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讀經有什麼用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6
出版时间:世紀出版集團 上海人民出版社
作者:龔鵬程 主編
页数:469
书名:讀經有什麼用
封面图片
讀經有什麼用
内容概要
  《讀經有什麼用︰現代七十二位大家自由談》此次出版,除了重新整理編排,校訂文字,編制版式外,還增添了作者小傳及多篇相關閱讀材料,以期供當下身處“國學熱”中的各方人士參考借鑒之用。  讀經?廢經?  民族精魂?封建迷信?  復興之路?亡國之途?  讀經之爭是近代中國思想文化史上的重要議題。1934年《教育雜志》發函給學界專家,咨詢對于學生讀經問題的看法,搜集到蔡元培、唐文治、錢基博、顧實、陳立夫、王新命、任鴻雋、陳望道、陶希聖、翁文灝等人的意見書七十余篇,後于1935年編輯成專刊出版。專刊涵蓋了當時教育文化界各派的代表性意見,涉及各級學校是否應讀經,如何安排課程,讀哪些經,怎樣讀經以及經與中國歷史、國家前途、民族性格、兒童身心等等諸多方面,大多能開誠布公、平心靜氣。
作者简介
  龔鵬程,江西吉安人,1956年生于台北。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博士畢業,歷任淡江大學文學院院長,台灣南華大學、佛光大學創校校長,美國歐亞大學校長等職。曾獲台灣中山文藝獎、中興文藝獎、杰出研究獎等。2004年起,任北京師範大學、清華大學、南京師範大學教授。現為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
书籍目录
序全国专家对于读经问题的意见唐文治先生的意见姚永朴先生的意见陈朝爵先生的意见古直、曾运乾、陈鼎忠、方孝岳四位先生的意见王节先生的意见何键先生的意见杨寿昌先生的意见忆钦先生的意见雷通群先生的意见钱基博先生的意见顾实先生的意见郑师许先生的意见江亢虎先生的意见李蒸先生的意见任鸿隽先生的意见陈立夫先生的意见郑鹤声先生的意见朱君毅先生的意见蔡元培先生的意见李书华先生的意见胡朴安先生的意见王新命先生的意见何清儒先生的意见杨卫玉先生的意见陈鹤琴先生的意见李权时先生的意见缪镇藩先生的意见刘英士先生的意见吴自强先生的意见崔载阳先生的意见郑西谷先生的意见黄翼先生的意见章益先生的意见范寿康先生的意见谢循初先生的意见陈钟凡先生的意见赵廷为先生的意见陈礼江先生的意见方天游先生的意见朱秉国先生的意见陈柱尊先生的意见陈高傭先生的意见傅东华先生的意见杜佐周先生的意见高觉敷先生的意见姜琦先生的意见程时煃先生的意见高践四先生的意见蒋复璁先生的意见刘百闵先生的意见吴研因先生的意见倪尘因先生的意见陈望道先生的意见谢门逸先生的意见孙寒冰先生的意见治心先生的意见江问渔先生的意见周宪文先生的意见翁文灏先生的意见尚仲衣先生的意见王西徵先生的意见陶希圣先生的意见刘南陔先生的意见林砺儒先生的意见吴家镇先生的意见周予同先生的意见柳亚子先生的意见曾作忠先生的意见叶青先生的意见武昌中华大学中国文学系诸先生的意见附录一 “读经”讲座的思想研究附录二 经学概说附录三 闲谈读经及其他
章节摘录
