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社會科學總論 > 劉再復對話集

劉再復對話集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1-1
出版时间:人民日報
作者:劉再復|主編:葉鴻基
页数:324
字数:240000
书名:劉再復對話集
封面图片
劉再復對話集
前言
今年7月间,人民日报出版社编辑陈志明先生通过“再复迷”网站向刘再复先生约稿,希望能出再复先生作品系列,第一步先推出“对话集”和“讲演集”。我把这一信息传达给刘再复先生。他很感谢出版社,但又觉得困难,因为他正在埋头写作《双典批判——对〈水浒传〉与〈三国演义〉的文化批判》和定稿《李泽厚美学概论》(2006年在台湾东海大学的讲座),无法分心于其他。我虽不忍打破他的“面壁”沉浸状态,但又觉得放弃这一“工程”有点可惜(我曾执教机电工程专业,喜欢用“工程”一词),便提出一个建议,说:“我们可讨论出一些篇目,然后在‘再复迷’网站数据库中下载有关文稿,先建构出两部集子的框架,最后再由您调整审稿”。他欣然同意我的建议,只提出一个要求,就是编辑“只作选择,不可删改”。有些篇目发表在十几年前(如与李泽厚的对话),甚至二十年前(如在巴黎和斯德哥尔摩的演讲),但为了见证真实的认知历程,他自己也不作改动,以便让日后的历史去评说。议定后他让我作为两书的编者,开始工作,先拟出两部书稿的目录。一旦着手,才发觉这项工作并非易事。刘再复先生在20世纪80年代于文学评论界就“独领风骚”,访谈次数不下30次,仅《人民日报》社的李辉先生就作过两次访问,一次是在1988年刘再复先生作为第一个被特别邀请的中国学者、作家参加了瑞典诺贝尔奖颁奖仪式归来之后(访谈录发表于《人民日报》上);一次是1989年初刘再复先生即将赴美国五所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哈佛大学、芝加哥大学、斯坦福大学、加州圣地亚哥大学)之前。后者题为“个人、文学、当代中国的答问”(发表于《当代作家评论》1989年第3期,篇幅长达两、三万字)。出国后20年中,他周游列国(到过30个国家和地区),于欧、美、亚三大洲中的三四十所大学访问演讲过,有些访谈与演讲已见诸报刊,有的被他自己整理成论文,有的则只录了音而未整理成文字。总之是论题数以百计,内容极为丰富,实在难以全面把握。面对这一困难,幸而见到2007年香港明报出版社编辑的“海外访谈录”:《思想者十八题》。这部453页的书,收录了刘再复先生在美国、法国、日本、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台湾等处的一些访谈,给我提供了重要线索。但是,这一方面给我方便,一方面又给我困难,因为我不能照搬此书,只能另找新篇。再复先生也说,《思想者十八题》已交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最好不要重复,只能在不得已时移植若干篇。就在这样的前提与条件下,经过一番搜索,我拟定了两书入选篇目,然后传递给刘再复先生审定,他最后做了些“微调”,并给书分别命了名,对话集为“感悟中国,感悟我的人间”;讲演集为“回归古典,回归我的六经”。通过这项工作,我阅读了刘再复先生在海外大量访谈录、讲演录,真感到刘再复先生海外的20年里生命充满活力,思想充满活力,语言充满活力。他多次引用美国大散文家爱默生的一句话:唯一有价值的是拥有有活力的灵魂。刘再复先生追求和努力实现的也是充满活力的精神创造价值。我在阅读中享受到他从海外扑面而来的活泼的思想,广阔的学识,充分个人化的声音。我自己一辈子从事科学技术工作,埋头于“工具理性”之中,这几年通过对刘再复先生的阅读(此次又作访谈的专项阅读),真受了“价值理性”的洗礼,即向真向善向美的诗意思索的洗礼。叶鸿基2009年8月20日于福建泉州
