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心理學 > 精神控制與心理學濫用

精神控制與心理學濫用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2-6
出版时间:武漢大學出版社
作者:李勝先,劉玉新 著
页数:172
书名:精神控制與心理學濫用
封面图片
精神控制與心理學濫用
前言
李勝先是個醫生,記得1988年在《人民日報》第二十三期《群眾來信摘編》看到過他的一篇調查報告,題目好像是《關于巫醫及其他迷信活動的調查和建議》。真正認識他,是在1995年以後中國科協主辦的《科學論壇》上。此後逐漸得知,從1984年2月起他一直自發地追蹤研究流行于民間的巫醫問題,並有一定的收獲。他是反對偽氣功、特異功能和所謂“人體科學”的,曾和114位精神病學家一道撰文說,“人體特異功能本來是不存在的”。他主動收集一些氣功組織的資料,認為所謂的氣功大師是現代版的巫醫,有些是會道門的變種。曾經因為大膽直率地揭露“元極功”受到過不公正的對待。    他退休的第二年(2001年)受聘到深圳市南山醫院工作,2003年3月他來北京,說一些事件的發生對他沖擊很大,想寫一本關于精神控制的書,給我一份《解讀精神控制》的書稿提綱,希望我能給他寫序。我說,等你書稿寫好了再說吧。2004年3月18日,深圳市關愛協會召開成立大會,他出任會長,我和何祚庥、郭正誼、司馬南一道到深圳祝賀。    2010年6月23日,他來北京說書稿初稿基本完成,請我審閱,請我寫序,我說“可以”。看到這個書稿,讓我想起1999年4月20日在中國科協紀念“五四”80周年研討會上我的一個講話(《極嚴重的現象  極嚴重的責任》)。勝先同志也出席了那次會議。我在那次發言中指出,從1979年四川出現謊稱“耳朵認字”的少年,到1999年已經進入第七個階段,即反科學反社會的邪惡活動已經發展到走上街頭顯示力量的階段。十多年過去了,反科學反社會的邪惡勢力日漸勢微,但我堅持認為,反對偽科學的斗爭,防範邪教精神控制的工作至少還要用很大的力量去戰斗一百年。勝先同志是關心祖國歷史命運的有心人,這些年來,他堅持把反精神控制作為一門學問、一項事業在做,一直默默無聞地研究精神控制問題,已經成為這方面的專家,難能可貴,我願意為他的這本書寫序。    在這本書里他對精神控制、邪教精神控制作了描述性定義,對邪教事件作了分析界定,雖然屬于一家之言,但或許為今後討論精神控制和邪教精神控制提出了一個可供討論的範式。    在這本書中他有一些新的提法,如︰兩種類型三個層面的健康問題,前一類是同生命活動相關聯的,與人體器官系統功能完好程度相聯系的身體健康;及與個體自我內心感受的優劣相聯系的心理健康;後一類是同社會活動相關聯的,與實現自我價值、能否良好適應社會變化的觀念指向和行為決策相關聯的心智健康。他認為,精神被控制狀態是心智不健康的一種表現。他以邪教精神控制為主線,還討論了非法傳銷、電信詐騙等其他類型的精神控制。還提出了心理弱勢群體、心智弱勢群體這樣的概念。這,些提法,值得繼續深入討論研究。    他提出先見性地關懷和提升潛在的精神控制易感者的心智健康水平,補救性地幫助精神控制受害者恢復心智健康狀態,建議構建以人為本的三級預防和以管理為綱的三級防範機制,以遏制精神控制;並希望通過開展心智健康研究形成長效機制來推動反精神控制事業。這都是值得肯定和支持的。    我以為,對于一切主張反精神控制的朋友,這本書值得一看︰對于一些研究者,這是一本有意義的參考書;對于擔負著防範和處理邪教任務的工作者,這是一本有價值的工作手冊;對于精神控制的受害者及其親朋好友,這是一本很好的治療指導手冊。    于光遠    2011年11月1日
内容概要
  精神控制是一种经常发生的跨文化的病态社会文化现象,由三个要素(施控者、中介者和受控者)构成。精神控制有许多类型,例如,如果按极化团体的社会属性归类,有极端教派精神控制、巫术迷信—会道门精神控制、伪气功式的精神控制、非法传销精神控制,等等;还有短程心理—行为控制,如电信诈骗精神控制。
  中國已經進入精神控制現象多發時代,精神控制隨時可能在我們身邊發生,因為,精神控制是一類涉及心智健康的社會文化問題。所以,識別精神控制是一門與千家萬戶密切關聯的生活學問。
作者简介
  李勝先
  中国科普作家、深圳市关爱协会创会会长、中华医学会精神病学分会民族心理与精神医学组秘书。从事临床医疗和教学、科研40余年,研究中国巫医疗病行为20余年。已独著、合著出版《医学写作教程》、《医学写作》、《暗访巫医——巫医骗术揭秘》、《用科学战胜迷信》。曾多次应邀在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和《实话实说》节目做嘉宾。
  劉玉新
  湖北省襄陽市人,法學學士、經濟學碩士。曾先後在湖北省襄樊學院、深圳市福田區紅嶺中學任教,曾在深圳市福田區團委、深圳市福田區華富街道辦事處、深圳市福田區總商會、深圳市福田區紀律檢查委員會、深圳市福田區委政法委等部門和單位工作,現任深圳市福田區委教育工作委員會書記。參與編寫大學及中小學思想品德教材、讀物和相關工作文集10余部,在《管理世界》、《中國經貿》、《深圳特區報》、《特區理論與實踐》等國家、省級報刊公開發表涉及教育、經濟、法律的論文10余篇。
书籍目录