  全国专家对于读经问题的意见 何炳松  读经问题,在国内一般人看来,都早已不成问题。因为一部分人以为经书是二千年前的旧书,到现在已用不着再读,读经就是开倒车,还成什么问题。同时在另一部分人看来,经书是我国先哲的心传,不朽的杰作,值得我们多读,叫青年人人去读一点圣经贤传,还成什么问题。读经一事,双方既都认为不成问题,各执一说,不肯相下,于是乃真成为一个重要的问题。其实所谓读经,假使当做一种专门研究,让一班专家去下苦工夫,本不成问题。现在所以成为问题,就是因为有人主张中小学生都应读经的这一点。  本杂志既忝为全国教育专家的喉舌,对于这样一个重大问题,似乎不能不采用集思广益的方法,请求全国专家对于这个问题,分别发表一点高见,使得本杂志的数万读者能够得着一种很可贵的参考,来帮助他们去理解这个问题。  本杂志编者自己对于这个问题,本无成见;而且凡是带有学术性质的杂志,除提倡学术研究外,根本上本亦不应有成见。我们唯一的成见,就是从旁鼓吹学术的研究,以谋民族的复兴。至于应该研究什么,那是要请求全国专家指导的。我们做编辑的人只能负一点“记室”的责任。而且本杂志并不是政论性质的刊物,更不宜代某一个人或某一种主张做一个宣传的机关。我们因怕有人误会我们的提出读经问题的讨论就是等于读经的提倡,所以不能不先行声明一下。  现代我国所以有提倡读经的运动,当然有相当的原因,就是源于现代我国思想的混乱和国难的严重。关于思想混乱的情形,编者以为最近张岳军先生在武昌亲向编者所说的一段话最是透辟。张先生说:  照我的观察,中国人的思想,几千年来,都是在儒家的势力支配之下。原来自从汉武帝表章《六经》、罢黜百家以后,我国思想就已定于一尊。虽则从历史上看来,儒家本身从很早的时候就已有了派别:孟子和荀子的思想便显然不同;汉儒重训诂,宋儒明义理,其方法亦大异。宋儒中间又有朱陆异同,明代王学又与朱学异趣。有清一代,康、雍、乾三代都竭力表章宋学,而学者却趋重汉学,同属儒家,已不一致。然于儒家思想支配人心一点,毫无妨碍;或者可说正因有这些不同的争辩,反使儒家思想更能深入人心。至于汉初的黄老之学,迄魏晋而未衰;六朝隋唐,佛学极盛,皆是与儒家分庭抗礼。然而整个社会还是有形无形的受着儒家思想的支配。所以我们可以断言,那时中国是有一种中心思想的,就是儒家思想。  自从海禁大开,和西洋思想接触以来,这个中心思想便渐渐被  摇动了。甚至保守色彩极浓的张之洞也不能不主张“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来妥协调停。直到民八,有一个新文化运动起来。这个运动在破坏方面确奏大功,而在建设方面却是毫无成绩。固有的中心思想是被摧毁了,而新的中心思想却未曾建立起来。弄得大家都彷徨歧路。同时外来的思想又是很混乱的冲了进来,左边从布尔雪维克起,右边到法西斯止,真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同时大家又不肯埋头的去下一番研究的工夫。于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益发教人茫然无所适从了。我国现代青年的烦闷,就是这样形成。  编者以为张先生这一番谈话非常扼要,所以把它引用于此。同时我国自“九一八”事变以来,又受了一个重大的打击。民族生命几有朝不保夕之势。悲观的人甚至发出“中国必亡”的论调。于是有一部分忧国的人以为我们要挽救国运,纠正思想,只有恢复民族的自信心,而读经就成为恢复自信心的一种方法。  但是提倡读经是否就是挽救国运和纠正思想的正当方法呢?这确是一个问题,值得大家讨论。我们以为无论任何问题,若是主张的尽管主张,反对的尽管反对,决得不到相当的结论。若果双方能够开诚相见,互相辩论,使双方的理由得以和天下人共见,那么明眼的读者一定可以得到一种很好的参考,来决定他自己对这个问题的态度。这是本杂志出版这个专号的初意。  我们现在很荣幸能够得到国内各方面七十多位专家的指教,承他们在百忙之中,把他们的高见写出来寄给我们,贡献给本杂志的读者。