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社會科學理論 > 從理想主義到經驗主義

從理想主義到經驗主義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3-1
出版时间:光明日報出版社
作者:顧準
页数:224
书名:從理想主義到經驗主義
封面图片
從理想主義到經驗主義
前言
“世界上有这样的人不会感到寂寞”(王元化)这不是一本为发表所写的著作,而是作者应他兄弟的要求断断续续写下来的笔记。时间是从1973年到1974年作者逝世前为止。我要说这是近年来我所读到的一本最好的著作:作者才气横溢,见解深邃,知识渊博,令人为之折服。许多问题一经作者提出,你就再也无法摆脱掉。它们促使你思考,促使你去反省并检验由于习惯惰性一直扎根在你头脑深处的既定看法。这些天我正在编集自己的书稿,由于作者这本书的启示,我对自己一向从未怀疑的某些观点发生了动摇,以至要考虑把这些章节删去或改写。这本书就具有这样强大的思想力量。如果要我勾勒一下我从本书得到的教益,我想举出下面一些题目是我最感兴趣的。这就是作者对希腊文明和中国史官文化的比较研究;对中世纪骑士文明起着怎样作用的探讨;对宗教给予社会与文化的影响的剖析;对奴隶制与亚细亚生产方式的阐发;对黑格尔思想的批判与对经验主义的再认识;对先秦学术的概述等等。这些文章都显示了真知灼见,令人赞佩。作者的论述,明快酣畅,笔锋犀利,如快刀破竹。许多纠缠不清的问题,经他一点,立即豁然开朗,变得明白易晓。我觉得,这不仅由于禀赋聪颖,好学深思,更由于作者命运多蹇,历经坎坷,以及他在艰苦条件下追求真理的勇敢精神。这使他的思考不囿于书本,不墨守成规,而渗透着对革命对祖国对人类命运的沉思,处处显示了疾虚妄求真知的独立精神。他对于从1917年到1967年半世纪的历史,包括理论的得失,革命的挫折,新问题的涌现,都作了认真地思索,这些经过他深思熟虑概括出来的经验教训,成为他的理论思考的背景,从而使他这本书成为一部结合实际独具卓识的著作。读了这本书我不能不想,是什么力量推动他这样做?请想想看,他很早参加革命,解放不久在三反整党中就被打下去。“文革”前曾两次戴上了右派帽子,一次在1958年,一次在1965年。据我所知,这是绝无仅有的。“文革”开始,唯一关心他的妻子自杀了,子女与他划清界限。他断绝外界来往,孑然一身,过着孤独凄苦的生活。在异地的弟弟和他通信,他寄给他大量笔记。读了这些凝聚着智慧和心血的文字,不得不使人为之感动。他的这些笔记是在十年浩劫的那些黑暗日子里写的,没有鼓励,没有关心,也没有写作的起码权利和条件,也许今天写出来,明天就会湮没无闻,甚至招来横祸。这是怎样的毅力!我由此联想到历史上那些不计成败,宁愿忍辱负重,发愤著书的人物。记得过去每读司马迁的《报任安书》,总是引起了内心的激荡,真所谓展卷方诵,血脉已张。为中国文化作出贡献的往往是那些饱经忧患之士。鲁迅称屈原的《离騷》:怼世俗之浑浊,颂己身之修能,怀疑自遂古之初,直至万物之琐末,放言无惮,为前人不敢言。他指出达到这种高超境界是基于思想的解放,摆脱了世俗的利害打算。倘用他本人的话说,这就是:灵均将逝,脑海波起,茫洋在前,顾忌皆去。我想,本书作者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大概也是一样,对个人的浮沉荣辱已毫无牵挂,所以才超脱于地位、名誉、个人幸福之外,好像吐丝至死的蚕,烧燃成灰的烛一样,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感与责任感,义无反顾,至死方休。所以,在造神运动席卷全国的时候,他是最早清醒地反对个人迷信的人;在凡是思想风靡思想界的时候,他是最早冲破教条主义的人。