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語言文字 > 音韻研究

音韻研究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6-3
出版时间:商務印書館
作者:朱曉農
页数:433
书名:音韻研究
封面图片
音韻研究
前言
  “科学”的概念对中国来说是舶来品,在一个世纪的时间里,她在这个国度快速地生长起来了。这是一个因缘辏合的世纪。然而对于何为“科学”,却一直是见仁见智。  说远的——这是时间上的远,有“五四”前后陈独秀跟胡适讨论“赛先生”的定义;空间上的远,则有地球那一边的托马斯·库恩等人大谈科学革命、科学范式的转换。我想可以提提就近的两位:一位是顾准,他的《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收入《顾准文集》,贵州人民出版社1994)里有一章“科学与民主”,一反一向“民主、科学”的排序,认为科学应先于民主,科学精神是民主的基础。有一回我跟晓农大兄谈起这个,他说,民主精神、民主程序就是科学精神、科学程序在政治生活中的一种运用。我很认可这一点。顾准给“科学精神”下的定义是:“(1)承认人对于自然、人类、社会的认识永无止境。(2)每一个时代的人,都在人类知识的宝库中添加一点东西。(3)这些知识,没有尊卑贵贱之分。…”·(4)每一门知识的每一个进步,都是由小而大,由片面到全面的过程。前一时期的不完备的知识A,被后一时期较完备的知识B所代替,第三个时期的更完备的知识,可以是从A的根子发展起来的。所以正确与错误的区分,永远不过是相对的。
内容概要
历史语言学在过去十多年中成为兴趣焦点之一,一方面它本身有了很大进展,另一方面又托了一些相关学科的福,实验语音学、社会语言学、类型学的进步使得我们对于现实中的语言变化有了更精确的理解,从而可以更可靠地拟测历史上的变化。这就产生了那些再学吹打的东西——换一个实验的角度来观察汉语语音变化。这个实验的方法能够成立,是基于语言变化齐一性这么个根本假设,即对于语言自然演变的有利条件和限制条件,古今中外都是一样的。语言学也因此而有可能建立在坚实的科学基础之上。
书籍目录
实验音韵学和语言学语音学亲密与高调——对小称调、女国音、美眉等语言现象的生物学解释汉语元音的高顶出位台州方言中的嘎裂声中折调关于普通话日母的音值关于普通话的区别特征声调笔记五则音标选用和术语定义的变通性论分域四度标调制北宋中原韵辙考——一项数理统计研究顾炎武的“四声一贯”说三四等字的腭化与非腭化问题腭化与-i-失落的对抗腭近音的日化官话中尚未结束的[jΩη][λΩη]音变唇音齿龈化和重纽四等从群母论浊声和摩擦——实验音韵学在汉语音韵学中的实验元音大转移的起因——以上、中古汉语过渡期的元音链移为例后记
章节摘录
  瞿靄堂在上引文中最後說︰“天津話的‘天’所以讀低調,並非漢語古清聲母對聲調的影響有兩種方向︰一種讀高,一種讀低,而必定是另有因素起作用的結果。這種因素既可以同聲母的清濁同時起作用,也可以在聲母清濁發生影響之後起作用。”  前面說過,這種陰低陽高現象發生在濁音清化,即清濁對立消失之後。這一看法還可得到一個旁證︰在仍有清濁聲母對立的吳語ゝ和湘語中,如果有相應的陰陽調,總是陰高陽低;如果某個陽調已入其他調,相應的陰調也不會低到[11]。既然在有清濁對立時總是陰高陽低,而陰低陽高(導致這一現象可能有某種統一的因素,也可能沒有)只能發生在濁音清化以後;那麼,“聲母的清濁”就不會同時或先期起作用了。  除了天津陰平說成[11]以外,還有太原、水文、咸陽、湖北李陵口等地也如此。也有些地方是陽平讀[11]的,如鄂西、冀東一些點。舉這些例子只是想說明︰天津話陰平的例子不是唯一的;而陰平有些什麼表現,陽平也同樣有。  這麼說來,是否就沒有什麼因素影響同是清聲母的陰調或陽調字讀[11]呢?也許是。但[11]調在官話中畢竟不算多見,官話以外就更少了。長沙陽去是[11],但它已屬西南官話了。對于清聲母字讀[11]調這現象,有個解釋很迷人︰其必要條件是該方言中的清塞音是一種很軟ぃ的聲母。
PDF格式资源下载

 

 


 
社會科學 PDF/TXT下载|社科圖書网 @ 2017