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心理學 > 自我的掙扎

自我的掙扎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1-11-1
出版时间:萬卷出版公司
作者:卡倫霍妮 (Karen Horney)
页数:202
译者:邱宏
书名:自我的掙扎
封面图片
自我的掙扎
前言
  神經官能癥產生的過程是人性發展的一種特殊形式,這一過程會導致人的精力浪費,因此是一種不正常的發展過程。這一過程在其特性上與正常的人性發展有很多歧異的地方,而且其程度遠遠超出人們所認知的範圍。它的表現在許多方面甚至與正常人恰恰相反。在順境中,一個人的精力一定會用于實現自我的潛能,而神經官能癥的發展卻使人根據自身的特殊氣質、能力、嗜好以及前後的生活狀況等而發生變化︰它會讓人變得軟弱或堅強,更小心翼翼或更容易信任別人,更缺乏自信或更具信心,更沉著冷靜或更外向活潑。在發生這些變化的同時,人們也會發展屬于自己的特殊稟賦。不過,無論其發生發展向什麼方向,這一切變化都源于人的天資發展。  在內心的壓力下,一個人或許會遠離真我(真正的自我),將大部分精力轉移到如何藉著“內在的指使”,將自己塑造得近乎絕對完美,因為除了讓人超乎想像得絕對完美外,再也沒有他物可以成為實現自己理想的形象,使他為自己所具有的、能具有的或是應該具有的崇高品行而感到滿足和自豪。  本書詳細敘述了神經官能癥的發展傾向.它對人們的吸引力遠遠超出了人們對于病態方面的臨床或理論的研究興趣。同時,也包含了一個基本的道德問題--涉及到人類的欲望、動力或探求完美的宗教教條。任何一位真正研究人性發展的學者都會相信,當自負成為一種激發力時,自尊自大或探求完美的驅動力可能會同時引發許多方面的缺點。為了確保道德行為的正確性,一個嚴格的內部控制系統就會開成。對于這個內部控制系統的存在價值和必要性問題,人們的觀點各不相同,可謂眾說紛紜。我們姑且承認,這種“內在指使”對于人類的自發行為真能起到限制作用,這也正符合某些宗教的教育,難道我們就可以因此而不再為了探求至臻至善的完美去奮斗了嗎?果真如此的話.倘若沒有這種“內在指使”人類道德或社會生活豈非就要面臨危機或瀕于毀滅?  在此,我並非要討論人類是如何提出這個問題的,也不是要討論如何解決這個問題,我只想指出︰關于這個問題,答案的關鍵主要在于我們對人性信仰的“特質”不同。  從廣義上講,根據對人性的各種不同解釋,有三種主要的觀點來詮釋道德。其一,對于那些始終相信人類天生是有罪或相信人類被原始本能所驅使(如弗洛伊德)的人而言,附加的禁忌與控制是無法摒棄的。因此,道德規則的日的不是自發形成的,而是由天然狀態的被壓制或是刻意培養形成的。  其二,對于那些相信人性善惡是與生俱來的人而言,其道德目的勢必會與眾不同,且他們的觀念一定會集中于確信人類天生的美德必將會獲取最終的勝利,例如,人們借助于忠實、理性、意志或慈悲心而使天生的美德受到燻陶、引導及加強,這與宗教或倫理的觀念是一致的。筆者這里所強調的,並非要人們一味地抵抗或壓制邪惡,而是從更積極的角度去引導人們快樂地生活,換句話說,它還有其積極的一面。然而,這個積極的一面既依賴于某些人的大力幫助,也依賴于意志或理性的思想指引,它的本質作用仍然是禁止或阻擋“內在指使”。  最後一種觀點--如果我們相信,人類的遺傳性是一種驅使自己去實現本身潛能的進化動力,那麼道德問題也將會與以上兩種觀點不同。這種信仰並非意味著人類本質是善良的--因為它認為人類的善良主要以先前對善惡的認知程度為先決條件.而且意味著人類天生自然地在為實現自我而奮斗,並且從奮斗中建立起自己的價值觀。舉個顯而易見的例子,除非人們能誠以律己、主動進取、積極與人溝通,否則必定無法發展他們所有的潛力。同時,如果人們只沉溺于“無知的自我崇拜”(語出自雪萊),或者老把自己的缺點歸咎于他人,那麼他們本身也必將止于現狀,無法成長。只有對自己負責,對他人負責,才能談得上真正的成長。  因此,我們得到了“進化的道德律”,其中人們需要培養或者摒棄的道德標準可由下面的問題略窺一斑︰人們對待道德的特殊態度對人性的發展及人類的成長具有引導性還是具有破壞性?答案正如精神疾病所顯示的那樣,各種壓力都能輕易將人類飽滿的精力轉化成具有非建設性的、甚至是破壞性的精力上去。然而,只要相信為實現自我而奮斗的主觀意識,我們就不需要用“緊身衣”來束縛自由的身體.也不需要用內部控制的鞭子來規範言行,也不要求一定要達到完美的境界。