仅就这一点来说,他就比我以及和我一样的人,整整超前了10年。在那时代,谁也没有像他那样对马克思主义著作读得那样认真,思考得那样深。谁也没有像他那样无拘无束地反省自己的信念,提出大胆的质疑。照我看,凡浸透着这种精神的所在,都构成了这本书的最美的篇章。这里顺便说一下,抗战初我曾在孙冶方和顾准两人领导下从事文化工作,我为此而感到自豪。当看了顾准兄弟写的回忆文章后,我才知道孙冶方于50年代提出价值规律是受了顾准的启发。我感到幸运的是“文革”后我又见到孙冶方,并多次晤谈。可是,我和顾准在1939年分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后来连音相也断绝了。现在留在我记忆中的顾准仍是他20多岁时的青年形象。王安石诗云:“沉魄浮魂不可招,遗篇一读想风标,不妨举世嫌迂阔,故有斯人慰寂寥。”是的,世界上有这样的人不会感到寂寞。我读了顾准的遗篇,才知道他的为人。才理解他的思想。可是为时已晚,当他尚在的时候,尽管困难重重,我没有去看望他,向他请教学问,终觉是一件憾事。
内容概要
  《與大師一起讀歷史︰從理想主義到經驗主義》寫于1973-1974年,是顧準與其弟陳敏之在通信中的學術討論筆記。在那個充滿禁錮的年代,作者始終進行著獨立而深入的思考,在哲學、歷史、經濟、政治等廣泛的領域提出了許多發人深思、啟迪良知的問題和觀點,探討了“娜拉出走以後怎樣”(即革命勝利取得政權以後怎樣)的問題。革命的理想主義沒有提供現成的答案,一旦拉回到現實世界,問題就接踵而至了。唯一的可能是用審慎的態度,不帶任何偏見的,重新審視和剖析歷史經驗,在此基礎上尋找合乎歷史邏輯的未來之路,從理想主義堅決地走向經驗主義。全書筆鋒犀利,激蕩人心,作者在“冷冰冰的解剖刀”後面,可以感到炙人的滿腔熱情,而這一切記錄著他“一步一步從地獄中淌過來”的足跡。
作者简介
顾准(1915-1974),我国著名的学者、思想家,经济学家。1957年他发表了《试论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商品经济和价值规律》,第一次提出了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实行市场经济。后来,他两次被打成“右派”,仍然坚持理想和信念不动摇。在逆境中,他写下了《希腊城邦制度》、《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等著作以及大量的笔记,提出了“娜拉出走以后怎样”——即“革命之后,政治和经济往何处去”的问题。他被誉为“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偶像”“点燃自己照破黑暗的人”,对改革时期的社会思潮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书籍目录
序:“世界上有这样的人不会感到寂寞”(王元化) 希腊思想、基督教和中国的史官文化 僭主政治与民主——《希腊的僭主政治》跋 附一:希腊的僭主政治(译文) 附二:托马斯“政治学”语录 关于海上文明 统一的专制帝国、奴隶制、亚细亚生产方式及战争 欧洲中世纪的骑士文明 《马镫和封建主义——技术造就历史吗?》译文及评注 资本的原始积累和资本主义发展 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 科学与民主 要确立科学与民主,必须彻底批判中国的传统思想 直接民主与“议会清谈馆” 民主与“终极目的” 老子的“道”及其他 论孔子 评韩非 一切判断都得自归纳,归纳所得结论都是相对的 辩证法与神学 附一:从诗到散文 附二:顾准传略 跋:非如此不可?非如此不可(柴静)