内容概要
《感悟中國感悟我的人間(劉再復對話集)》由兩部分構成︰一部分是報刊采訪錄,一部分是和友人、親人談話錄。劉再復的精神價值創作整體,追求學問、思想、文采三者的統一和諧。而訪談錄表達的主要是思想。無論是自述還是對話,呈現的都是關于文學、關于文化、關于中國、關于世界、關于人生的真見解。談論與講述中揚棄曲說高調,揚棄概念遮蔽,揚棄學術姿態,直扦胸臆。在《感悟中國感悟我的人間(劉再復對話集)》中,听者和讀者不僅可以獲得新鮮的思想,而且可以感受到率真的心聲,既可得“知”之快樂,又可得“誠”之溫馨,尤其是和友人李澤厚及女兒劉劍梅的對話,更可以听聞思想與情感兼有的稀少之聲,明白到人間來一回應該要什麼,不應當要什麼。生在中國和地球之上,應如何獲得詩意的棲居。
作者简介
劉再復
1941年生于福建。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所長、學術委員會主任、研究員,《文學評論》主編,中國作家協會理事。1989年出國後在芝加哥大學、斯德哥爾摩大學、卑詩大學、科羅拉多大學擔任客座教授和訪問學者。
刘再复既从事学术研究,又从事文学创作。他的文学理论著作《性格组合论》是1986年十大畅销书,曾获“金锁匙”奖。《论文学主体性》等论文,曾引起全国性的大讨论,改变了中国文学理论的基础模式。学术著作有《鲁迅美学思想论稿》、《鲁迅传》、《文学的反思》、《论中国文学》、《传统与中国人》、《放逐精神》以及与李泽厚先生合著的长篇学术对话录《回望20世纪中国》;文集有《读沧海》、《太阳·土地·人》、《人间·慈母·爱》、《洁白的灯心草》、《寻找的悲歌》、《人论二十五种》和《漂流手记》(九卷本)等。
书籍目录
編者前言
第一輯 文學自性和寫作自述
文學自性與生存本義
——答美国弗罗里达新人文大学助理教授朱爱君博士问(2008)
漫游者和甦格拉底寓言
——香港浸会大学林幸谦教授专访录(2008)
東方吉普賽式的漫游者
人生最快樂的時期
文革經驗的省思
從甦格拉底的寓言到基督的神性
“我是自己的他者”
第二輯 我和《紅樓四書》
《紅樓夢》是他的祖國與故鄉
——《亚洲周刊》江迅专访录(2010)
《紅樓》助我開生面
——刘再复谈“红楼四书”的写作(2010)
搜索《紅樓夢》的精神空間
——《亚洲周刊》江迅专访录(2006)
悟《紅樓夢》,悟人間事
——答香港电台节目主持人江素惠问(2006)
輕重位置與敘事藝術
——与李欧梵对谈录(1994)
《紅樓夢》閱讀法門
——与刘剑梅谈《红楼梦》(2007)
學與悟的分野
心靈悟證與身世考證
悟證抵達深淵
悟證與知識考古學
東西方兩大文化景觀
——与刘剑梅谈《红楼梦》(2007)
寶玉與基督
拯救與自救
返回苦難與超越苦難
寶玉、阿廖沙、梅什金
“紅樓”真俗二諦的互補結構
——关于《红楼梦》的最新对话(20lO)
關于賈寶玉的“神性”
悟“空”何以產生力量
真俗二諦的中道互補結構
關于高鶚續書的評價
第三輯 我和八十年代
論八十年代
——答广州《新周刊》杂志董薇问(2005)
回望八十年代
——刘再复教授访谈录(2010)
歷史的細節
重估“八十年代”
“告別革命”與當下中國現狀
第四輯 人文思索
尋回中國貴族精神的軌跡
——《亚洲周刊》江迅、马楠专访录(2008)