前言
第一篇 精神控制和心理學濫用
 一 什麼是精神控制
  如何辨別精神控制
  電信詐騙中的“洗腦”
  精神控制下的極化團體
  精神控制的常見類型
 二 精神控制是怎樣發生的
  中國進入精神控制現象多發時代
  實施精神控制的方法和手段
 三 為什麼會被精神控制
  生理一心理學原因
  知識結構存在缺陷
  不健康和不切實際的心理需求
  心理素質問題
  自身的境遇
  不良的社會誘導與造勢
 四 什麼是心理學濫用
  認知心理學濫用
  滋生心理學濫用的溫床
  心理學濫用就像鴉片
第二篇 宗教、科學無神論及異端
 一 認識“異端”
  《戴尼提》是鸦片还是科学——从一本书说起
  统一教已经潜入中国——从_个网站说起
  反思氣功教運動
 二 透視末日論
  末日論的源頭
  極端教派末日論的主要特征
  末日故事與預言失靈
  傳統宗教末日論整體功能的嬗變
 三 宗教信仰自由代表著世界潮流
  宗教信仰自由的真諦
  幾個值得澄清的問題
 四 此消彼长——宗教与科学互动的总态势
  揭開宗教那朦朧的神聖面紗
  走向理性走近科學
 五 有神論與無神論的爭辯與現狀
  是神創造了人,還是人創造了神?
  ……
第三篇 精神控制易感人群的研究與對策
第四篇 引發心靈的革命
後記
章节摘录
版权页:   插图:   生活常识告诉我们,每个成人的思想都是属于他自己的,每个人的行为都是独立自主的。一般情况下,谁也不愿相信或不敢相信:一个独立自主的人怎么会被他人控制?但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经常可以发现一些人的思想和行为在或长或短的时间里确实被他人所控制,这就是人们并不那么熟悉的“精神控制”现象。在心理学工作者和教育工作者看来(特别是在研究者眼里),在日常生活中,精神控制现象是十分常见的社会文化现象,例如,最近十多年来,中国境内以及周边国家盛行的电信诈骗,就是一种短程的精神控制;在全国各地不断被揭露出来的传销案件,是一种时程稍长的精神控制;极端教派的精神控制属于长程的精神控制;还有经常散发于各地的巫术迷信的精神控制事件,等等。各种类型的精神控制所造成的社会危害是非常严重的,常常给个人、家庭、社会团体带来非常巨大的伤害,例如电信诈骗让许多人一生的积蓄顷刻之间化为乌有,甚至让有的家庭债台高筑;传销组织的活动越来越带有黑社会的性质,不仅让许多陷入其中的人员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甚至夺去了那些不愿或欲脱离其控制的人的宝贵生命;极端教派或邪教造成的严重社会危害人们记忆犹新,但仍有极少数痴迷者还没有彻底走出其罪恶的阴影。可见,讨论精神控制是一种社会性的迫切需要,也是一种常识性的需要。还有一种大家不太熟悉的社会文化现象——心理学滥用,虽然这种现象越来越司空见惯,甚至已经有点泛滥成灾,但目前国内仅仅停留在心理学研究者的呼吁中或电脑里。这是一种具有巨大潜在社会危害的不良社会文化现象,它与精神控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可以说,滥用心理学为的就是实施或强化精神控制,以获取更多更大的商业利益,甚至政治利益。人们为什么会陷入精神被控制状态?社会为什么对心理学滥用视而不见?原因之一,就是目前大家习惯于用“那是心理问题”来解释。如果深入、细致地去观察研究,不难发现,那些因进入精神被控制状态而出现明显的社会角色错位和非适应性行为的人们,并不是思维过程、认知过程和思维操作过程有什么异常,主要是一些观念和行为明显偏离了社会常态,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道德观和科学观方面出现了偏差,是思维活动的更高级阶段即智慧活动方面出了毛病。换句话说,是他们的智慧活动不那么健康了。那些盲信和自我失范行为就是心智活动不健康的表征。本书将引入“心智健康”的概念,希望通过讨论健康心智活动来探寻防范和化解精神控制的办法,来提升识别和抵御心理学滥用的水平。一 什么是精神控制大多数中国人对“精神控制”一词比较陌生,一般说来,人们不大相信自己的精神会受到别人的控制,也不大相信会出现精神被控制状态。有一些悲惨事件催化了人们对“精神控制”一词的了解。其实,精神控制是一种经常发生的社会现象,近来很多网站都在使用“洗脑”一词,有很多网文或视频都在揭露传销组织的四大洗脑术。2011年6月15日中央电视台《新闻直播间》节目的标题是《“3•10”特大跨境电信诈骗案告破:伪装公权机关集中洗脑》。“洗脑”是精神控制的另一种通俗表述。大众传媒广泛使用“洗脑”这类词汇,说明人们特别是传媒对频繁出现的精神控制现象开始有了更多的认识。