章节摘录
版權頁︰   科學與民主 一、唯有立足于科學精神之上的民主才是一種牢靠的民主 民主的解釋可以是多種多樣的。有人把民主解釋為“說服的方法”而不是強迫的方法。這就是說,說服者所持的見解永遠是正確的,問題在于別人不理解它的正確性。貫徹這種正確的見解的方法,有強迫與說服之分;其中,說服的方法,就是民主的方法。那麼說服者的見解怎麼能夠永遠是正確呢?因為他采取“集中起來”的辦法,集中了群眾的正確的意見。怎麼樣“集中起來”的呢?沒有解釋。 有人把民主解釋為下級深入地無拘束地討論上級的決定,並且指出這是動員群眾積極性,加強群眾主人翁感覺的方法。這個定義,同時強調少數服從多數,以及不準有反對派存在。這種對于民主的解釋,和上面那種解釋方法,一樣以民主集中制為最高原則。實際上,兩者都是權威主義,而不是民主主義。 號稱為反對權威主義的民主主義者,通常主張,政治上必須保留反對派,實行兩黨制,但是兩黨制的實際情況也造成了那些民主主義者的幻滅。因為兩黨制只允許你二者擇一,好像結婚,候選對象只有兩個。你不要這個,只好要那個。如果兩個都不喜歡,只好打光棍一放棄公民權。何況這兩個黨,往往是換湯不換藥,隨你選哪個,唱的還是那出戲。于是,這種民主,不過是粉飾門面,不過是欺騙。何況,芸芸眾生喜歡一種有秩序的生活,一個強有力的權威的存在,足以保障這種秩序。據說,甦聯人懷念斯大林,就是出于這種感情。 再說,所以主張把民主放在科學前面,是因為唯有民主才能發展科學研究,才不致扼殺科學。但是僅僅著眼于這一方面的話,前面兩種民主,亦即民主集中制,至少能夠部分地做到這一點。比如說,我們的原子彈和衛星上天,分明是在民主集中制下搞出來的。甦聯的軍事科學,不對,是武器科學,還有許多其他各門科學,50年來發展得也很好。如果說,科學研究在這種制度下多少受到阻礙的話,那是人文科學和哲學。因為這個領域,正是權威保留獨佔的判斷權的領域。但是,權威,為了“集中起來”有可集中的意見的源泉,有時候也可以開門,不過門總不是敞開的,充其量也不過是半開門而已。 我不贊成半開門,我主張完全的民主。因為科學精神要求這種民主。 我所說的科學精神,不是指哪一門具體的科學上的成就,而是︰(1)承認人對于自然、人類、社會的認識永無止境。(2)每一個時代的人,都在人類知識的寶庫中添加一點東西。(3)這些知識,沒有尊卑貴賤之分。研究化糞池的人和研究國際關系、軍事戰略的人具有同等的價值,具有同樣的崇高性,清潔工人和科學家、將軍也一樣。(4)每一門知識的每一個進步,都是由小而大,由片面到全面的過程。前一時期的不完備的知識A,被後一時期較完備的知識B所代替,第三個時期的更完備的知識,可以是從人的根子發展起來的。所以正確與錯誤的區分,永遠不過是相對的。(5)每一門類的知識技術,在每一個時代都有一種統治的權威性的學說或工藝制度;但大家必須無條件地承認,唯有違反或超過這種權威的探索和研究,才能保證繼續進步。所以,權威是不可以沒有的,權威主義則必須打倒。這一點,在哪一個領域都不例外。 說穿了,這些不過是學術自由、思想自由的老生常談而已。但是,學術自由和思想自由是民主的基礎,而不是依賴于民主才能存在的東西。因為,說到底,民主不過是方法,根本的前提是進步。唯有看到權威主義會扼殺進步,權威主義是和科學精神水火不相容的,民主才是必須采用的方法。 也許可以反駁,這麼說,還可以歸結為民主是科學的前提。這種反駁當然還是有力量的,因為上面的論證,看起來是一種循環論證,你把民主當作前提也可以,把所謂科學精神當作前提也可以。不過我想,把民主當作前提,不免有一種危險︰人家可以把民主集中制說成民主,也可以恩賜給你一些“民主”,卻保留權威主義的實質。