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社會生活與社會問題 > 下崗職工調查

下崗職工調查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1
出版时间:黑龍江人民出版社
作者:王國林
页数:375
书名:下崗職工調查
封面图片
下崗職工調查
前言
  我們的時代風起雲涌,社會運動你方唱罷我登場,文革的雷聲劃過長空,土地承包制落下帷幕,企業改制接踵而至,下崗人在我們身邊來去匆匆。  改制為情勢所逼,在拉美,1974年智利啟動私有化,1989年墨西哥、阿根廷再度發動,波及鄰國。在英國,70年代末掀起私有化浪潮,擺脫“英國病”,創造“英國奇跡”,席卷發達國家。在東歐,1990年匈牙利、波蘭私有化啟航,捷克緊隨其後,1997年波、捷兩國畫上句號。在俄羅斯,1992年私有化,1997年告一段落。潮起潮落,1997年我國推行改制,已是潮落時節。  效率是改制的取向,股份合作制卻產生新的大鍋飯,股權集中取而代之,職工被動退股下崗。國外實踐在先,股權偏向集中,股份合作制背離經典模式。它的精髓為勞動與資本結合,應有股權激勵相配,確保員工持股計劃的實施,與國際先進性保持同步,壯大中產階級隊伍。  產權變革,自上而下推進,限期完成,又一次大躍進式的運動,依據僅為紅頭文件。人人入股到股權集中相隔一年,一紙文件取代另一紙文件,隨意性太大。文件透明度低,養在深閨人未識,當事人失卻政策護航,憑感覺行動。波蘭和匈牙利私有化法律在先,改制在後,遵循游戲規則。巴西每臨重大改革措施,議會反復醞釀,最終以法律形式確定,得到上下的支持。
内容概要
  《下崗職工調查》主要內容包括︰工業部門的兼並版本、工業部門的廢存軌跡、輕部門的解體變數、糧農部門的裁汰程式、輕部門的殼牌效應、商業部門的股權定位、供銷部門的股權分合等。以沿海地區1個縣為樣本,調查74家企業,涵蓋工商農等7個部門,深度訪談900多位職工,匯成1部口述史,展示改制全貌,折射下崗人生。改制孵化市場經濟,全社會享受發展成果,下崗人支出巨大成本,應記取他們,補償他們。
作者简介
  王國林,浙江臨安人,1956年出生,就讀杭州大學古典文獻專業,獲文學碩士學位。執教9年,考古4年.編輯6年,目前在浙江林學院人文學院任教,職稱為社會學教授。主要功力用于口述史,專著如下︰  《東南抗戰前哨》,中央文獻出版社,2001年。  《浙西戰時施政》。中央文獻出版社,2001年。  《轟炸東京︰中國救助美國飛行員記實》,新華出版社,2002年。  《失地農民調查》,新華出版社,2006年。
书籍目录
前言第一章 工業部門的兼並版本一、冶煉廠不能復活的回歸二、印務廠喪失本位的合資三、織造廠見首不見尾的一團兩制四、機械廠留于紙上的引資第二章 工業部門的廢存軌跡一、水泥廠的生死換位二、無線電廠的遷移過勞癥三、白泥礦雙重力量的擠壓四、電器廠的無病休克五、白泥廠二次改制的否定式六、制劑廠巨額改制的職工視角七、制閘廠股份合作的孤本第三章 二輕部門的殼牌效應一、農具廠的連環套餐二、化工廠兩代殼的傳承三、織衣廠的鐵公雞業態四、鈑金廠長壽的弱者第四章 二輕部門的解體變數一、制閘二廠一年生的私有化二、節能燈廠“兵變”式的終結三、消聲器廠時序的倒置四、門件廠掙不脫的休止符第五章 糧農部門的裁汰程式一、食料公司站在市場對面的劃撥二、面機廠的地理紅利三、糧管所的瘦身驗方四、稻種場捆綁式的沉沒五、蠶種場接管的鈍性六、農機公司的“進貢”性失血第六章 商業部門的股權定位一、貿易大樓迷失底色的裝潢病二、服務公司時點上的勝算三、百貨商行的加減法四、大廣場的財富效應五、家電公司暗渡陳倉的棋局六、肉類公司股權的旁落七、糕餅廠的擠出機制第七章 供銷部門的股權分合一、中心大廈制衡權的淪喪二、金地商埠局外人的盛宴三、方家商廈外來和尚的天堂四、飲品廠的變臉術五、揚雲商場的定向讓渡六、周邊分社的散戶格局第八章 其他部門的應時演繹一、物資部門花開花落的王國二、交通部門辭鋒的單向性三、文化部門起點的回歸四、修配廠的股東籌碼五、橡膠廠的房地產結束語續言一、改制形式的診斷報告二、國有資產流失的另類觀察三、“下崗潮”的反思
章节摘录
  中後員工分攤的資產變為逐利者的目標。其他形式的改制,也因重資產而走員工。社會保障的缺位,是下崗的又一誘因;用工制度的矯枉過正,將勞動者推入底谷,職位失去安全。  回顧股份合作制推開階段,職工反映政府派出的改制小組明言資產低評,分解到職工的股份上,讓當事人獲利。人人持股鑄成新的大鍋飯,影響效率,倉卒進入二次改制,有的企業在第1次改制的中途跨入二次改制,股權快速向管理者集中,原有的平衡被打破,員工變得無足輕重。經營者看中員工股份分攤到的資產,逼迫他們離去,退出股權,獨攬改制留下的利益。  城市化的連鎖政策為“退二進三”,要求城區的第二產業讓位于第三產業,工廠變為房地產,二次改制後工人失去話語權,被迫走向下崗的道路,城市化的成果由這批經營者單獨享受。  企業兼並也資產低評,讓利于企業,無可厚非。西方國家私有化發生過更激進的行為,英國撒切爾首相有贈送公司之舉,它們的企業處于正常運行中尚且如此,何況我國的被兼並企業陷入困境,有必要扶持。兼並的目的在于激活企業,職工在位,不至于沖擊社會的穩定。事實並非如此,兼並者愈強,被兼並者愈弱,職工寄人籬下,在各種理由下離廠而去。  改局的地方政策規定原有的合同有效,管理者宣布到期失去效力,解雇自然合法化。縣下文“從穩定職工隊伍考慮,力求多安置,盡可能少減員,不裁員,企業職工原則上應隨企業資產一並轉移。”職工責問資產的低評,管理者回復是要帶職工。低評的初衷之一是要保留職工,也正是低評成為管理者逐利的目標,職工下崗的關鍵,完全出乎設計者的意料。我國的地方改制采用波蘭模式,內部人受讓國有和集體資產,波蘭股權分散到集中在漸進中演變,1990年私有化,到1996年職工持股仍佔76%。中後期出現外部人收購,新的所有者必須承諾保證就業機會。
PDF格式资源下载

 

 


 
社會科學 PDF/TXT下载|社科圖書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