關于文學與思想的答問
——刘再复采访录(2010)
康有為評說
——刘再复、李泽厚对谈之一(1996)
孫中山評說
——刘再复、李泽厚对谈之二(1996)
關于人文教育
——刘再复、李泽厚对谈之三(2002)
關于民族主義
——刘再复、李泽厚对谈之四(1996)
論情愛的多元
——刘再复、李泽厚对谈之五(1996)
關于存在的“最後家園”
——刘再复、李泽厚的对谈之六(2006)
老莊哲學與海德格爾的根本區別
——刘再复、李泽厚的对谈之七(2006)
第五輯 與女兒感悟人問
論大器存于海底
——刘再复、刘剑梅书信对话之一
論享受黎明
——刘再复、刘剑梅书信对话之二
論人性與佛性
——刘再复、刘剑梅书信对话之三
論智者大忌
——刘再复、刘剑梅书信对话之四
論生命狀態決定一切
——刘再复、刘剑梅书信对话之五
論靈魂的根柢
——刘再复、刘剑梅书信对话之六
論快樂的巔峰
——刘再复、刘剑梅书信对话之七
論羅素的三激情
——刘再复、刘剑梅书信对话之八
論多次再生
——刘再复、刘剑梅书信对话之九
論貴族子弟的平常心
——刘再复、刘剑梅书信对话之十
論慧根與善根
——刘再复、刘剑梅书信对话之十一
論思想的韌性
——刘再复、刘剑梅书信对话之十二
論天下襟懷
——刘再复、刘剑梅书信对话之十三
第六輯 回家
用心靈悟證中國文化
——《南方都市报》记者李怀宇专访录(2008)
又見故國、故都與故人
——《凤凰周刊》记者吴婷访谈录(2008)
治國大思路是對的
思想與寫作是為了自救
告別激進主義
我最關心教育
——答《凤凰周刊》吴婷小姐问(2009)
作者自跋
附錄 劉再復著作出版圖表
章节摘录
版权页:文学自性与生存本义——答美国弗罗里达新人文大学助理教授朱爱君博士问(2008)□访问者  朱爱军朱爱君:你去国19年,最近回到北京,受到很多关注。但是,由于时空之隔,有些年轻学子对你在海外的生活与著述不够了解,你能否简单地自我描述一下?刘再复:很难自我描述。不过,可以说的是,和19年前在国内一样,还是两种角色,一是思想者,二是文学作者。我的本色是文学批评、文学研究者,又是散文写作者,这个“本”我始终不放,因此在海外仍然不断阅读古今中外文学作品。近几年返回古典,写作“红楼四书”(《红楼梦悟》、《共悟红楼》、《红楼人三十种解读》、《红楼哲学笔记》)也是其中一项。我和林岗教授合著的《罪与文学》及我独自完成的《放逐诸神》、《现代文学诸子论》等文学论文集,都是文学角色范围。此外,因为在海外太孤独,为了活下去(生命需求),我还不断写作散文,除了《人论二十五种》外,还出版了《漂流九卷》,包括《漂流手记》、《远游岁月》、《西寻故乡》、《独语天涯》、《漫步高原》、《共悟人间》(与剑梅合著的“父女两地书”)、《阅读美国》、《沧桑百感》、《面壁沉思录》等。最近香港明报出版社和新加坡青年书局聘请20名文学批评者选择当代50位华语作家,出其选本,我被选中的就是《漂流九卷》,林岗已编好了选本和写好了导读,并把选本命名为《漂泊传》,年内即将出版。文学之外,我还喜欢“思想”,自称“思想者”,最近出版了一本书叫做《思想者十八题》,有余英时先生所作的精彩的长达八千字的序文,还有和李泽厚先生合著的《回望20世纪中国》,以及我独自完成的《告别语言暴力》等文章都属于“思想者”角色的范围。我追求的是学问、思想、文采三者的统一,即史、诗、识三者的统一,但常常力不从心。朱爱君:从学术的层面上说,你在近20年中,思考探索的主题是什么?能否用比较概括的语言说明一下?刘再复:简单地说,主题有两个:一是人生本义;二是文学本义。我对《红楼梦》的感悟和思考,就是对这两义的把握。“浮生着甚苦奔忙?”