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文化人類學 > 梭戛日記

梭戛日記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5
出版时间:學苑出版社
作者:方李莉
页数:311
书名:梭戛日記
封面图片
梭戛日記
内容概要
“西部人文資源研究叢書”,是由國家重點課題“西部人文資源的保護、開發和利用”課題組完成的。課題始于國家提出西部大開發的第二年,由費孝通先生提出,中國藝術研究院具體牽頭執行,並聯合清華大學、北京大學以及西部地區各院校的許多學者共同參與。有關“人文資源”的概念,是費孝通先生在課題立項時提出來的。他指出︰“人文資源是人類從最早的文明開始一點一點地積累、不斷地延續和建造起來的。它是人類的歷史、人類的文化、人類的藝術,是我們老祖宗留給我們的財富。人文資源雖然包括很廣,但概括起來可以這麼說︰人類通過文化的創造,留下來的、可以供人類繼續發展的文化基礎,就叫人文資源。”也就是說,人文資源是人類的文化積累和文化創造,它不是今天才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而是自古就有的。但將其作為資源來認識,卻是今天才有的。資源並非完全客觀的存在,當某種存在物沒有同一定社會活動目標聯系在一起的時候,它是遠離人類活動的自在之物,並非我們所論述的資源。也就是說,如果人類一代一代流傳下來的文化遺產,只是靜態地存在于我們的生活中,甚至博物館里,與我們的現實生活沒有聯系時,其只能稱為遺產,不能稱為資源,只有當它們與我們的現實生活和社會活動及社會的發展目標聯系在一起後,才能被稱為資源。
作者简介
方李莉,1996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获博士学位。同年被录取到北京大学社会学、人类学研究所做博士后,1998年出站到中国艺术研究院工作至今。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人类学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艺术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委员。兼任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会长,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科技文化教育专门委员会委员。出版有《新工艺文化论——人类造物大趋势》、  《传统与变迁——景德镇新旧民窑业田野考察》等专著近1 0部,发表有《文化生态失衡的提出》、《谁拥有文化解释的权力》、  《走向田野的艺术人类学研究》等80余篇。
书籍目录
引  子2005年夏天第一次考察  8月20日  星期日  雨    艰辛的开端  8月21日  星期一雨    寨子里的背包族    寨子里的女人们  8月22日  星期二阴转雨    寨子里最早出外打工的人    寨子里的“弥拉”熊金祥    和熊金祥一起找草药  8月23日  星期三阴    高兴寨的第一个大学生——熊光禄  8月24日  星期四雨    寨子里有过“寨老”吗?  8月25日  星期五晴    进寨子采购    王大秀的爱情  8月26日  星期六阴    寨子里打工的人    教育的振兴 ……2006年春天第二次考察后记
章节摘录
插圖︰經過了解知道,祭山是長角苗每年都要有的傳統活動,它有一套完整的約定俗成的規程。因此,每年不用人組織,大家都知道今年是輪到哪七家當值,一般是從山腳下依次數過來,七家一組,輪到山頂以後,又反過來數下去。輪到當值的七家人,在祭山的前一個月就要開始忙于準備,首先這七戶人家要分頭到各家各戶去收錢,至于每戶收多少則要根據物價而定。將錢收好後,就由這七戶人家去市場買東西,要買七只大雞,還要買酒,這個寨子大約要買五十斤酒才夠喝,剩的錢則買點豬肉。然後要去通知彌拉來掃寨。我始終不知道生態博物館資料中所寫的“鬼師”和“家師”有什麼區別,就問楊朝忠。他也說不清楚,只知道,鬼師用苗話講叫彌拉,彌拉主要是請神驅鬼。但他不知道什麼叫家師。