毋庸置疑,這樣嚴格的規範確實能驅除人性向惡的一些不良因素,但對于人類的成長而言,它也有不好的一面。我們根本就不需要這樣嚴格的規範,因為我們有更好的方法來對付那些人類成長道路上的破壞力--那就是隨著不斷的成長成熟而丟棄惡習,惟有真正了解與認識自我,人類才能達到去惡從善的目的。當然,自知本身並非目的,它是使人類自然成長的工具。  由此可知,對自我的研究不僅僅是基本的道德義務,事實上也是基本的道德權利。就其成長的廣度與深度而言,人們也渴望著能多了解自我。當人們排除掉心理疾病的困擾時,才能自由、健康成長,才能隨意去關愛別人。同時,人們也會給年輕人一個毫無障礙的發展機會。  當年幼者在成長過程中遇到挫折、困擾時,年長者也應竭盡全力幫助他們發現自我、實現自我。無論如何,不管是為自己,還是為別人,實現自我的理想應該始終保留在人們的腦海中。  我希望本書對心理障礙方面的詳細贅述,能有助于人們身心健康發展。
内容概要
  霍妮繼阿德勒及榮格之後,與亞歷山大、甦利文及弗洛姆等其他學者並稱為“新弗洛伊德派”。他們擱置弗洛伊德的“性”和“原欲”的觀念,重視社會文化因素對人格發展的重要性。
  本书详细叙述了神经官能症者的发展倾向,它对人们的吸引力远远超出了人们对病态方面的临床或理论的研究兴趣。同时也包含了一个基本的道德问题――涉及人类的欲望、动力或探求完美的宗教教条。
  霍妮亦排除弗洛伊德的原我、自我和超我的人格構造組織的想法,而提倡真我、實我和理想自我等組合的人性發展。依她的看法,對精神官能癥患者的治療而言,應瓦解對其人格發展有阻礙的理想化自我形象,並在實我里找出真我而抒發其個性成長的有能,這才是精神分析的精髓。
  本書不只介紹關于精神官能癥的知識,並探討正常人的人性發展過程。因此,對對探究人性有興趣的一般讀者,這的確是一本值得閱讀的好書。 
作者简介
  卡伦·霍妮(Karen
Horney,1985-1952),20世紀“新弗洛伊德派”的代表。德裔美國心理學家和精神病學家,新弗洛伊德主義的主要代表人物,社會心理學的先驅。
  1885年9月16日,霍妮出生于德國漢堡,受母親影響頗深。1906年,21歲的霍妮考入柏林大學,開始對精神分析發生興趣。26歲大學畢業後通過考試進入柏林“蘭克維茲療養院”研究三年的精神醫學,追隨德國著名神經學家赫曼?奧本海默學習。1915年,獲柏林大學學士學位。
  1915∼1918年,霍妮任伯林精神醫院住院醫師,1920∼1932年期間還在柏林精神分析學院任教。1932年,霍妮接受美國芝加哥精神分析學院院長聘請,擔任該院副院長。兩年後,她遷居紐約,創辦一所私人醫院,並開始培訓精神分析醫生。隨著與弗洛伊德正統理論分歧的加大,她與研究所其他成員關系緊張。1941
年,她倡立精神分析改進會,並創建美國精神分析研究所,親任所長,直至去世(1952年)。
  霍妮的主要著作有︰《我們這一時代的神經質人格》(1937)、《精神分析新法》(1939)、《自我分析》(1942)、《我們的內心沖突》(1945)、《自我的掙指扎︰神經官能癥與人的成長》(1950)、《女性受虐狂問題》等。 
书籍目录
第一章 追求榮譽
“探求榮譽”的組成元素中.最明顯、最外向的是“神經病患者的雄心壯志”,這是一種探求外在成就的驅動力。這種探求“現實的優越表現”的驅動力頗具普遍性,它還遍及于探求任何事情的優異表現,但通常它常被有力地應用于那些在特定時間並且易于表現其優越的事情上。
第二章 神經官能癥者的要求
神經官能癥的要求完全是由神經官能癥的“需要”演變而成的,這些要求是無理的,因為它們假定了一項事實上並不存在的權利或資格。換言之,把它們當作是種要求而不單是神經官能癥患者的需要,這種看法本身就是過度需求的特別內容,根據特殊神經官能癥的需要,它們有著細節上的不同。
第三章 “應該”︰神經官能癥者的權利需求
“應該”對一個人的人格及其生活產生的效果,將會隨著人們的反應或經歷的方式而有所不同.雖然其程度大小各不相同.但是某些效應是不可避免而且是規律發生的。“應該”總會讓人產生一種緊張的感覺,一個人愈試圖在行為中去實現他的“應該”,那麼這種緊張程度愈大。
第四章 神經官能癥的自負
當自負受到傷害時,有如此多的計謀可用來重建它。然而,自負雖極易遭受攻擊卻又如此珍貴,因此即使是在未來,它也需要受到保護。
第五章 自恨與自卑
因良心而產生的不舒適或懊悔是可以具有明顯建設性的.因為它可對錯誤的特殊舉動或反應,甚至我們整個的生活方式做一檢查。當我們的良心拒絕如此做時,所發生的事一開始就與神經官能癥的過程不同。