这是《红楼梦》对人生本义的叩问,也是我的人文叩问的主题。《红楼梦》展示两种人生状态,第一种是平常栖居状态,第二种是诗意栖居状态。后者是对前者的“跳出”与超越。该如何对待第一状态和如何实现超越而进入第二状态?这是我叩问的主题。朱爱君:你思考人生本义,是思考你本人在社会人生中的本义,还是开掘文学作品中的本义?刘再复:两者都有,前者是生命,后者是学问,两者可以打通连接起来思考。首先,我自己作为个体生命,要问,降生到地球,来到人间一回,到底要什么?这是《红楼梦》的问题,也是每一个人必须面对的问题,当然更是一个学人需要明了的问题。是要当官吗?是要功名吗?是要发财吗?当然不是。卡夫卡的父亲要卡夫卡去当官发财,这是世俗社会提供的出路,但卡夫卡对于世俗社会展示的出路进行挑战,这种挑战便是作家的人生本义,也是文学本义。如果他屈服于世俗的压力,就没有今天的卡夫卡。20世纪初期,一个欧洲的讲德语的小职员创造了文学的奇迹,这是为什么?这就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要什么,要追求什么和放下什么。清高的学者大约会否定当官发财,但另一个问题可能就不敢否定了。即:要当“救世主”吗?要当“大众的代言人”吗?我曾经想要,但后来明白了。一个思想者、写作者最重要的是充分个人化的讲述,他只发出个人的真实的声音,不代表任何群体说话。一旦想当“大众代言人”,反而会当上大众的傀儡;一旦想当“救世主”,反而不知自救,难以“自知其无知”。而自知其无知,是苏格拉底提出的人类哲学第一命题,是最重要的人生本义。因此,有人可以要“救世主”等角色,但我不能要。一旦要这些“光荣角色”,就失去个人面目,失去思想自由。我批评《水浒传》的“造反有理”,其中批评的一点是以为造反“天经地义”,一造反就政治正确,就是替天行道。但在正确的大旗号、大概念(道德法庭)之下却丧失了人性最基本的东西,也丧失个人的声音。所谓“大义灭亲”,所谓“无所畏惧”(失去任何敬畏和礼仪)都来自“造反有理”这个前提。朱爱君:那么,你所讲的文学本义,是不是指你提出的“文学主体性”命题?刘再复:可以说,从“论文学主体性”开始,我就为文学回归文学本义而努力。如果说,人生本义叩问的是“人到地球上来要什么”的问题,那么,文学本义的问题则是“文学是什么?”的问题,也就是文学的“自性”是什么?自性这个概念原是禅宗慧能思想的核心,他讲自性、自佛、自救,我即佛,佛就在自身清净的本性之中。他以悟取代佛,以觉取代神,使佛教变成无神论,在哲学上很彻底。我到海外后用“自性”代替“主体性”,打破主客二分,融化在场与不在场,更彻底地把握文学的本义。
媒体关注与评论
文学应见证时代,见证历史,但文学更应当超越时代,超越历史。文学可注重时代性,但更应注重时间性。时间之维没有边界,它突破时代之维的限定。文学如宗教,更注重感性生命。重感悟、重想象而扬弃实证,正是整个文学的基本前提。为什么人类掌握自然科学、人文科学之外还需要文学?就因为文学只靠直觉,无需实证。大众往往是扼杀天才的共谋。思想者不能总是迎合大众,也不能幻想得到大众的支持和认同,而应当保持自己的独立状态。多数人不理解不要紧,要紧的是自己真正沉浸下去,深入下去,抵达前人思想尚未抵达的地方。  ——刘再复
编辑推荐
《劉再復對話集:感悟中國感悟我的人間》︰零距離探尋一代學人豐富多彩的內心世界,面對面感受文化大家雍容大度的學者風範。
PDF格式资源下载

 

 


 
社會科學 PDF/TXT下载|社科圖書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