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文化人類學人口學 > 人類學定位

人類學定位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5-8
出版时间:華夏出版社
作者:(美)古塔,弗格森 著,駱建建 等譯
页数:267
字数:264000
书名:人類學定位
封面图片
人類學定位
前言
  “西方人類學新教材譯叢”經過修訂和大家見面了,這套教材是由王銘銘教授策劃的,包括國際人類學界在世紀之交前後出版的五種著作,作者也都是蜚聲國際的人類學家。考慮到作為一套叢書,這五本書也是各有側重。從基本概念、人類學概論、學科發展史和理論史到田野工作方法,覆蓋了作為文化人類學基礎的幾個主要部分。然而,選入這套叢書的這些著作又不是簡單的教材。如《人類學︰文化和社會領域中的理論實踐》一書,是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委托編寫的,領餃作者邁克爾赫茨菲爾德是美國哈佛大學人類學系著名教授,沒有像通常的《文化人類學概論》那樣四平八穩地展開教科書式的討論,而是用一種反思“常識”的眼光來展開思辨性的討論。其他幾種作品也是可以用作教材但又高于教材之作。這套叢書出版之後,以學術著作難有的速度很快售罄。我們在這一次修訂中,將過去改譯書名的兩本書重新訂正,回歸本來面目。  學術史是學術研究和訓練十分重要的組成部分。在人類學家的成長道路中,可能會有不同的途徑。有些人可以先搜集和積累大量的田野調查資料,或者說對生活的詳細觀察有所收獲,開始覺得有研究的必要,需要解釋這些材料。于是乎通過閱讀和請教,學習人類學理論,了解不同學派的觀點,熟悉不同的理論分析和解釋路徑,再加上用人類學田野工作和比較研究技術不斷改進自己的研究方法,從而成為人類學家;另外一些人,在已經學術制度化的今天主要是從院校中培養出來的。在大學課堂中學習相關的課程,閱讀人類學經典著作,听各路名家的講座,然後再去進行田野工作,進行田野民族志寫作,最終完成從學生到人類學家的歷程。
内容概要
就知識體系和專業實踐而言 , 田野工作及與其相關的民族志也許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成為人類學學科的核心內容。從學科上看 , 把民族志視為 " 簡單的描述 ", 即為自然人類行為科學提供原始資料的手段的時期早已成為歷史。不論是學科文體上的轉變 ( 從 " 深度 描寫 " 到 " 書寫文化 ") 還是學科的歷史轉變 ( 從政治經濟轉向區域社會歷史 ), 在美國和英國大學的著名系部里, 主流社會一文化人類學都把民族志描述視為學科本身發展的一個有價值、富有生命力的部分。
作者简介
  弗格森(JamesFerguson),加州大學爾灣分校人類學系副教授,著有《反政治機器︰萊索托的“發展”、非政治化和官僚權力》(劍橋大學出版社,1990年),他還同AnkilGupta合編了《文化、權力_和地方︰批評人類學中的剝削》(杜克大學出版社,將出)。近期,他關注贊比亞(opperbelt的城鄉關系和現代化定義。  古塔(AkhilGupta),斯坦福大學人類學系副教授,近期將出版的作品為《後殖民的發展︰構建現代印度中的農業》(杜克大學出版社),他還同James Ferguson合編《文化、權力和地方︰批評人類"學中的剝削》(杜克大學出版社,將出)。最近他致力于在印度北部地區從事民族志調查。
书籍目录
第一章 學科與實踐︰作為地點、方法和場所的人類學“田野” 一 引言 二 “田野科學”之譜系 三 原型的含義 四 非正統與霸權︰“田野”和“田野調查”的選擇性傳統 五 重新解讀“田野”︰方法論與地點第二章 伊絲梅爾之後︰田野調查傳統及其未來第三章 定位過去 一 有關人類學的歷史 二 田野的概貌 三 置換人類學第四章 新聞與文化︰瞬間現象與田野傳統第五章 美國協會的非洲研究第六章 北美社會人類學分支學科的興起與衰落第七章 人類學和對科學的文化研究︰從城堡到木偶人第八章 你不能乘地鐵去田野︰地球村的“村落”認識論第九章 虛擬人類學家第十章 廣泛的實踐︰田野、旅行與人類學訓練 參考文獻撰稿者介紹