第六章 脫離自我
神經官能癥患者易于忽視與他個人自負背道而馳的情感.而過分強調那些足以增加自負的情感。如果在他的自大中,認為高高地凌駕于別人之上,那麼他就不允許自己去羨慕別人,他那潛在禁欲主義內的自負將會覆蓋快樂的情感。
第七章減除緊張的常用方法
藉著拒絕被內心的矛盾所困惑,神經官能癥患者使自己免于面對根本的沖突,因此他能使內心的緊張維持著低潮.甚至于對那些沖突根本就漠不關心,所以他永遠無法知覺到內心的緊張或沖突。
第八章夸張型的解決方法︰掌控一切
他們試圖以不同的方式來完成這種“主宰”(征服)的心意︰藉著自我崇拜與魔力的運用;藉著迫使命運符合他們的高標準;藉著成為不可克服的人,而企圖在渴求報復的勝利心境下征服生活。
第九章 自謙型的解決方法︰渴求愛
神經官能癥的痛苦也會讓他用瓦解自己的想法.或潛意識里將這麼做的決定來玩弄自己。這樣產生的吸引力,無疑在悲痛時期影響較大,而且是自覺的。
第十章病態的依賴性
病態的依賴關系因配偶選擇的不當而引起.更精確地說.我們不應該談及選擇。事實上自謙的人並沒選擇而是“被某些類型迷住了”,無疑,他被能給他更強壯、更優越印象的同性或異性所吸引了。
第十一章退卻︰渴求自由
將膚淺的生活看成是神經官能癥過程的不幸結果.會給預防與治療帶來較樂觀的展望。目前,當膚淺生活正頻繁出現時,如能將之視為一種障礙而防止它的繼續發展,是要付出相當代價的。
第十二章神經官能癥者的人際關系障礙
“實現自我”的目標並非唯一,或根本在于發展個人的特殊天賦,其整個過程的中心是個人潛能的演化或發展.因此,它主要包含個人為建立良好人性關系所努力的一切發展。
第十三章工作上的神經性障礙
神經官能癥患者由于自我中心在作祟,其內心對于工作本身往往並不關心,有關如何進行或完成Z-作的問題,往往與工作本身不相關,而與他自己較有關系。
第十四章精神分析治療之路
无论还该做什么分析工作——这永远永远都是很多的——只要病人已能独力地努力分析自己,则成功必在眼前。正如他将神经官能症的困扰导入了愈陷愈深的恶性循环中一样,现在的循环作用方向已告相反。
第十五章對神經官能癥的理論探討
史懷哲曾利用“樂觀”與“悲觀”分別代表“肯定宇宙與人生”及否定宇宙與人生。就此深奧的意義而言,弗洛伊德的哲理是屬于悲觀的哲理,而我們的哲理則為樂觀的哲理。
章节摘录
  病態的依賴性  病態的依賴關系因配偶選擇的不當而引起,更精確地說,我們不應該談及選擇。事實上自謙的人並沒選擇而是“被某些類型迷住了”,無疑,他被能給他更強壯、更優越印象的同性或異性所吸引了。  在解決自負系統內在沖突的三種主要解決方法中,“自謙”似乎是最不令人滿意的一種,它除了具有每一種解決方法的缺點外,還會導致那種比別人更不幸福的主觀感覺。自謙型的真正痛苦可能並不比其他的神經官能癥來得大,但他卻會更主觀地認為自己比別人還淒慘,因為痛苦使他承擔了許多。  此外,他對別人的期望與需求,也形成了對他們的巨大依賴性。雖然各種強行的依賴性都是痛苦的,但這一種特別不幸,因為他與別人的關系不得不因此而被分離。不過,愛(就廣義而言)仍是唯一能給他生活真實內容的東西。就性愛的特殊意義而言,“愛”在他的生活中扮演了相當特殊與頗具意義的角色,因此有關它的陳述應專門予以討論,雖然這樣無可避免地會導向某些重復,但它也給了我們較好的機會,以便更清楚地了解整個神經官能癥構造的某些顯著因素。  性愛誘發了這種類型,且被視為是一種至高無上的成就。愛必須是通往天國之路,那兒毫無悲痛,不再寂寞;人們不再感到失落、罪惡與無用,不再為自己負責;不再與殘酷的世人爭斗。于是愛似乎預示了保護、支持、情愛、鼓勵、同情、諒解等意義;愛讓他覺得自己有價值,愛給予他生活上的意義,愛是一種援助或補救。因此不足為奇的是,他常會將人們分成有產的與無產的,並非就經濟與社會地位而分,而是就有無婚姻或跟婚姻相等的關系而分。  愛的意義基本上寄托在他所期望被愛的一切事物上.因為那些描寫過依賴者之愛的精神醫學作者已特別偏重這一方面了,所以他們稱此為寄生的、依賴性的或口頭上色情的,的確,這方面是較引人注意的。但就典型自謙的人(具有明顯自謙傾向的人)而言,對于愛的吸引力與被愛的吸引力是相等的。對他而言,愛意味著遺失,意味著將自己浸漬于狂喜的情感中,與另一個人合並而成為統一整體,且從中找到他本身所沒有的統一性。故對愛的渴求被深而有力的來源所滋養著,這個來源就是渴望給予和渴望統一。如果我們不考慮這些來源,那將無法了解他情感所及的深度。尋求統一性是存在于人類中最強的激發力,尤其對于“內在分裂”的神經官能癥患者更為重要。