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人物志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7
出版时间:武漢出版社
作者:劉劭
页数:212
译者:秦雲俠
书名:人物志
封面图片
人物志
内容概要
本書是一部最具系統性的品鑒人物的經典專著,又名《鑒人智源》,探討人的內在才性與外顯能力及行事效用的關系。以儒家中庸思想為主導,融合了道、法、名、陰陽諸家學說,並多有創見;強調德才並舉,內在人格與現實功利兼顧,提出了兼德、兼才、偏才,英和雄等概念,堪稱識^用人的集大成之作。本書涵蓋生理、心理、才能、德行、政治等多維結構的科學體系,為品評、選拔人才提供了理論依據;其識見高明,頗具實踐性,在歷史上影響很大。    全書共三卷十二篇,分別為九征、體別、流業、材理、材能、利害、接識、英雄、八觀、七繆、效難、釋爭。全面闡述了人才的類型、層次理論及鑒別方法,各類人才的優缺點及適宜職業,才性對事業的利害影響,識別人才的疑點誤區,用人的品格度量等。每篇後附有精彩釋評,並遴選古今經典案例,指點識人蹊徑。二百余幅古代名畫,精美四色印刷,盡顯卓越高邁的人物風範。
作者简介
劉劭,字孔才,魏朝廣平邯鄲人,生于漢靈帝年間,卒于魏齊王年間。魏建安中為計吏,曾任尚書郎、陳留太守、征拜騎都尉等,賜爵關內侯。卒,追贈光祿勛。
學問詳博,曾執經講學,通天文、律令,文學造詣很高。除《人物志》外,編有類書《皇覽》,參與制定《新律》。著有
书籍目录
《人物志》隆慶本阮逸序《人物志》隆慶本文寬夫跋《人物志》隆慶本宋庠後記《人物志》隆慶本王三省“序人物志後”《人物志》嘉靖本顧定芳跋鄭曼重刻《人物志》跋(隆慶本)《人物志》劉元霖本劉元霖跋《人物志》李 本李 跋《人物志》彭家屏本彭家屏跋《人物志》藝林堂刊本王謨跋略述劉劭《人物志》《人物志》自序九征第一體別第二流業第三材理第四材能第五利害第六接識第七英雄第八八觀第九七繆第十效難第十一釋爭第十二
章节摘录
  孟子曾雲︰“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孔子亦曾說過︰“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又說︰“用之則行,舍之則藏。”從個人立場講︰當世界陷于絕望時,只有退避一旁,采明哲保身之一法。但自另一方面講︰世道否塞,終需要物色人才來扭轉此局面。劉劭寫《人物志》,並非站在私人立場著想,而是站在政府立場著想。他的意志是積極的,非消極的。因此他衡評人物,一講德性,一重才能,務求二者兼顧。換言之︰衡評人物,不能不顧到其對當時人群所能貢獻之功利一方面。若要顧到人群功利,即需講才智。若無才智,如何能在此社會上為人群建立起功利?故劉劭《人物志》極重人之才智,但也並未放棄道德。而他書里,也並未提到隱淪一流,這是此書一特點。  今問人之才智何由來?劉劭以為人之才智乃來自自然,此即所謂“人性”,孟子亦是本“才”以論性。當三國時,才性問題成為一大家愛討論的問題。因在東漢時,社會極重“名教”,當時選舉孝廉,孝廉固是一種德行,但亦成了一種“名色”。當時人注重道德,教人定要作成這樣名色的人,教人應立身于此名色上而再不動搖,如此則成為“名節”了。惟如此推演,德行轉成從外面講。人之道德,受德目之規定,從性講成了“行”,漸漸昧失了道德之內在本原。現在世局大壞,人們覺得專講當時儒家思想,似乎已不夠;于是又要將道家思想摻人,再回到講自然。認為人之才能,應來自自然。但一講到自然,又會牽連講到鄒衍一派之陰陽家言。在先秦以前,各家思想本可分別來講;但漢以下各家思想已漸匯通,不能再如先秦般嚴格作分別。當時人把自然分成為“金、木、水、火、土”五行。人性亦分別屬之。即如近代命相之說,也仍把人分“金性”“木性”等。當時人把儒家所講仁、義、禮、智、信配人五行,變成了五性。那一性的人,其所長在何處。但劉劭《人物志》並不看重那些舊德目,他書中提出了許多新意見。他說人才大概可分為兩等︰一是“偏至之材”,此乃于一方面有專長者,如今稱科學家、藝術家等。在劉劭說來應都屬此偏至之一類。第二是“兼材”,即其材不偏于一方面,而能有兼長者,依近代人觀念,其人如是一文學家,若定要同時兼長科學,豈不甚難?