章节摘录
  第一章 学科与实践:作为地点、方法和场所的人类学“田野”  一、引言  就知识体系和专业实践而言,田野工作及与其相关的民族志也许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成为人类学学科的核心内容。从学科上看,把民族志视为“简单的描述”,即为自然人类行为科学提供原始资料的手段的时期早已成为历史。不论是学科文体上的转变(从“深描”到“写文化”)还是学科的历史转变(从政治经济转向区域社会历史),在美国和英国大学的著名系部里,主流社会—文化人类学都把民族志描述视为学科本身发展的一个有价值、富有生命力的部分。事实上,20世纪中期主导人类学界的归纳和比较理论大师,如拉德克利夫-布朗(Radcliffe—Brown)、怀特(Leslie White)、默多克(George Murdock)等,似乎正在人类学家族的谱系上逐渐地被人们忘却,而人们心目中那些著名的田野工作者如马林诺夫斯基(Ma-linowski)、博厄斯(Boas)、埃文斯—普理查德(Evans—Pritchard)、林哈德(Leenhardt)等则越来越成为公众讨论的焦点人物。  从专业社会化和训练来看,民族志田野工作也居于核心地位,斯托金(Stocking)将其称为人类学的基本“方法论价值”(method—ological values),即“成为人类学家的前期必备训练”(1992a:282)。所有社会—文化人类学的研究生都知道,是田野训练造就了“真正的人类学家”,而且人们普遍认为真正的人类学知识均源自于田野调查。决定某项研究是否属于“人类学”范畴的唯一重要标准实际上就是看研究者做了多少“田野”。  尽管“田野”的概念对我们的学科和专业十分重要,但是“田野”在当代人类学中仍然是一个没有探讨的概念。近些年来,文化的概念一直是人们热烈讨论的中心(如Wagner,1981;Clifford,1988;Rosald0,1989a;Fox,1991等);作为文本形式的民族志成为分析的内容(如Clifford and Marcus,1986;Geertz,1988);构成田野调查经历的对话境遇成为探讨的对象(如Crapanzano,1980;Rabinow,1977;Dumont,1978;Tedlock,1983);甚至作为特殊文本形式的田野笔记也成为反思和分析的内容(如Sanjek,1990)。但是,“田野”本身以及人类学家所从事的别具特色的“田野调查”地点,即“他者”的文化或社会所在的场所,是否有待于人类学家的观察和描写呢?这个神秘场所——不是人类学要研究“什么”,而是人类学该在“哪里”从事研究——虽然是个常识性的问题,却在人类学反思的范畴之外。
编辑推荐
  在它自认为对于田野概念的恰当的分解和聚合过程中,它是成功的、引人入胜的,在社会科学中间长时期的民族志标准中……它对我们关于目前和将来人类学的方法和文化战略的发展形成挑战。对于任何一个真诚关心民族学和它的继承者的人来说。这本书是必读的。  ——约翰?柯莫诺夫,芝加哥大学  对人类学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贡献……更为重要的是,尽管批评是直接的、尖锐的,这本书的调子仍然是建设性的而不是破坏性的——或者说是破坏建设性的。  ——约翰?维森特,巴纳德大学  通过他们对过去和现在的田野思想的深刻的和有刺激性审查,这本书的贡献之处在于它指出了人类作为一个概念和作为一个成长中的学科努力的方向。我们通常将在争论下一步应该如何的时候参考《人类学定位》这本书。  ——乌尔夫?汉纳兹,跨国关系研究写作者  古塔和弗格林这本及时而重要的编著应该被广泛阅读和鉴赏。  ——切利?奥特纳,哥伦比亚大学
PDF格式资源下载

 

 


 
社會科學 PDF/TXT下载|社科圖書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