渴望將自己屈服于(或奉獻給)某種比我們還偉大的事物,似乎是大部分宗教形式中的主要元素。雖然自謙的“給予”是種對正常渴求的諷刺,但它也具有與舍棄相同的力量,它不只呈現于愛的渴求中,而且也出現在其他許多方面。在書中,我認為“白滅”的渴求是我一直所認為的那種被虐狂現象的基本解釋,它是他癖性中的一個元素,極力要將自己遺失在各種情感之中,比如遺失在“淚海”中;遺失在對于大自然的狂喜情感中︰沉溺于罪惡感中︰淹沒于極度興奮(性高潮)的渴望中,或在睡眠時的微弱呼吸中,而且時常將自己遺失在自我終極的毀滅--即對死亡的渴求中。  我們來看看更深一層的透視,愛對他的吸引力,不只存在于他為追求滿足、和平與統一的希望中,而且愛是他實現理想化自我的唯一途徑。在愛中,他能發展成理想自我所具有的可愛特質;在被愛中,他可獲得理想自我的最高證實。  因為愛對他具有如此獨特的價值,所以“可愛”在他用以決定自我評價的所有因素中排行在第一位。我已提過,在這種類型中,可愛特質的培養始于他早期對情愛的需要,精神的安寧對于這種需要格外重要;可愛特質越突出,則夸張的行為愈被壓抑住了。可愛的特質是唯一被“受壓制的自負”所籠罩的一種特質,後者表現在他對任何指責或質詢的過敏上。如果他的慷慨或他對別人的需要所表示的關懷,不被賞識甚至反而引起激怒時,他會感到深受傷害︰因為這些可愛的特質是他唯一用以評價自己的因素,所以他將自己的慷慨或關懷被拒絕,視為他整個人全然被拒絕一樣。于是他對遭受拒絕的恐懼便極為深刻,拒絕對他而言,不只意味著喪失了依賴他人的一切希望,而且帶給他一種極度無價值的感覺。  在分析中,我們可以更密切地研究可愛的特質如何由嚴厲的應該系統被執行的過程。他應該不單單只具有同情心而已,也應該絕對諒解別人。他應該永不會感到被人傷害,因為所有這些都應因這種諒解一掃而光。感到被傷害,除了自感痛苦外,勢必會引起對自己的小氣或自私的白責性譴責,尤其他不應輕易受嫉妒的苦痛所傷害--對一個易于因被拒絕或被舍棄而發生恐懼的人而言,這種“指使”是不可能完成的。充其量他所能盡力而為的,是堅持“寬宏大量”的托辭。任何沖突發生,都是他的錯,他應該是更安詳的、更體貼的、更仁慈的。他的“應該”與他實際所擁有的之問有著差異,通常有一些會被“外移”到夫妻的關系間。他所知道的,是焦慮地要符合妻子的期望。有關這方面,存在著兩種最重要的應該,這就是︰他應該能將任何愛情關系發展至絕對和諧(和睦)的狀態以及他應該能使妻子愛他。當他陷于難以維持的關系時,或者當知道他果真能達到這種目的也只是純粹為了自己的利益時,那他的自負會將這種解決方法視為一種恥辱的失敗,而且要求他應該把這種關系處理好。另一方面,正因為可愛的特質--不管如何的虛偽--被一種隱秘的自負籠罩,所以它們也變成其他隱伏要求的基礎。它們讓他有權得到獨有的摯愛,以及滿足前一章我們所討論的許多需要。他認為自己有權被愛,不只是為了他(此種關懷可能是真實的),而且是為了他的柔弱與幫助,為了他的痛苦與自我犧牲。  在“應該”和“要求”二者之間,會產生沖突的趨向,他必然會因無法擺脫而深陷進去。有一天當他雖是清白卻被加以辱罵時,他可能會下決心責罵他的太太,但就需求對己有利的事物以及控告他人而言,他卻害怕自己的這種勇氣。同時他也對“使自己遺失”的這種期望感到恐懼,因此事情的變化遂達到了極端,他的應該與自責佔了上風;他不應該憤恨任何事項,他應該是平靜的,他應該更鐘情、更體諒的--不管怎樣,一切錯誤都在于他。同樣,他對妻子的評價也猶疑不定,他的妻子有時強壯、可愛,有時卻是可疑、殘忍、無人性的。因此一切都墜入了雲霧中,而無法作出任何決定。  他使愛情的關系步入了內在的狀態,雖然這些狀態總是危險不安的,但它們未必會導致不幸的災禍。假若他不太具有破壞性(消極),假設他找到一位太太,這個女人也相當的正常,就對他的神經官能癥理由而言,太太相當珍愛他的柔弱與依賴性,那他便可以因之獲得幸福。雖然這樣,他太太有時會覺得他的依賴態度是種牽累或負擔,但這卻可使他感到強壯與安全,在這種情況下,神經官能癥的解決堪稱為成功的解決方法。被珍愛與被庇護的感覺,正顯示出自謙者的那種最佳特質。然而,這種狀況同時也必會阻止他去革除那些心理困難。  這種偶然情況是否常會發生?這並非是分析者所能裁決的。分析者所注意的是那些較“不順利”的關系,在這種關系中,夫妻間會彼此互相折磨,而依賴者則正處于慢慢地、痛苦地毀滅他自己的危險中,在這些情況下,我們已談到一種病態的依賴性。它的發生並不囿于關系上,它的許多特征也可發生在與性無關的方面。