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新聞傳播出版 > 恕我直言

恕我直言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2-2
出版时间:合肥工業大學出版社
作者:吳國輝
页数:286
书名:恕我直言
封面图片
恕我直言
内容概要
  在不少媒體以娛樂至死、泡沫橫飛、語不驚人死不休為核心價值取向的年代里,吳國輝先生捧出了《恕我直言》這本書。這是一位新聞人執著追求的記錄,獨立思考的結晶。
  吳國輝先生在進入新聞行業之初,就有意識地保持著獨立思考、不斷總結的習慣,每日三省吾身,並寫下了豐富的評報筆記、新聞博客和論文。收在這本《恕我直言》中,就是日常思考與總結的結晶。盡管他一直自謙這些文字都是隨手所寫、隨感而發,但倘若靜心閱讀,就會發現其中正浸潤著一位職業新聞人的新聞理想、新聞態度以及人文堅守。
  一直以來,很多人對于新聞實戰總有一種刻板成見,認為實戰無非只是“術”的運用與延展,缺少“學”的深邃與高度。“新聞無學”論調更是一度甚囂塵上,將理性思考拒之于新聞實踐的大門之外。而這本書,或許可以從另外一個層面,對“學”與“術”的關系作出回答。
  通讀全書可以發現,吳國輝的思考並非僅僅著眼于自身所經歷的新聞實戰、所服務的新聞媒體,而是站在了新聞職業精神和媒體未來命運的視角,高屋建瓴,對新聞的運作、規律、內在規定性、人文底色等做出了獨特而深刻的思考。
作者简介
  吳國輝,網名“夢筆生”︰高級編輯。1982年畢業于安徽大學中文系。自1996年5月調入新安晚報後,一直在一線從事采編工作。共發表新聞作品百萬字,有10多篇新聞作品獲安徽新聞獎、中國晚報新聞獎和中國省級晚報(都市報)新聞獎一等獎。
书籍目录
序︰做一名有獨立思考精神的新聞人
上編 新聞觀察與態度
 媒體需要成熟的“原聲”
 當新聞成為“死信”
 我監督故我在
 到底要記者跟什麼保持一致
 記者群落里的“掮客”
 媒體的非理性表現
 學院“新聞”和媒體“新聞”
 新聞學院的學生為什麼越讀越糊涂
 加上記者名字,丟了記者人格
 政府要主動給媒體提供新聞線索
 這是一個需要勇氣的傳媒時代
 都在“海吹”
 讓我們相互關懷
 傷害往往在不知不覺中發生
 做一個心中無憾的新聞人
 媒介情感和人文關懷“底線”在哪里
 媒體“道歉機制”的疑惑
 新聞的“四重境界”
 守住你的獨立精神
 媒體為何互唱“反調”
 你清楚該問誰嗎
 媒體在新聞博弈中的角色
 換個角度看“公路曬糧”
 搶與不搶
 報紙為什麼“陽痿”了
 反輿論監督之“扣帽子”
 反輿論監督之“找上面”
 反輿論監督之“告黑狀”
 反輿論監督之“封殺法”
 反輿論監督之“軟對抗”
 反輿論監督之“屏蔽術”
 為何不給記者頒獎
 假新聞與錯新聞
 不要“偽發言人制度”
 新聞為何泡了
 不如改成“中國宣傳獎”
 “無過錯合理懷疑”能成為“福音”嗎
 到底拿什麼感動讀者
 不可或缺的是愛心
 報業集團不是“多子多福”
 誰還會向“一財”表示尊敬
 言和可以,但真相不容模糊
 一起小事故緣何傳成“大爆炸”
 他們“拒絕”了什麼
 夢筆生花,非新聞為何炒成了新聞
 記者是什麼?
 為何守不住“新聞貞操”
 媒體首先要考慮對社會大眾負責
下編 新聞實戰與主張
 平衡報道,讓“雙方”都說話
 完稿後再看兩遍
 標題還是要有點“味道”
 眼楮永遠要朝下
 “搶新聞”必須天天講
 跑機關的“機關”
 到現場,抓活的
 挑選“精細糧”給讀者
 新聞衍生和延伸
 拼質量,不是拼版面數量
 構建自己的“資訊源”
 我們為什麼沒有拿下“眼球”
 不能讓對手擊中我們的點數太多
 故事性和故事化真的很重要
 將獨特的新聞強化出來
 不要“雷同”
 不要漏失有價值的新聞點
 新聞策劃要注意哪些基本原則
 做獨特新聞,需要什麼樣的能力?
 可讀性差和同質化,如何才能避免?
 媒體公信力,到底來之何處?
 新聞價值從哪兒入手判斷
 采访伴随着心灵的洗礼进行——采访“摩芋大王”何家庆的前前后后
 金融危機背景下大學生就業報道實戰和體會
 从一双眼睛到一场行动——大型公益活动“阳光天使行动”回顾
 明天我們還有水喝嗎?
 請老外來家過大年
