的激烈竞争中败下阵来,不能娶妻生子、传宗接代,成为村庄中的边缘群体。一、老人谈弱势群体先谈老人,似乎是依据我们的常识。人到老年,体力、精力越来越衰弱,经济状况也大多不如从前。在这一点上,农村比城市更明显。城里的老人有养老金,到老了即使整天溜达养鱼养鸟仍可以有钱拿。自己有钱,腰杆儿硬,所以不用太依靠儿女。农村的老人却没有这样的福分,他们没有退休之说——生命不息,劳动不止,到老了更要依靠儿子。儿子不管,极有可能要受苦。因此跟城里的老人比,农村老人就是弱势的。古村位于浙西,经济和生活水平虽然不及杭州、义乌发达,但比我国中西部许多农村地区要好得多。但实际调查证明,老人的生活状况与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并不完全相关。老人赡养,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还受到代际关系、家庭关系等多重因素的影响。老人赡养,也不只是一个伦理问题,“孝道”二字背后还有更为丰富的社会内涵。(一)口粮不是问题,就是缺钱花。看病更难古村的老人,口粮基本能得到保障。按村里目前的标准,每位老人一年750斤稻谷,其中包括50斤:糯稻,用于老人做“清明果”等黏米食物。(按规矩,还要为老人提供12斤烧菜油,但现在有些儿子为了方便,将油钱直接计算在零花钱里,至于给不给、给多少,外人不会知晓。)老人如果有三个儿子,那么每个儿子承担250斤口粮。稻谷一定要晒干,否则就会分量不足。极个别儿子稻谷没有晒干,或分量明显不足,老人就会找村干部,让其出面帮助自己“讨公道”。村干部说:老人的稻谷一般不是问题,儿子都能给;极个别的分量不给足或干脆不给,我们就会出面讲一下。有些老人与子女关系比较紧张,口粮出了问题,老人也不会自己去找儿子,找了也没有用,只有干部出面才行。“三番五次,这样的家庭总出问题——但毕竟是少数。”老人得到的一般是尚未脱壳的稻谷,还要自己去加工厂脱壳。加工厂女老板有些气愤地说:“我看很多老人都是自己来(脱壳),很少有儿子来帮忙,女儿倒是有一些,养儿子有什么用?”我在加工厂也经常看见70多岁的老人摇摇晃晃自己推车,弓着背在加工厂里撑口袋,他们的儿子极有可能在附近的小店里面打麻将正酣。古村的老人并不认为自己舂米有什么不妥,无非是慢一点,有的吃就行,只是缺钱花才是生活中的一个难题。在分家协议中,老人的零用钱如此规定:生活零用钱,老人无自留橘树,全年每位老人200~500元(如果老人自留橘树,儿子生活费少付)。按照当地人的说法,“老人每年可以得到多少零用钱”是一件“讲不清楚”的事情。给不给,给多少,这要看老人与儿子的关系是否和睦,关系和睦的,给300元不算多,关系不好的,给了100元就不错了。现在,女儿给老人零用钱的现象比较多。女儿回家,一般都会给一些,100元或200元,每年回来几次,老人的手头就不会紧张。许多老人就是因为这一点,对生了女儿略感欣慰;有些纯女户也这样安慰自己,说“女儿更疼老人,更孝顺”。笔者调查中已经感觉到,老人的贫富差距是很明显的,这主要参照他们手里的零花钱。有的老人儿子多、女儿多,给钱多,每年手里都很宽裕,有时老人还能给小孩子零花钱,家庭温馨;有的老人买点日用品还要算计。兜里有钱的老人,偶尔还可以打几圈麻将,缺钱的老人则只能在边上看热闹。因为涉及零花钱的问题,个别老人留了心眼,自己留橘树。橘树的好处是,自然生长,不用太费力就可以有些收入。但问题是老人管理橘树能力不足,不会像中年人那样精心照料,不可能及时防冻、施肥、抗旱和防虫。大多老人是任其自然生长。我看了一些老人种的柑橘,因为没有及时防虫,橘子皮都被虫子咬出了疤痕,有的又小又不光亮,味道也不好。正是因为橘子卖不上价格,老人种柑橘也不太划算。60多岁的老人还可以慢手慢脚地干,70多岁的老人身体吃不消了,就不得不把橘树分给了儿子,让儿子每年给点钱就行。至于儿子给多少,给不给,就由不得自己了。有些老年妇女,零用钱不足,就到山上采摘野菊花卖些小钱。我2006年秋去古村正是野菊花盛开的时候,许多老人提着袋子去山上采摘。野菊花的价格是5~7元/斤,采摘期不到一个月。一般的老人可以采个十几斤,卖百元左右;有的则多一些,将近两百元。以下是小店老板讲述的情况。
后记
2006年8月至2008年3月,筆者先後三次入住古村調研,累計三個多月。這是一段難忘的經歷,曾經和老農在田間地頭暢快地聊天︰生產、生活、生命,天地遼闊;曾經扛著鐮刀興沖沖地去割稻谷,累得腰酸背痛;曾經硬撐著喝下一大碗黃酒以示真情,害得自己拉肚子不得不去向赤腳醫生求助;曾經“好奇”地去參加老人的葬禮,卻觸景生情,潸然淚下……生活體驗是農村調研的重要內容,有些東西,不一定能從面對面的正式訪談中獲得,卻有可能在“漫不經心”的閑聊中靈光一現。在調研中融人農民的生活,分享和體驗他們的情感,只有這樣,經驗才不會冷冰冰、硬邦邦。在破碎的經驗背後,有一張關乎情感和價值觀的“意義之網”,農民基于此來表達經驗,我們也應基于此來揣摩和理解,這是“深度訪談”的基礎。經驗本身的主觀屬性不能忽視,而其客觀屬性更為重要。雖然通過調研獲得的信息是一些經驗碎片,但它們是邏輯性地關聯在一起並彼此作用,例如農村老人的處境與代際關系、兄弟關系、村莊輿論等命題緊密相關,村莊治理與宗族、派性、選舉和鄉村關系等主題高度關聯。我們只有理解了村莊經驗本身的邏輯和作用機制,才能更好地把握農村經驗的內容和意義。也正因為如此,華中鄉土學者才一直強調村莊基礎性調查研究的重要性,通過對農村政治社會生活的整體關照,經驗就有可能生長出本土理論。本書的主題是“古村不古”,意在通過調查經驗呈現古村近些年鄉土社會性質的變化。筆者並不是對分家制度、代際關系、兄弟關系、人情、糾紛、宗族、選舉和派性等某一方面的關注,而是試圖將這些經驗放在一起來關照和理解,進而揣摩古村社會性質的變化,這也正是筆者所說的村莊經驗的“總體性意義”。筆者對這樣的學術進路充滿信心。
编辑推荐
《古村不古:浙西衢州古村調查》是由山東人民出版社出版。2000年前後,中國農村悄悄地發生了一場巨變,這是千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國村治模式實證研究叢書》匯集了來自湖北、安徽、江西、河南、湖南、四川、陝西、浙江、江甦、吉林、福建11個重要農業大省15個村莊的調查研究報告,描述巨變中的鄉村中國圖景,展現北方農村、中部農村和南方農村的非均衡性,透視中央農村政策在不同地域村莊的實踐邏輯,為關心中國農村和農民問題的讀者提供生動的村莊現場,為政策研究部門提供有益的觀點,為中國社會科學的本土化貢獻微薄的力量!
PDF格式资源下载

 

 


 
社會科學 PDF/TXT下载|社科圖書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