譬如,父母與小孩之間、師生之間、醫生與病人之間、指揮者與隨從者之問的關系。但他們在愛的關系中表現得最為顯著,因此只要我們在這一點上了解了他們,那麼在其他的關系中我們就會更易于了解,不管他們是否被忠誠或感激等等的“合理化”所掩蔽了。  病態的依賴關系因配偶選擇的不當而引起,更精確地說,我們不應該談及選擇。事實上自謙的人並沒選擇而是“被某些類型迷住了”,無疑,他被能給他更強壯、更優越印象的同性或異性所吸引了。他不顧正常的對象,而愛上一個超然的人,如果後者是因財富、地位、名譽或特殊的稟賦而具有某些魅力的話,易于愛上外向的自戀欲類型,這種人跟他一樣,具有“有希望”的自信,他還易于愛上白大報復類型的人,這種人敢提出公然的要求而不在乎自己的驕傲與無禮。許多理由結合起來,從而使他易迷戀于具有這些性格的人。他喜歡高估他們,因為他們似乎不只具備了他極度缺乏的特性,而且還缺乏輕視自己的特性。這些現象的產生可能都與他想追求獨立、自足、優越感的保證以及需要“炫耀白大”的勇氣或是渴求攻擊性等等心理有關。只有這些他認為是強壯、優越的人,才能滿足他的需要。引用一位女病人的幻想︰只有具有強壯手臂的男人方能將她從失火的屋子里、失事的船中或可怕的夜賊手中拯救出來。  他之所以被蠱惑或被迷住的原因,也就是用以說明這種迷惑的強迫性元素--是因為他將“夸張的驅動力”壓抑了。正如我們所知道的,他必定會盡一切所能來否定那些夸張的驅動力。無論他所具有的征服性驅動力與隱伏的自負是什麼,對他而言這都是外來的--然而,相反的是,他卻將自負系統被屈服的無助部分感受為Fl己的本質。但另一方面,因為他痛苦地居于“畏縮過程”的結果之下,所以能具有攻擊性地且自大地征服生活,對他而言這變成是最有價值的事。潛意識里,甚至于有意識地當他認為自由得足以表達出來時,他以為只要能像l6世紀征服墨西哥和秘魯的西班牙人那樣傲慢與殘酷,那他必能“自由不拘”,而世人從此都需仰視他。但因為無法獲得這種特質,所以他被別人的這種特質迷惑了,他將自己的夸張驅動力“外移”,而且崇拜別人的夸張驅動力,在此能確切地感動他的是別人的自負與自大。不知道唯有自己才能解決自己的沖突,卻企圖藉著愛去解決。愛一個自負的人、與他合並、利用他的一切而獲得補償地生活著,以使自己也能參與征服生活,而不必自己具有征服生活的能力。如果在這種關系的進行中,競發現了神像的腳是泥土做的時,他便會對此失去興趣,因為他無法再將自負轉移到其身上。  另一方面,具有白謙傾向的女人並不會吸引他,使他產生要選她作為性愛對象的興趣。他可能像朋友般地喜歡她,因為在她身上比在別人身上可發掘到更多的同情、體諒或真愛。但一經密切交往之後,他甚至于會厭惡她;她就像一面鏡子,他從她身上發現了自己的柔弱,因此變得輕視她,至少會對她表現出激怒。他也害怕這種對象有如依附的蔓藤,只因為他必須是個更強壯的人這種意念,驚嚇了他︰這些負面的情感反應使他無法評價這個對象所擁有的優點。  在具有明顯自負的人們中,那些自大、報復的類型雖然對于依賴者常具有最大的迷惑力,但就依賴者真正的私利而言,他有強有力的理由去畏懼他們。迷惑力的起因部分在于他們具有最顯著的自負,但更重要的因素是,他們最可能擊倒受制于他的自負。開始時,自大者這一方面可能具有一些粗野的攻擊性,毛姆在《人性的枷鎖》一書中,有關菲力普與米特莉首次邂逅時的描述已說明過這種現象,史蒂芬茨威格在他的《狂亂》一書中也有同樣的例子出現。在這兩個例子中,依賴者首先都報以憤怒的反應以及向攻擊者(這兩個例子都是女性)報復的沖動反應,但幾乎同時又都被迷惑了,因此無望地與情深地被她所“誘惑”,此後就只具有一種富有推進力的興趣︰贏得她的愛。于是他破壞(或近乎破壞)自己。侮辱的行為常會突然引起依賴的關系,而不必像《人性的枷鎖》或《狂亂》兩本書中所描述的那樣富有戲劇性,它可能更精巧或更隱伏,如果在這種關系中並不存在著這種侮辱的行為,則會令我大感驚訝。它也許只包含缺乏對人的關心、自大的冷漠、待人不夠殷勤、帶有玩笑性質的諷刺、或不被對象那種迷人的任何優點--如名聲、職業、知識等--所感動。這些都是“侮辱”,因為他們認為是“被拒絕”,我已提過,“被拒絕”對于那些擁有“需使人人喜愛他”的自負的人而言,是一種侮辱。這種現象發生的頻率,可使我們弄明白超然孤立的人對他所具有的吸引力有多大,他們的冷漠與不可利用構成了侮辱性的拒絕。  這些事件,似乎加深了“白謙者”一味渴求痛苦且熱切地抓住因侮辱所引起的痛苦事項的概念,其實,再沒有其他錯誤觀念會比這一概念更能阻礙對病態依賴性的真正理解,它特別容易導致錯誤,因為它只包含了一點點的真實性而已。