然而,公众对精神控制的认识还很欠缺,我们曾以“你知道什么叫精神控制吗?”对身边的熟人和在公共场合遇到的陌生人作简单的询问调查,有的人回答说“知道这种现象,但不能作更具体的描述”;有的人说“听说过这个词”;有的干脆说“不知道”,甚至说“没有听说过”。本书第一作者曾经跟同事在深圳福田某社区的一次小型集会上做过一次问卷调查,接受调查的是平均年龄50岁、高中以上文化的中老年人,回答“精神控制很少见”的为41.5%,“说不清”的占21.9%,认为“并不少见”的为36.6%。这表明只有少于3/8(3/8=37.5%)的受访者认为精神控制并不少见,多数人对精神控制还是缺乏必要的了解和认识。对于这种经常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社会现象,大多数人缺乏必要的觉察,以及必要的了解。这是为什么呢?总的说来,我们对这类现象宣传的力度很不够,那些身在其外的人不会去主动了解;那些身陷其中的人由于“只缘身在此山中”,也很难做出真切的判断;大多数走出精神控制的前受害者多不愿意再提及,甚至不愿再去回忆既往的那段不幸经历。所以,绝大多数人对精神控制并不那么了解。综观世界范围内的精神控制现象,其不可避免地要造成诸多的社会负面影响甚至严重的社会危害。任何一个希望免受其害的公民都不得不提高警惕,任何一个有责任心的研究者和社会组织都不得不认真研究,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都不得不认真对待。所以,如何认识精神控制是一个值得我们认真讨论的问题,一个值得全社会共同关注的问题。
后记
本书原名《解读精神控制》,初稿分为《识别篇》、《警觉篇》、《防范篇》、《化解篇》四个部分,接近60万字。其中《识别篇》约20万字,是与刘玉新同志合作完成的。我们俩很投缘,当时他对研究邪教精神控制也很有兴趣,也可拿出一些时间一起讨论。2007年我们将《识别篇》的内容出版了一个内部资料,叫作《破解邪教迷局(识别篇)》,受到理论界的一些朋友的好评。可惜后来他回教育系统任职,没有时间再参与讨论,只能我一个人独自完成。    如果没有武汉大学出版社北京图书策划中心的编辑的真诚努力和有效工作,这本书不会这么快就面世。我非常感谢他们!他们对本书的初稿提出了中肯的提纲建议。没有他们的慧眼,指望我自己是很难对初稿予以“瘦身”的。——自己砍自己的稿子有点像给自己开刀,确实很难下手。    于老为这本书写序是我们的荣幸。于老的秘书告诉我,本来于老要在打印好的序言上做亲笔签名,尝试了三次,都不理想,最终改为签章。2010年6月我去北京看望他时,他送我和我太太一本他写的书,并在上面亲笔签名,那时他的手已经抖动非常厉害,字迹已经远不同以前了。2011年11月,他97岁高龄,又是出院不久,还要为我们做亲笔签名,这种认真和真情让我非常感动,让我倍感亲切。    我在学生时代读的第一本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是于老和苏星同志编写的,当时就非常崇敬他们,没想到后来因为自己的研究被卷入反对伪科学的争论之中,也因此能经常聆听于老的教诲,真乃一生的缘分!于老是一个非常严谨、敢于直言和敢于自我揭短的大学者。有一次我们在闲聊时说到在大学里读的政治经济学课本是于老编写的,于老马上打断我们说,那是抄人家的!在一次大会上,他说自己在做中宣部科技处处长时做了一件尴尬事:头晚接到一个上报“大跃进”的材料,说是将苹果嫁接到南瓜上,苹果长得像南瓜那样大,第二天一早被通知去向毛主席汇报,本打算压下来,考虑到上报材料的是一级省委组织,还是顺便向毛主席汇报了,毛主席没有理会。当时于老觉得自己没有把好关,至今仍然很是后悔。他让大家汲取他的这次失误,要敢于实事求是,坚持真理。    本书是反伪科学、反人体特异功能激烈争论过后,对其中一个方面进行认真思考的作品,于老能为本书作序,真是明如秦镜,适如其分。    李胜先    2011年11月11日
编辑推荐
《精神控制與心理學濫用》編輯推薦︰眼見一定為實嗎?精神控制是怎麼發生的?精神控制的類型有哪些?哪些人容易成為精神控制俘獲的對象?《精神控制與心理學濫用》對精神控制、邪教精神控制作了描述性定義,對邪教事件作了分析界定。識別精神控制已成為一門生活學問!精神控制與心理學濫用隨時有可能發生在你的身邊!
PDF格式资源下载

 

 

爬虫代理IP   代理IP   好用代理IP   推荐代理IP   百变IP  


 
社會科學 PDF/TXT下载|社科圖書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