 邀市民當一天記者
 “重大主题”的晚报化尝试——80版《崛起》专题报道前前后后
 我們的努力方向
 新聞取向、報紙風格、記者尊嚴及其他
 有什麼樣的采編管理體系就有什麼樣的核心競爭力
 五報考察手記
後記
章节摘录
  從記者的提問來看,看不出有任何不妥之處,但這位官員為何反以要記者“承擔責任”進行威脅呢?原因顯然是記者在這個會上提出這個問題,沒有按照他們設置好的內容進行采訪提問,沒有和他們保持一致。  我敢說,這位官員對記者提問的過度敏感,在大多數官員中已成一種通病。在有些政府官員看來,媒體必須服從于他們的意志,他們片面地將“要幫忙、不要添亂”曲解為媒體必須“要听話、要一致”。  源于同樣的觀念和認識,今年11月份,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做出了一件更令人不可思議的事。他們已不是停留在口頭的“責難”和“威脅”上,而是以文件的形式對不听話的媒體和記者下了“封殺令”。  據報道,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向全省各級法院下發通知︰分屬南方日報、羊城晚報、廣州日報三大報業集團6家報社的6名記者,一年內將被禁止到該省三級法院旁听采訪案件的庭審活動。“封殺”的原因是,今年11月7日、11日,6家報社分別從不同角度報道了某市中級人民法院正在審理的一宗離婚財產糾紛抗訴案。理由是記者妄加評論和“法院未判,記者先判”。  何謂“法院未判,記者先判”?該省有關方面和省高級人民法院于6月份聯合下發的《關于規範采訪報道法院審判案件活動的若干規定》讓我們看出了他們真正的用意。文件規定︰已經公開宣判的案件,不得作出與法院裁判內容相反的評論;省級以上(含省級)新聞單位采訪各中級法院和基層法院的審判活動,必須經省法院新聞辦公室審查批準,等等。  按他們的說法,這個“規定”是為了維護法院的公正形象,提高法院的公信力。其實,一句話,就是想方設法讓記者與法院保持絕對一致。保持一致也未嘗不對,但假如法院發生了錯判,假如有法官枉法,假如有行政干預司法公正等,也得讓媒體保持一致嗎?  因為這個規定本身涉嫌越權和違法,有專家對該省法院牽頭制定這樣內容的規定很不理解,而我很不理解的卻是,它為什麼竟然敢于拿出這個涉嫌越權違法的東西以示世人?這不僅值得中國新聞界關注,更值得中國司法界關注。因為這樣的“封殺令”不僅會對新聞報道產生消極影響,而且對司法改革進程也有消極影響。正如北大法學院教授賀衛方先生所說︰“它將進一步損害法院的公信力。司法權力本身是說理的權力,而不是專橫的權力,如果用專橫來對付輿論監督,效果將適得其反。”  其實,我還可舉出很多的例子。或許是我們已習以為常,或許是懶于較真,或許是逃避現實,許多類似的例子都只沉澱在我們的記憶中,並沒有觸發我們做更多的思考。但看到今天早晨lO時2。分手機上一條“劉涌被改判死刑”的消息後,腦子里又忽然冒出這個問題來。  從2000年7月劉涌案發到三年後劉涌被終審判決,輿論和公眾對劉涌案的關注一刻也沒有停止。8月15日,劉涌被改判死緩之後,輿論大嘩,不僅網絡上爆發了各種形式的爭論,一些傳統媒體也連續對此質疑︰劉涌改判死緩的法理依據是什麼?是不是仍然有後台為劉涌撐腰?如果罪孽深重如劉涌都可以不死,那麼死刑留給誰用?  “劉涌被改判死刑”是1949年以來最高人民法院第一次對一起普通刑事案件進行提審,而這一決定正是在公眾對劉涌一案的二審判決結果普遍表示質疑的情況下做出的。如果當初媒體與遼寧省高院的終審判決高度保持一致,像廣東省高院規定的那樣,對已經公開宣判的案件,“不得作出與法院裁判內容相反的評論”,那我國最高人民法院能夠第一次對一起普通刑事案件進行提審嗎?  ……
编辑推荐
  到底要記者跟什麼保持一致  這是一個需要勇氣的傳媒時代  守住你的獨立精神  新聞學院的學生為什麼越學越糊涂  記者群落里的“掮客”
PDF格式资源下载

 

 

爬虫代理IP   代理IP   好用代理IP   推荐代理IP   百变IP  


 
社會科學 PDF/TXT下载|社科圖書网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