相反,把科學精神當作前提,就可以把“集中起來”的神話打破。你說“集中起來”這個集中,分明帶有(1)集中、(2)歸納這兩個因素。你主張你“集中起來”的是群眾中正確的意見,你就是主張你歸納所得的結論是百分之百正確的。可是你的歸納,絕不比別人的歸納更具有神聖的性質,你能保證你沒有歸納錯了?何況,這種歸納,實際上往往不過是“真主意、假商量”而已。這麼看來,唯有科學精神才足以保證人類的進步,也唯有科學精神才足以打破權威主義和權威主義下面的恩賜的民主。 二、哲學上的多元主義 其實,所謂科學精神,不過是哲學上的多元主義的另一種說法而已。 哲學上的多元主義,就是否認絕對真理的存在,否認有什麼事物第一原因和宇宙、人類的什麼終極目的。世界就是這麼個世界,這個世界的主人是人類。不設想人類作為主人,這個世界就無須認識。人類認識世界,就是為了改進人類的處境。人類從什麼狀況進到現在這樣的境界,正在由多門科學加以研究,這也是人類不斷在擴大認識的領域之一。但是,說人類是萬物之靈,說人是由上帝創造出來的,說人類的終極目的是建立一個地上的天國等等,那都是早期人類的認識,已經由現在更進步的認識所代替了。現在,人們所認識的是︰人,通過世世代代的努力,一點一滴的積累,他的處境改善了,還要改善下去,改善的程度,是沒有止境的一一因為歷史上許多偉大人物曾經設想過人類改善的目標,確實有許多已被超過了(舉一個小小的例子,恩格斯把有暖氣設備的房子,看做社會主義的目標,這分明已被超過了)。所以,一切第一原因、終極目的設想,都應該排除掉。而第一原因和終極目的,則恰好是哲學上一元主義和政治上的權威主義的根據。 代替的應是哲學上的多元主義。事實上,所有的唯心主義、唯物主義、唯理主義、經驗主義,所有一切宗教,所有一切人類思想,都曾經標志著人類或一部分人類所曾處過的階段,都對人類進到目前的狀況作出過積極的貢獻。最有害的思想也推動過思想斗爭,而沒有思想斗爭,分明就沒有進步。 也許主張人類進步也是一種哲學上的一元主義。列寧反對相對主義就是這樣論證的︰相對成了主義,就是一種絕對化的主張。當然不能禁止這種反駁。不過,主張人類進步,主張人類進步而主張科學精神和多元主義,總和主張什麼終極目的而堅持一元主義一權威主義是不一樣的。如果你說我也是一元主義,那也不妨承認,我的一元主義是多元主義的一元主義。哲學上的多元主義,要貫徹到一切科學研究和價值判斷中去。這是打破孔子的尊卑貴賤的倫常禮教的最有力的武器。唯有如此,國家元首才真正不過是一種服務,是公僕,而不是皇帝。哲學上的多元主義,貫徹到政治上也是多元主義。那就是,可以有各種政治主張的存在,有政治批評一一來自各種立場的政治批評。這當然不是說,沒有當時大家承認的一種政治制度,例如我們的社會主義制度。不過這種制度無論何時(哪怕比現在完善得多)也不是絕對完善到無可再改善的。要改善,就要有批評。所以它也是多元主義的。 至于政府的形式,看起來不能做到大家當家作主,那是沒有關系的。因為人類社會發展到現在,高度分工勢不可免一一消滅分工,100多年的歷史證明那是空想。會有“政治家”,他和工程師和清潔工人一樣是一種服務,而不是什麼“時代的智慧、榮譽和良心”,更不是皇帝。 而且,在經濟高度發展的狀況下,職務的差別,表現在收入和特權上的差別將愈來愈小。西方資本主義國家正在這樣進展(你听起來似乎是神話,然而這是事實)。那里的經濟學,確實還有毛澤東思想的反響一一他們在研討一種有別于家裔的不平等(公爵時代,資本家的遺產,都造成家裔上的不平等)的功勛的不平等如何縮小的問題。不過,這里還適用馬克思的命題,需要物質上的極大豐富才行。 事實上,私有財產權在全世界的知識界都是遭到鄙棄的。不幸,保存私有財產權的西方,工人生活得比甦聯要好些。所以,十月革命在全世界的回響十分震動人心,而1945年以後,連陶里亞蒂也寧願走結構改革的道路了。陶里亞蒂是對的。如果他選擇捷克斯洛伐克的道路,意大利的工人會埋怨他的。不過,在西方,私有財產權的地位現在也並不穩固,至少它在日益削弱。