我們知道痛苦對他而言具有多種神經官能癥的價值,而且侮辱的行為就真像吸鐵石一樣吸引住了他。其錯誤在于,在這兩種事實問建立了過于精簡的因果關系--認為這種磁性般的吸引力因痛苦的事項而決定。理由就是我們分別提過的那兩個其他的因素︰因別人的自大與攻擊性對他所產生的誘惑力以及他自己所具有的“給予”(或屈服)需要。現在我們已了解了這兩種因素比以前我們所知道的更為密切的相互關系,他渴求舍棄自己的軀體與靈魂,但除非他的自負居于下風或被破壞,他才能這麼做。換言之,起初的攻擊性之所以吸引人,與其說是因為它傷害了,倒不如說它燃起了“自我擺脫”與“白屈”的可能性︰套句病人所說的話︰“動搖我自負的人,將我從自大與自負中解放出來”;或者“要是他能侮辱我,那正表示著我是個凡人”;而且,可能還會說“只有這樣,我才能愛”,這里我們也聯想到比才的《車夫》這個故事,她的熱情只當其不被愛時方會被激發。  無疑,為了屈服于愛情而放棄自負,是病態的,(正如我們即將了解的)特別是明顯的自謙類型,只當他感到或者真正的墮落時方能去愛。但如果我們記得,就正常人而言,愛與真正的謙卑可能會共存時,則前述現象將不再稀奇或神秘。它與我們最初所相信的十分相像,而且比我們在夸張類型中所觀察到的還存有更大的差異。夸張型的人對愛產生恐懼,主要因為他潛意識里了解,為了愛他必須放棄很多神經官能癥的自負。簡言之,神經官能癥的自負是愛的勁敵。夸張類型與自謙類型的差異在于,前者並不需要愛,相反的卻對此規避且視之為危險的事物;但對于後者而言,屈服于愛是解決一切的方法,而且是生命所必需的。夸張類型的人只要其自負遭受破壞,他就會屈服的,但卻會演變成情感的奴隸。斯湯達在《紅與黑》一書中,有關瑪斯爾達對于蓮的情愛中,已描述過這種自負的過程。它顯示了自大者對愛的恐懼建立得很穩固--對他而言,這種自負過于警惕而無法讓自己陷入情愛中。  雖然我們在任何關系中都能研究病態依賴性的特征,但這些特征在自謙類型與自大類型二者問的性關系最為顯著,這種關系所產生的沖突較為強烈,而且發展得也較為完全,因為這兩種對象(夫妻)問的關系通常較為長久。自愛欲的或超然孤立的對象較易對那種別人不問理由而對他所作的需求感到厭倦,而且較易放棄它們,然而虐待狂的對象卻較易將自己束縛于他的犧牲者身上。依次地,依賴者更難于從自己與自大報復型之問的關系中解脫出來。出于本身的弱點,他對這種困難是毫無準備的,就如一艘只能在靜水中行駛的軍艦想橫渡狂風巨浪的海洋一樣。她缺乏堅強,她在人格結構中的每一弱點,都將會被感覺出來,而且意味著被破壞或被毀滅。同樣,白謙者可能已生活得很好,但是當他置身于這種關系的沖突中時,每一個隱藏在他身上的神經官能癥因素就會開始發生作用。我將根據依賴者的立場從基本上來描述這種過程;為了簡化敘述,我假設自謙的對象是女人,而攻擊性的對象則是男人。事實上,在我們的文化背景中,這種關系也較為常見,盡管有許多例子顯示出白謙與女性並無關系,而且攻擊性的自大也與男性無關。然而,兩者都是強烈的神經官能癥現象。  最引人注目的第一特征,就是這種女人在關系中的“全神貫注”,其對象變為她生存的唯一中心,一切事物均繞他而旋轉,她的情緒依男人待她的態度是積極或消極而定,她不敢有任何計劃,唯恐失卻男人的邀請或失去與他共度良宵的機會。她思想集中在了解或如何幫助他上,她的努力在于滿足男人所擁有的期望,她只有一種恐懼--恐怕會反對或失去男人,同時,她的其他興趣都消沉下來。她的工作,除非是與男人有關,否則都會相對地失去意義,這種現象甚至于對她所心愛的職業工作或她已有成就的工作也同樣會發生。無疑地,這當中又以後者受害最大。  女人其他的人際關系也會被忽略;譬如她會忽略或離開小孩以及她的家人。當男人變得不可利用時,友誼逐漸地只成為用以消磨時問罷了,當男人一出現,則一切交戰瞬即消逝。其他關系的損傷可被其對象所助長,因為他會慢慢地使她愈來愈依賴他。她會由男人的眼楮而對待自己的親戚或朋友,男人輕蔑于她對人們的誠信,而將自己的猜疑漸漸灌輸給她,因此使她失去了根源而漸趨赤貧。此外,她的私利總是居于低潮之中,且逐漸沉沒。她可能會陷于債務中,而冒著名譽、健康與尊嚴受損的危險。如果她在分析中習慣了分析自己時,那她對了解男人的動機與幫助男人的關心會取代她對自我認識的興趣。  困難一開始就會發生,但有時事情暫時看來仍會很幸運,在某些神經官能癥方面,兩個人似乎彼此正相吻合。男人需要成為勝利者,而女人需要被降服。男人公然地需求,而女人順從了。女人只當自負破損時方會降服,而基于很多男人的理由,他卻不能不這麼做。