然此等本屬西方人側重職業與知識的分法,中國人則不如此看人。人品不以知識、職業作分別。今天的我們,都已接受了西方人說法,多將人分屬于某項知識、某項職業之下,乃對劉劭所提兼材一項,驟難了解。  我們試再就此講下︰劉劭在《人物志》中將人分成十二“流”,中國人所謂流品,亦即是品類之義。此十二流乃依其人之性格言。人之“才”皆自其“性”來。如有人喜講法律;有人喜臧否人物;有人善文辭。此皆所謂才性不同。劉劭所分十二類中之第一類,稱為“清節家”。他說如吳季札、齊晏嬰等是。因此類人稟此性,便宜做此類事,即其才之專長在此也。其第二類稱“法家”。此非指先秦諸子中之法家學派言。法家學派指的是一套思想;而劉劭所指則是某一類人之性格。如管仲、商鞅等,此一類人,性喜講法律制度,因此其才亦于此方面見長。第三類稱為“術家”。如範蠡、張良等是。因于人性不同,而其所表現之才能亦不同。如︰管仲、商鞅,他們每能建立一套制度或法律,然遇需要權術應變處,即見他們之才短。  前三類皆是所謂“偏至之材”。但亦有其人不止在某一類事上有用,而其才可多方面使用者。此所謂“兼材”,即其才不限于某一方面、某一類事。劉劭言︰如此之人,即具兼材之人,乃可謂之“德”。依照劉劭如此說來,“德”自在“才”之上。但其所用德字之涵義,顯與指仁、義、禮、智為德者有辨。劉劭又謂︰若其人又能“兼德”,此種人則可謂之“聖人”。故劉劭心中之聖人,應是一全才之人,至少應是一多才之人。劉劭主張在偏至之才之上,更應注重兼材,此種人始是有德;如曹操不可托以幼主;而諸葛孔明則可以幼主相托。此因孔明兼有清節之才;而曹操不能兼。劉劭又謂︰若“兼德而至”,謂之“中庸”。此處所謂之中庸,亦不同于儒家所謂之中庸。劉劭之所謂中庸者,實是兼備眾才,使人不能以一才目之,甚至不能以兼才目之。因此劉劭將人物分為三類,即︰“聖人”“德行”與“偏材”。中庸則是聖人。復下有“依似”,此乃勉強學之于人,而並非出自其人之本性者。此下又有“間雜”與“無恆”。如其人今日如此,明日又不如此,便是間雜、無恆。“依似”與“無恆”,皆不從其人之本性來,只從外面強學,故有此弊。蓋因東漢重名教,人漸向外效慕,劉氏特加矯正。然劉劭仍將“德行”置于才智之上。他的意見︰德行應由內發,而仍必兼有才智。謂基本原乃出于人之天性,因此主張要“觀人察質”。他意謂︰要觀察一個人,必注重觀察其性格。此處察質之“質”字,其涵義獨不止是“性質”義,且兼有“體質”義。直至今日論人,猶不相骨、相面之說,此即觀人之體質也。其人或厚重、或輕薄、或謹慎、或粗疏,皆從其人之體質與性質來。此種意見,實亦流傳迄今,仍為一般人所信奉。  但“觀人察質”更有一重要處。劉劭說︰看人“必先察其平淡,而後求其聰明。”此兩語實有深意。若論聖人,本即是一聰明人,目能視,耳能听,所視所听又能深入玄微,這便是其人之聰明。又如同讀一書,各人所得不同,此即其人之聰明不同。聖人便是聰明之尤者。但在看一人之聰明之外,更應察其性格之能平淡與否。此語中極涵深義。從前儒家多講仁、義、禮、智、信,把美德漸講成了名色;至劉劭時便不再講此,轉移重點,來講人之性格與其用處。人之性格與其用處之最高者,劉劭謂是“平淡”一格。此如一杯淡水,惟其是淡,始可隨宜使其變化,或為咸、或為甜。人之成才而不能變,即成一偏至之材,其用即有限。故注意人才而求其有大用,則務先自其天性平淡處去察看。
媒体关注与评论
  圣贤之所美,莫美乎聪明。聪明之所贵,莫贵乎知人。知人诚智,则众材得其序,而庶绩之业兴矣。  ——魏·刘劭  王者得之,为知人之龟鉴;士君子得之,为治性修身之檠栝。  ——宋·阮逸  一部将两汉学术思想开辟到另一新方向之书。年轻时读《人物志》,至“观人察质,必先察其平淡,而后求其聪明”一语,即深爱之,反覆玩诵,每不忍释;至今还时时玩味此语,弥感其意味无穷。  ——钱穆
编辑推荐
  清末重臣曾國藩置于案頭、朝夕研磨的辨才寶典,紅頂商人胡雪岩周旋官場、縱橫商界的必讀之書。國學大師錢穆、南懷瑾鼎力推薦!世界上第一部人力資源學典籍,才性之辨,洞悉生命的學問,知人者智,品評人才的圭臬。
PDF格式资源下载

 

 


 
社會科學 PDF/TXT下载|社科圖書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