后记
跋:非如此不可?非如此不可    柴静    1952年,37岁的顾准被撤去上海市财政局长职务。    关于这次撤职,没有档案材料,只有一份当年2月29日新华社电讯稿的几句话:“顾准一贯存在严重的个人英雄主义,自以为是,目无组织……屡经教育,毫无改进,决定予以撤职处分。”    人人穿黄布军装的年代,一个穿背带裤,玳瑁眼镜,在跟弟弟的通信中常常用“睥睨”二字的人,得到这个评语不奇怪。    他不是出身望族,12岁在上海会计师事务所当学徒养活一大家子人,15岁已经写出中国会计业的最早教材之一,大家都承认,“整个大华东地区找不出他这样有才干的人”。    但是这个人“不服用”。中财部曾有意调他,但他坚持留在上海“一入阁只是盆景,长不成乔木了”。不光不去,他还不同意上级“民主评议”的运动式征税的方法,认为应该按法律规定的税率来征,不光不同意,还连续写文章来论证谁对谁错。    他被撤后曾有人为他申辩,一位领导说“顾准不听话,不给他饭吃”。    撤职当天,他一句话不说在办公室坐了一个晚上,他的秘书陪着他坐了整整一个通宵,没有暖气,脚都冻痛了……天亮之后,他“使劲推开了门,走了出去”。    一个人在盛年时由狂热汲于严寒,是什么心情?    有相似际遇的同时代学者曾写过:“我觉得我的精神暂时是破裂了。举一个例子,我现在绝对不能听我所深爱的音乐,因为它会引起我无可忍受的混乱的反应,我觉得,贝多芬的慷慨悲歌,莫扎特的无邪的遐思,现在对我都是不相干的。一个人在能够喜悦或者能够悲哀以前,首先必须自以为是正直的,是诚实的,然而我却不能。”    撤职没有具体原因,顾准连检查都不知道该怎么写,他想写民主评议的事,被人叮嘱“不要写这个”,他连批判他的会议都没权参加,市委简报上的顾准检查,是由他的继任代写的。    不听话、不服用的结果,是被剥夺参与这个世界的权利。    那段时间里他“别无一事……夜不能成寐,卧听马路上车声杂沓,渐渐沉寂,到又有少数人声的车辆开动的声音时,也就是天色欲晓了。”    但他没有同时代学者曾自我怀疑,当然有激愤和悲挫,但从他的日记来看,从来没有过灵魂深处的破裂,他的独立性保持终身。    他只是要求复查撤职事,被驳回,答复是六个字——“此事已经解决”。    ……    九    他在三里河的中科院大楼里工作过,我才知道他离我住的地方这么近,不过现在那里看门的人根本不知道顾准是谁,住过哪间房子了。他的骨灰有一半就撒在我家附近的河里,因为暮年时,他常常在这条河边上漫步,他那时仍然穿着背带裤,一直戴着一顶从旧帽子上拆下来的白布衬里,没人知道为什么,也没人间过,我猜他也许是为妻子服丧。不知道在这条河的边上,在他的头脑暂时歇息的时候,暮色四合中,他一个人走回去的时候,是怎么样的无望和悲怆?    很多次从电脑前直起身,看到窗外那条河的方向,我都想起顾准——如果他有一个还算平静的时代,有一张书桌,他将能创造出什么?    知道了他的存在,人就没有权力狂妄,也没有权力虚无。他早就说过,历史让人不可能发牢骚。    但知道了他的存在,就像王元化说的,你也再不可能平静,“许多问题一经作者提出,你就再也无法摆脱掉。它们促使你思考,促使你去反省并检验由于习惯惰性一直扎根在你头脑深处的既定看法”。    我受益于他最深的,是他对人类永恒进步的信仰,去世前,他留给吴敬琏的话是“待机守时”——“总有一天要发生变化,发生变化时要拿得出东西”。    改革开放后,当吴敬琏成为中国市场经济改革的先驱后,他说:“顾准改变了我的全部人生。”    在顾去世十年后,他的儿女们有机会看到了由他的日记和通信整理成的书稿。