但是在這兩種全然對立的氣質之問--或更精確地說,在兩種神經官能癥的結構間--遲早必定會發生沖突,主要的沖突是有關于情感問題方面的--“愛”的方面。女人強調愛情與親密,而男人則極度害怕實際的情感,這種情感對他而言是猥褻或無禮的。女人對愛情的信念,對男人而言是純粹的偽飾。的確,誠如我們所知道的,並非對他個人的愛,而男人是她遺失自己而與其合二為一的需求,因為男人能激發她。男人因傷害了她的情感,而被認為是傷害了她,于是她會因此而覺得自己被忽視或被虐待了,隨即引起焦慮,且加強了她的依賴態度。這里又產生了另一沖突︰雖然男人所做的每件事都使她變得更有依賴性,但她依附于男人的態度卻驚嚇了他而且使他感到不愉快。男人害怕並輕視自己的任何柔弱,同時也輕視她的柔弱。對她而言,這意味著另一種“拒絕”,于是又引起了更多的焦慮與依賴性。她“絕對的需求”被認為是種“強制”,而男人必須打垮它,以保持他那種具有勝利性或征服性的情感。她強迫地認為自己對男人是“有所幫助的”,對他的自負是種打擊,她強調“體諒”男人,同樣她也傷害了男人的自負。事實上,即使她費盡畢生真誠的努力,也無法真正地體諒男人--她幾乎是無法這樣做的。此外,在她的“體諒”中,存有太多的需求以致無法真正原諒或寬恕男人,因為她認為自己的一切態度都是善良而且正常的。于是男人意識到她自覺具有優越的德性,因此變得激怒而欲撕毀她的偽飾。將這些關系說得十分完善是極不容易的,因為在基本上二者都是自以為是的人。因此她開始認為男人是殘忍的,而男人也覺得她戴著道德偽善的面具。撕毀她的偽飾可以是明顯有益的,只要以建設性的方式來進行,但因為這個過程大半是以諷刺與誹謗的方式進行的,所以這傷害了她且使她感到更無保障、更具依賴性。  懷疑這些沖突是否對他們彼此問有益是一種無用的臆測。的確,有時他能忍受某些“軟化”,而她有時也能忍受某些“倔強”。但大部分時間,他們兩人都深深地被禁錮于個人神經官能癥的需求以及他們所嫌惡的人或事物之中.這種愈變愈糟的惡性循環長期不停地起著作用,遂造成了相互折磨的結果。  她所面對的挫折與缺陷,彼此間有所差異,他們彼此間總是像玩貓捉老鼠的游戲一樣;互相吸引與追逐,互相結合與撤退。美滿的性關系,可能導致粗野的無禮或攻擊;愉悅的夜晚可能會使約會被遺忘了,展現出的自信可能接著反被用以對抗她。她可能也企圖玩相同的游戲,但因為過于被抑制所以不如男人成功。但她本身永遠是這個游戲的好工具,因為男人的攻擊可以使她沮喪,而他近乎真實的心情卻又使她陷于虛假的希望中,以為自今而後,一切都會好轉。男人總覺得毋庸置疑,他有權做好許多事,他的要求可能是有關金錢的支持或給他自己、他朋友或他親戚的權利,或為他做的工作,如家務或打字;或有助于他的生涯規劃︰或他的需求的絕對重要性。還有一些,則是有關時間的安排,他關心自己的追求不可被分割、被批評,他關心有沒有同伴,或者當他悶悶不樂或煩躁不安時,必須有人能維持其心靈的平靜等等。  不管他的需求為何,這都是他自覺理所當然的該得之物。他不會贊賞別人,但當他的願望未被滿足時,就會引起挑剔性的暴怒。他認為且以不相干的言詞宣稱他毫無需求,但女人過于吝嗇、草率、不體恤、沒賞識力--何況他還必須忍受各種虐待。另一方面,他很機敏地覺察出女人的要求,他發現這些要求完全是神經病的要求。她對情愛、時間或同伴的需要是一種佔有欲,她對性或美食的渴望是過度的放縱。因此當他打消了女人的需要時,必有其自己的理由。因此,他認為一點兒也沒挫敗她。不理會她的需要是個較好的方式,因為她應該對擁有這些需要感到羞恥。事實上他的技巧是相當高明的,包括了藉抑郁苦悶而消除愉悅的氣氛,讓她感到不受歡迎,不被需要,是身體上或精神上的退縮。而其中最有害且是女人最無法了解的,是他那種忽視與輕蔑的態度。盡管他真的十分賞識女人的能力與特質,也極少會表現出來。另外,如同我已說過的,他輕視她的柔弱,她的狡猾,她的不誠實。此外,因為他需要將其自恨積極的“外移”,所以他變得吹毛求疵,愛毀謗別人。如果她敢批評他,那他必會以專橫的態度而摒除她所說的一切,或證明她只是為了報復才這麼做。  我們發現了性問題上最大的變異,性關系很明顯是唯一最滿意的接觸,或者,如果他被禁止做愛,那他也會在這方面令她感到受挫折,這被認為是最熱烈的,因為由于男人不夠溫柔,所以性對她而言是愛的唯一保證。或者,性是墮落或屈辱她的方法。男人也許會了解對他而言,女人只不過是一個性的“物體”而已,他會炫耀與其他女人的性關系,而且附帶地毀謗她,說她比起其他女人來,既不迷人也不性感。