同时我们在各种不同的意见中,仍旧可以看到一个相同的目标,就是“复兴民族”。我们的愚见以为国民的思想,如果大体上能够一致,那是再好没有;否则只要目标不错,以中国之大,亦正不妨殊途而同归。我们在现代似乎不宜再和从前一样,还要闹“门户之见”。这是编者个人一点小感想,不知诸位专家和读者以为怎样?我们为便利读者起见,仍将各位专家的意见先加分析,再加综合;由极端的赞成起到极端的反对止,中间还有许多程度不等的意见,都先行依次略述一下。所有原文亦就照这个次序排列。不过我们在前面曾说,读经问题根本上以中小学生应否亦要读经为焦点,所以我们编制各位专家的意见时,就以他们对于中小学生应否读经的意见做我们分类的标准。  本杂志此次征求意见的信,发出一百余封,得到文字约七十篇。虽非洋洋大观,亦可谓应有尽有。我们就大体看来,在这许多意见当中,我们或者可以归纳成下面这几句概括的话:就是若是把读经当做一种专家的研究,人人都可赞成;若是把读经当做中小学校中必修的科目,那么大多数人都以为不必。现在我们就根据中小学校中应否读经这一点,把这七十余位的意见分析一下,结果得到三大类,就是:  (一)绝对的赞成者;  (二)相对的赞成者,同时亦可称为相对的反对者;  (三)绝对的反对者。  在这三类意见当中,绝对的赞成者和绝对的反对者,双方人数都不过十余人,其余都可归入相对的赞成或反对的一类中去。同时相对的一类的意见又有程度的不同:有的主张小学起,就可酌量读经;有的主张中学起;有的主张大学起;有的主张凡学校中的青年都不宜读,应让专家去研究。  (一)在绝对赞成读经者当中,无锡的唐文治先生,安徽大学的姚永朴和陈朝爵两位先生,中山大学的古直、曾运乾、陈鼎忠、方孝岳等四位先生,正风文学院的王节先生等,都各提出我国国民应该读经的一般理由。湖南省政府主席何键先生、岭南大学杨寿昌先生、湖南长沙的忆钦先生、中山大学的雷通群先生、光华大学的钱基博先生、江苏教育学院的顾实先生、交通大学的郑师许先生、上海的江亢虎先生等,都于主张读经以外,并提出课程分配、怎样读法和读什么经等项具体的意见。  (二)在相对的赞成或反对的意见中,北平师大的李蒸先生和北平的任鸿隽先生、南京的陈立夫先生以为在中小学中把一部分精华编为教材,亦未始不可。南京的郑鹤声先生和朱君毅先生,则以为初小不宜读,高小以上都不妨选读。这几位的意见可说是“相对论”中程度较高的一级。其次一类的相对意见,就是大学中不妨当做一种专门研究,中学中不妨选读几篇,小学读经却是有害无益,中央研究院院长蔡元培先生,北平研究院的李书华先生,上海的胡朴安、王新命、何清儒、杨卫玉、陈鹤琴、李权时等六位先生,金陵女子文学院的缪镇藩先生,国立编译馆的刘英士先生,南昌中学校长吴自强先生,中山大学的崔载阳先生等都抱这种意见。这是“相对论”中的第二级。  再次一类的意见,以为初中以下都不宜读经,至少应从高中起。上海中学校长郑西谷、浙江大学的黄翼和复旦大学的章益等三位先生就是这样主张。这可说是“相对论”中的第三级。  再次一类的意见,以为经书固不妨自由研究,但不宜叫中学以下的学生去读。武汉大学的范寿康先生,安徽大学的谢循初先生,中山大学的陈钟凡先生,中央大学的赵廷为先生,江苏教育学院的陈礼江、方天游、朱秉国等三位先生,交通大学的陈柱尊先生,暨南大学的陈高慵先生,《文学》主编傅东华先生,都是如此主张。这可说是“相对论”中的第四级。再次一类的意见,以为经学非无研究的价值,不过应让专家去埋头研究,不应叫青年人都走到故纸堆里去讨生活。