“人生只有一个父亲,我们对这样一个父亲做了些什么呢?”顾准的大女儿写道:“为什么我们都有强烈的爱国心,都愿意献身于比个人家庭大得多的目标而长期视为殊途?……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所接受和奉行的一套准则,为什么容不进新鲜的,可能是更为科学的内容?究竟哪一部分需要审查,更新,以避免以后对亲人以至社会再做蠢事?”    我们也是顾准的后代,能够正视这些问题,才能无愧于顾准,才能说几十年来,时代的确是在进步的,两岸猿声空啼而已。    顾准反对将任何人神化,他的思想也并非完美,但是将来的时代评价一个人,不会简单地基于得失功过。    遇罗克说过,“所谓的不朽,就是在后代的心中引起共鸣。”
媒体关注与评论
学识渊博、言辞犀利只是顾准的外部特征,作为思想家,顾准的内在特征是对中国和世界历史中的一系列重大问题提出自己的独到见解,言人所未言。    顾准改变了我的全部人生。    ——吴敬琏    有人说,自进入二十世纪下半期以后,中国就再也产生不出独创的、批判的思想家了。这话并不尽然,我们有顾准。    ——李慎之    顾准则无可置疑的“就是”思想家。    ——易中天    顾准的思想遗产是一座富矿……所有关怀中国社会和文化发展的中国人,“你无法不面对顾准”!    ——袁伟时    黑暗如磐,(顾准)一灯如豆,在思想隧道中孤苦掘进。    ——朱学勤    许多问题一经作者提出,你就再也无法摆脱掉。它们促使你思考,促使你去反省并检验由于习惯惰性一直扎根在你头脑深处的既定看法。——王元化    那是一个会把人席卷而去的时代,他怎么能在风暴中趴在地上紧紧扣住这两颗石子,而不被吹走,甚至连气息都不沾染?顾准后来说过,这一年的生活让他养成“读史”的习惯。这种习惯的好处就是“样样东西都要自己学着去判断”。    ——柴静
编辑推荐
《與大師一起讀歷史:從理想主義到經驗主義》由吳敬璉、孫冶方、朱學勤、林賢治、柴靜、易中天、袁偉時、徐友漁、丁東等一致贊譽!中國三代知識分子的精神偶像!中國提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第一人顧準!從建國到十年動亂結束中國大陸唯一一個思想家,《與大師一起讀歷史:從理想主義到經驗主義》簡體單行本首次推出!全書筆鋒犀利,激蕩人心,作者在“冷冰冰的解剖刀”後面,可以感到炙人的滿腔熱情,而這一切記錄著他“一步一步從地獄中淌過來”的足跡。
名人推荐
学识渊博、言辞犀利只是顾准的外部特征,作为思想家,顾准的内在特征是对中国和世界历史中的一系列重大问题提出自己的独到见解,言人所未言。顾准改变了我的全部人生。——吴敬琏有人说,自进入二十世纪下半期以后,中国就再也产生不出独创的、批判的思想家了。这话并不尽然,我们有顾准。——李慎之顾准则无可置疑的“就是”思想家。——易中天顾准的思想遗产是一座富矿……所有关怀中国社会和文化发展的中国人,“你无法不面对顾准”!——袁伟时黑暗如磐,(顾准)一灯如豆,在思想隧道中孤苦掘进。——朱学勤许多问题一经作者提出,你就再也无法摆脱掉。它们促使你思考,促使你去反省并检验由于习惯惰性一直扎根在你头脑深处的既定看法。——王元化那是一个会把人席卷而去的时代,他怎么能在风暴中趴在地上紧紧扣住这两颗石子,而不被吹走,甚至连气息都不沾染?顾准后来说过,这一年的生活让他养成“读史”的习惯。这种习惯的好处就是“样样东西都要自己学着去判断”。——柴静
PDF格式资源下载

 

 


 
社會科學 PDF/TXT下载|社科圖書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