我听說這個寨子里的家師是熊金祥,鬼師是熊玉安,于是問楊朝忠他們兩個人有什麼區別,楊朝忠說不知道,因為在寨子里的人看來他們根本就沒什麼區別,都叫做“彌拉”,只是生態博物館一定要區別出什麼家師和鬼師。他-下把我給說糊涂了于是我問︰“每年掃寨的活動是由誰來做?是熊金祥還是熊玉安?”他說︰“他們倆誰都行,誰有空誰做。”看來我們的研究還要深入進行,就連這“家師”和“鬼師”的區別都還要進一步琢磨,不能專門看生態博物館的資料,這里的人漢語並不是太通,你用博物館上的資料去套他也不懂,只能說是。楊朝忠接著說︰“在祭山的頭一天,就邀請彌拉,七只雞里面有一只雞要交給彌拉去掃寨。掃完以後,這只雞就留給鬼師,作為掃寨的報酬。“祭山和掃寨的後勤工作,主要由輪值的七家人擔當,祭山的那一天,幾戶人家要有一兩戶負責,用稻草搓成繩子,中間扎有兩個小茅草人,要用金絲茅草扎。扎多少按路口而定,隴戛寨共有五個路口,因此,要扎五份。其長度按路口的寬度而定,搓好扎好後,要將這些茅草人用草繩拴在進村的各個路口上。相傳,它能阻止一切不利之事進入寨中,使得村子里平安無事。“另外,再有一兩戶人家跟彌拉去掃寨子,後面常常跟有許多看熱鬧的孩子。在掃寨之前,每家均要一塊布裝點煤灰,就說將什麼病魔、天羅地網、口嘴、哭神等都裝在里面。掃寨時,由彌拉帶頭,他一手拿酒,一手拿一只簸箕,里面裝一些豆子。請一人用繩子拉著一只大公雞,另一人扛著一棵竹竿,竹竿的一頭花成幾瓣。扛竹竿的人邊走邊搖竹竿,竹竿發出響聲,每到一家,就要噴一口酒,朝天撒上幾顆豆子。然後說,‘我今天來到某某家,我金銀財寶都不吼,只吼鬼神快走開。’接著又說︰‘病魔出不出?’後面的人便接著叫‘出!’其又說︰‘天羅地網出不出?’‘出!’‘口嘴出不出?’‘出!’‘哭神出不出?’‘出!’就這樣,每問一句,那些跟在後面的,大人和孩子都異口同聲地叫一聲‘出’。喊完後,由主人家將首先準備好的,也就是包著什麼病魔、天羅地網、口嘴、哭神等的灰包掛在竹竿上,又到另一家去。全寨有一百多戶人家,每家都要去。“最後,待掃寨完畢,就將大公雞及系有灰包的竹竿拿來村口外,將竹竿丟掉,殺了公雞,拔幾根毛蘸些血粘在竹竿上,讓它將一切不利于村子的事都帶去。”
后记
日記寫完了,算算竟然有三十多萬字,因為我們是集體考察,有關這一族群的完整的文化記錄,我們還有一本正式的考察報告,注重的是更全面和更抽象的理論分析。我想這是兩本互為補充的人類學田野著作。考察報告側重的是有關長角苗記錄與文化各個方面的研究,日記側重的是我個人的考察過程及感受。在考察報告中我們看到的更多的是抽象的長角苗文化的本身,在日記中則有著眾多的具體的人物形象,他們都是在考察中幫助過我們並為我們提供過種種考察線索的報道人,也是我的觀察對象。是他們教會我認識這一我以前完全不熟悉的陌生文化,也是他們告訴了我許多關于當地的各種知識,沒有他們也就不會有這本日記。我雖然已離開貴州了,離開梭戛了,我甚至沒有把握自己是否還有機會去那個山里的寨子,但我在那個寨子里度過的日子,恐怕這一輩子也不會忘記,它已經融入我的血液和靈魂。那里善良淳樸的人們,我會一直懷念他們,懷念和他們結下的友誼,懷念他們給予我的種種幫助,包括他們蘸著辣椒面吃的洋芋、滾燙的臘肉火鍋、下飯的酸湯、用剁辣椒炒得香香的臘肉等等,還有他們那略帶憂傷的歌,那些在葬禮中頭上戴著長角的婦女們的哀痛,還有他們憂傷的充滿詩意的指路儀式,更有他們獨特的服飾、美麗的傳說。我一直在那里尋找著藝術發生的環境和條件,尋找著藝術和人們生活的關系。在那里,。我發現藝術是稀薄的,但又是無處不在的。有時我甚至覺得他們的生活本身就是藝術,他們所有的表述都是一種藝術的方式,本能的、感性的、形象的思維方式遠遠地超過了邏輯的、理性的、抽象的思維方式。正因為如此,在他們身上我才看到了一種更接近于自然的質樸。本來按人類學的慣例,我將書中的真實地名與人名都隱去了,但臨到正式出版時,我還是決定用真實的地名與人名,因為我希望讀者們知道我寫的是生活中的真實,其中的那些善良的、美好的人們,也需要大家去真正地認識他們,而不僅僅把他們當成是學術中的一些符號,我們應該給予他們尊嚴與地位,讓歷史永遠地記住他們。
编辑推荐
《梭戛日記:一個女人類學家在苗寨的考察》是西部人文資源研究叢書之一。
PDF格式资源下载

 

 

爬虫代理IP   代理IP   好用代理IP   推荐代理IP   百变IP  


 
社會科學 PDF/TXT下载|社科圖書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