厦门大学的杜佐周先生、勷憨大学高觉敷先生、湖北教育学院院长姜琦先生、江西教育厅长程时煃先生、江苏教育学院院长高践四先生、南京中央图书馆馆长蒋复璁先生、日本研究会的刘百闵先生、教育部的吴研因先生、中央大学的倪尘因先生、上海《太白》主编陈望道先生、复旦大学的谢六逸和孙寒冰两位先生、沪江大学的王治心先生、中华职教社的江问渔先生、日本留学生监督周宪文先生都可归入这“相对论”的第五级。  (三)在绝对反对的意见中,北平地质调查所所长翁文灏先生,北京大学的尚仲衣、王西徵和陶希圣等三位先生,武汉大学的刘南陔先生,勷憨大学的林砺儒先生,厦门大学的吴家镇先生,安徽大学的周予同先生,上海的柳亚子先生,暨南大学的曾作忠先生,都是旗帜非常鲜明。上海辛垦书店总编辑叶青先生讨论读经问题,比较最为详尽,所以我们把他的意见当作殿军,以便读者的参考。同时我们承武昌中华大学中国文学系同人给我们一封信,把他们各种主张告诉我们,我们亦很感佩。因为不能归入某一类,所以一并附在后面。  最后我们还得声明,我们所分的三类,尤其是“相对论”中的等级,不一定无误。例如任鸿隽先生的意见本是根本反对读经的,几乎可以归入“相对论”的第五级,但因为他说中小学中不妨选读一些经书,我们就把他归入第一级。同时朱君毅先生的意见本是根本赞成读经的,原可归入绝对论的一类,但因他主张初小不宜读经,所以我们把他归入“相对论”的第一级。这不过一例,其余同样情形一定很多,我们唯有盼望读者自己去把各位的原文去细嚼一下。至于我们分类的标准,我们亦曾说过,原以各级学校中应否读经的一点为中心,这原是本问题的焦点。不过因此或不免有合本逐末之感,失掉诸位专家的初意,这是无可奈何的事,还望各位专家和读者原谅。  还有一点,我们这次所收到的意见中,大体都是一种平心静气的讨论,没有一个说盛气凌人的感情话,这是一件很可喜庆的事。我们常常觉得从前南宋诸贤那副“逼人太甚”的面孔,在现在似乎已不需要的了。编者在此特提一下,表示我们对各位专家钦佩和感激的微意。  读经当提倡久矣!吾国经书,不独可以固结民心,且可以涵养民性,和平民气,启发民智。故居今之世而欲救国,非读经不可。  唐文治先生的意见  窃维读经当提倡久矣!往者英人朱尔典与吾华博士严幼陵相友善,严尝以中国危亡为虑,朱日:中国决不至亡。严询其故,朱日:中国经书,皆宝典也,发而读之,深入人心。基隆扃固,岂有灭亡之理?余谓朱说良然。吾国经书,不独可以固结民心,且可以涵养民性,和平民气,启发民智。故居今之世而欲救国,非读经不可。顾读经所以无统系者,一程度浅深,极难支配;二难得通达之教师;三难得显明易解之善本。以上三端,以得善本为尤要。盖既得善本,教师即可循是以讲授,主持教育者,即可循是以核定功课。譬诸行路然,可按图而计程矣!今拟自初级小学始,以至大学文科研究院,按照各经浅深缓急,分年支配,规定课本,附以说明,若能切实讲贯,尚不甚难。惟更有进者,读经责乎致用,而致用之方,必归于躬行实践。故凡讲经者必须令学生——反诸于身,验诸于心,养成高尚人格,庶可造就其德性才能,俾脑经清晰,气质温良,学道爱人,方有实用。若徒矜考据,骛训诂,自命奥博,浮泛不切,或好立新义,乱名改作,非徒无益,而又害之矣。至于实事求是之法,尤责有恒。若试行一二年后,动辄更张,学生耳目淆杂,无所适从,亦决无成效也。  爰述管见,先定统系,再于说明中列方法如下:  (一)初级小学三年级应读《孝经》  说明孙中山先生民族主义,谓《孝经》所讲孝字,几乎无所不包,无所不至云云。诚以《孝经》教爱敬之原,立养正之本也。今考其书,共一千九百零二字,当于初级小学三年级起读之,分两学期,预期熟诵。(经文及注语精要者概须熟读,以下各经皆然。)是书唐明皇注本,无甚精义,明黄石斋先生《孝经集传》,又嫌太深,鄙人所编《孝经大义》,亦嫌略深,惟须善讲者譬况使浅,引证故事,开导学生良知良能,是为立德立品第一步根柢。  (二)高级小学三学年应读《大学》及上半部《论语》  说明孙中山先生民族主义,谓中国最有系统政治哲学,如《大学》所说格致修齐治平,自内达外,推及于平天下,此等理论,外国哲学家所不能道云云。盖《大学》广大精微,脍炙人口久矣!至于《论语》一书,言学言仁言政,言孝弟忠信,言礼义廉耻,莫非修己治人之要。今考《大学》共一千七百四十九字,《论语》自《学而篇》至《乡党篇》共六千八百九十三字,于高级小学三年中支配之,可以一律熟诵。《大学》以朱子《章句》为主,明王阳明先生复古本,实与《礼记注疏》本同,鄙人所编《大学大义》,兼采郑朱二家注,亦可作课本。《论语》以朱子《集注》为主,鄙人所编《论语大义》,贯串义理,亦可作课本,或疑《大学》、《论语》皆政教合一之书,初学读之,似嫌蹿等,此说诚然,但须知童年知识初开,正当以此等格言,俾之印入脑经,养成德性,若教师虑其沉闷,可略举史事以证之,自能引起趣味矣。  (三)初级中学三学年应读下半部《论语》及《诗经》选本  说明白《先进篇》起至《尧日篇》止,计共八千九百八十六字,定二学年必可毕业。或疑下半部《论语》有后人伪托之处,非也,鄙人尝编《论语外篇》已详论之矣!《诗经》温柔敦厚,足以涵养性情,考见政治风俗,且有韵之文,易于诵读,当以朱子《诗集传》为主,但恐一年尚不能卒读。鄙人尝编《诗经大义》,共分八类:日论理学、性情学、政治学、社会学、农事学、军事学、义理学、修辞学,共选诗九十余篇,每篇均有注释并诗序诗旨,可作课本。  (四)高级中学三学年应读《孟子》及《左传》选本  说明《孟子》一书尊重民权,民贵君轻,用人取合,壹顺民之好恶,惟其严公私义利之辨,故其政见精覈若此。他如孝弟人伦之本,出处取与之经,察识扩充之义,辟邪崇正之道,与夫不嗜杀诸学说,皆足为今世良药。其书共三万六千五百八十九字,当以朱子《集注》为主,附以鄙人所编《孟子大义》,于两年中支配之。至《左传》为礼教大宗,旁逮外交等学,无所不备,惟卷帙繁多,短期中难以卒读。鄙人有《左传》选本共分八类:日礼教类、政治类、国际类、兵事类、讽谏类、文辞类、纪事类、小品类,可作课本,于一年内支配之,注解以杜、林合注为善。  (五)专科以上各大学及研究院应治专经之学  说明凡通经宜就陛之所近,专治一经,精通之后,再治他经,循序渐进,不能拘定年限,务宜研究微言大义,与涉猎章句者不同,其尤要者,实施之于政治,推广文化,改良人心风俗,如《礼记·经解》篇所谓絮静精微为《易》教,疏通知远为《书》教,恭俭庄敬为《礼》教诸端,纂言钩玄,确得要领。他如《大戴礼记》、《国语》二书,并宜精究。鄙人所编《十三经提纲》、《周易消息大义》、《尚书大义》、《洪范大义》、《礼记大义》、《中庸大义》各书,均可藉以入门,此外博考群籍,如《十三经注疏》、《古经解》、《小学汇函》、《通志堂经解》、《七经精义》、《皇清经解正续编》及诸大儒经说,均宜分门参考。总之不尚新奇,不务隐僻,庶学有实用,蔚成通才矣!  以上所述,是否有当,未敢自信,兹事体大,宜集思广益,请中央政府并教育部采择施行,鄙人默察近来世变,人心日尚欺诈,杀机循环不穷,倘不本孔孟正道以挽回之,窃恐世界剖运,靡所底止。深望海内贤豪,相与讲道论德,以期经明行修,正人心以拯民命,救中国以救世界。此鄙人馨香以祝之者也!
PDF格式资源下载

 

 

爬虫代理IP   代理IP   好用代理IP   推荐代理IP   百变IP  


 
社會科學 PDF/TXT下载|社科圖書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