性交可能是種墮落,因為其中缺乏任何柔情蜜意,或因為他使用了性虐待狂的技巧。  她對這種虐待的態度充滿了矛盾;我們即將了解,它並非是靜止的反應,而是一種變動的過程,她會陷入更多的沖突中。首先,她是“無助”的,因為她一向所面對的都是具有攻擊性的人,她無法維護自己來抵抗他們,也無法有效地反擊他們。順從就她而言總是較為簡單的做法,于是她變得極易產生犯罪感,她相當同意男人的許多譴責,特別是因為那些譴責包含了些許的真實。  是他的“順從”態度擔當了更重要的角色,而且在特質上亦有所改變。這依舊是她需要取悅或贊賞他人的一種表現,但現在卻被她渴求全盤的降服(或舍棄)所決定了。誠然,這只在其自負已遭破壞時,她才能這麼做。因此,她的一部分行為正秘密地在逢迎男人的行為,而且極其積極地與之合作,很明顯,這雖然是在潛意識中--在壓服她的自負︰她隱伏地具有一種恭維而不可抗拒的行動,欲犧牲自己的自負。在性行為中,這種行動變得更是一清二楚;由于狂歡的情欲所致,她會使自己精疲力竭,而自居于屈辱的地位,被毆打、被撕咬、被侮辱等。唯有這樣,她才會獲得完全的滿足,這種力求全盤降服的沖動(藉著自我墮落為手段),似乎比其他有關被虐待的變態的解釋更能完全地說明其中的原因。  情欲的坦然表現是讓自己墮落,由此證實了這種驅動力所具有的巨大威力。它也可表現在幻想中--通常與手淫有關--幻想使性的歡樂降低或退化,幻想公開地暴露身體,公開地被強奸、被綁著、被毆打。最後這種驅動力也會表現在夢中,夢見自己赤裸裸地躺在陰溝中,而被她的丈夫抬起來,或夢見丈夫像對妓女般地對待她,或夢見自己向他卑躬屈膝地請求。  這種自我墮落的驅動力,可能會因過分的偽裝而無法突顯,但有經驗的觀察者會發現它還出現在其他很多方式中,譬如她焦慮地--或相當急迫地--欲洗清(或掩飾)丈夫的不軌行為,而將對他的責備視為己任,委屈或順從地服侍他。因為在其心目中,這種順從代表了謙遜與愛,或愛中的謙遜,因為這種使自己衰竭的沖動--性關系除外--通常大都被深深地壓抑著,關于這點她似乎並不知道。如果這種沖動還存在的話,那麼一定會強制實行一種妥協,這種妥協的“墮落”不知不覺地發生,這解釋了她為什麼可能長期不會注意到他的攻擊行為,盡管這種行為在別人看來是罪惡昭彰的。或者,即使她知道,但在情感上也一無感覺,因此她不會確切地去介意它。有時候,朋友可能會喚起她的注意,即使她會因此而確信它的真實性與朋友對她幸福的關懷,但這也只會激怒她罷了。事實上,果真會如此,因為這過于詳細地顯示了她在這一方面的沖突。當她試圖掙脫這種狀況時,盡管她所盡的努力非常大,但必又會再憶起男人一切侮辱與屈辱的態度,她希望這能幫助她站得更穩些,以此來抵抗他。只有在經過這種長期而無益的努力後,她才會驚訝地了解,這些努力全是徒勞的。  她對周圍一切的需要導致對象必須理想化;因為她只在所托付的人身上,方能找到其“統合性”,所以作為對象的他應該是個令她驕傲的人,而她則是個屈服或順從的人。雖然這種有意識的迷惑也許會消失,但她為對象虛構的榮耀幻想卻會以更精巧的方式而長久地存在。以後她可能會在許多方面更詳細地了解他,但直到她找m其中破綻時,才會對他進行全盤、冷靜而適度的了解與判斷。然而,他被“榮譽化”這件事可能仍舊歷久長存。譬如,那時她極願如此認為,他雖有困難,但他的行為大部分仍是對的,而且知道得比別人更充分。將他理想化的需要與自己全盤降服的需要相輔相成︰她將個人的“自我”消減到由“她的”眼楮來看他,看別人或看她自己的程度--這是難以移除“破壞性”的另一因素。  這是兩人間的游戲或比賽,但當她所下的賭注無法實現時,則會發生轉折(這是危險期)或持續長久的過程。她的“自我墮落”畢竟大大地(雖非完全地)被當做是用以達成目標的方法︰由自我的降服(或舍棄)而與對象合二為一,以找到內在的統合性。為了獲得這種結果,其對象必須接受她的“降服于愛”,且以愛報答她。但事實上就這個決定性的論點而言,他卻令她失敗--誠如我們所知,他必定會藉其神經官能癥而如此做。  ……
媒体关注与评论
  “由于霍妮之死,精神分析界从此丧失了一位杰出、有力而自主的角色……“时间”最后将会证明霍妮的学说在精神分析治疗上所具有的价值。她那种负责而柔和的性格,将永远铭刻在她的学生、同事及友人心目中。”  ——奥本多夫
PDF格式资源下载

 

 

爬虫代理IP   代理IP   好用代理IP   推荐代理IP   百变IP  


 
社會科學 PDF/TXT下载|社科圖書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