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文化人類學 > 行旅悟道

行旅悟道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9
出版时间:北京大學出版社
作者:莊孔韶
页数:428
书名:行旅悟道
封面图片
行旅悟道
前言
  从熟悉那种以书卷研究为职志的传统中国文人生涯,到认识另一门以行旅和参与观察以悟道的学科之特征,的确是从那些知名的人类学先辈开始的。第一次和自己的导师深入云南西双版纳腹地,看到了基诺族干栏长屋,于是丈量绘图,彻夜访谈,兴奋不已。想起硕士班读书期间读过的老书、岭南大学戴裔煊写的《干栏——西南中国原始住宅的研究》,五六十年代印行的大量社会历史调查资料,还有一些英文和俄文的东南亚民族志,或多或少地都对干栏住房和家族组织的关系加以介绍。其中我对干栏长屋和家族制度的关系尤有兴趣。实习以后,我希望继续考察云南的干栏长屋,因为国外文献缺少这个地理区域的第一手记录。  一般说来,处于游耕状态的族群,较难建造大型长屋,也符合生存逻辑。实际上那里的确常见简陋竹木茅草房,便于拆迁和转移。但西双版纳所见基诺族何以擅长盖大房子?其他山地民族也是这样吗?在林耀华和黄淑娉教授的支持下,笔者多次分路线穿行云南各地做干栏长屋的专题寻访调查。那时年轻,憧憬老一辈人的学术献身精神,一直喜欢只身探访。行前仔细研读过费孝通先生和林耀华先生在大瑶山和凉山的惊险而悲情的田野记述,谁知笔者从1979年开始到1983年竟然为寻找干栏长屋,几乎走遍了云南游耕山地,涉及基诺族、拉祜族、哈尼族、德昂族(崩龙)、布朗族、景颇族、傈僳族、怒族、独龙族等十余个族群及其支系。  笔者最后的普查结果得出了“长屋”大家族干栏建筑在云南游耕山地有广泛分布的结论。其缘由在于螺旋游耕和前进游耕两种不同类别的差异所致。
内容概要
積30年田野經驗,提供中國山地游耕生態類型的人類學概括;回訪“金翼”之家,重構百年社會歷程;闖進公共衛生領域,試圖尋獲人類行為背後的文化多元陛解讀;何謂文化的直覺論?何謂蝗蟲”法與“鼴鼠”法?理論提攜與方法論說缺一不可。在視覺的文化展示意義之外,呈現了當代影視人類學的應用性新方向。
作者简介
庄孔韶,1988年民族学(人类学)专业博士;1990—92年美国华盛顿大学完成博士后研究。1994—98年任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系主任/教授,兼民族学人类学研究所所长。2003年至今任中国人民大学人类学研究所所长。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副会长(2007-),中国影视人类学学会副会长(2007-),2009年第l6届人类学民族学世界大会副秘书长兼大会电影节组长。
主要著作:《教育人类学》(1989),《银翅》(1996),《时空穿行——中国乡村人类学世纪回访》(2004),庄编《人类学通论》(2002)和《人类学概论》(2006);出版影视人类学片《端午节》(英文版,华盛顿大学出版社,1992),《虎日》(2006)等。主要研究领域为汉人社会、教育人类学、影视人类学、文化撰写、文化遗产保护、应用人类学。
书籍目录
第一编  乡土研究  回访和人类学再研究的意义  陈靖姑传奇及其信仰的田野研究  近四十年“金翼”黄村的家族与人口  黄村轮养制和准一组合家族  “金翼”黄村山谷的风水实践  金翼家族百年过程的学术研究要义  中国乡村人类学的研究进程第二编  发现实践  “虎日”的人类学发现与实践    ——兼论影视人类学片的应用新方向    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新态势和人类学理论原则之运用    可以找到第三种生活方式吗?    ——关于中国四种生计类型的自然保护与文化生存  中国西南游耕民族的大家族与干栏长屋    ——1979—1982年的田野考察实录  长江三峡民族民俗文物保护及其实践    ——兼谈人类学、民族学之角色呈现  人类学与中国教育的进程    ——文化连续性、文化比较和文人角色第三编  方法论说  文化的直觉论  历史人类学的原则  “蝗虫”法与“鼹鼠”法    ——人类学及其相关学科的研究取向评论    现代人类学的理论寻觅    ——由明代“公安派”的文论引起  今日人类学的思路与表现实践  影视人类学的理念与实践第四编  学术笔汇  文化自主性的含义  试试阅读弗里曼  作为学术视角的传统  文化生存、文化保护及其运用  重建族群生态系统  杨柳青乡治与商镇之复合研究  作为文化的组织  现代临终关怀的文化检视
章节摘录
  第一編 鄉土研究  回訪和人類學再研究的意義  一、回訪和人類學的再研究  (一)回訪的非人類學視角  1.詩人和詩的啟發  詩人常常在經歷了重大的人生或社會變故後,重訪或回訪某個在腦海里留有特別記憶的地方(間隔常常不是一個太短的時間),因感物感人而感慨見于詩文。杜甫50歲前,從甘肅經長安翻山越嶺到成都。杜甫漂泊西南天地間,重游新津縣東南五里的修覺寺,寫有《後游》一首。“寺憶曾游處,橋憐再渡時。江山如有待,花柳更無私。野潤煙光薄,沙喧日色遲。客愁全為減,舍此復何之?”詩中有準確的游蹤記憶,對舊地重游感覺到的自然風物變化觀察細膩。在筆者所閱讀過的有限的中國古典詩詞中,除了見到古代文人在植物分類知識上出錯以外,常常感到他們對所見空間氣象的變化刻畫入微。杜甫的這首《後游》就是如此,詩人長久留戀于靜靜移動的美景。如同古代詩人詩作的經常的歸宿那樣,從自然的外在而流入內心,原來詩為了一解鄉愁。誠然,杜甫的這首詩和人類學幾乎毫無關系,但我們關心的是他的詩的意境是如何喚起讀者的舊地重游的體驗的。人類學看待詩的敘述類型就是引導讀者“經歷他人的體驗和引起共鳴,並借助隱喻的效力,以達到更深層的認識人類自身的目的”。筆者在1986年回訪金翼黃村之前閱讀過的五代南唐古田詩人徐仁椿的還鄉詩,就是在故人和今人之間做類同場景的人文的與文化的比較的。
PDF格式资源下载

 

 


 
社會科學 PDF/TXT下载|社科圖書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